白伞伞,白杆杆,吃完也会躺板板!

“致命鹅膏”的名字就展现着剧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学大院(ID:kexuedayuan),作者:蘑菇志(吉林农业大学食用菌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头图来自作者

“红伞伞~白杆杆~吃完一起躺板板~”最近你被这首魔性顺口溜洗脑了吗?为了提醒大家不要随意食用野生菌,各位来自云南的up主也是操碎了心。

(图片来源:抖音@云南消防)

不过,可不只有“红伞伞白杆杆”的蘑菇吃了会躺板板,有一种白伞伞白杆杆的蘑菇同样危险危险!它们看似人畜无害可可爱爱,实则心狠手辣,曾一次夺走近十人性命,今天就带你见识一下。

改变欧洲命运的死亡鹅膏

法国著名作家伏尔泰曾在他的回忆录里面说过这样一句话:“Ce plat de champignons a changé la destinée de l’Europe.”翻译过来意思是“这盘蘑菇改变了欧洲的命运”。这句带有戏剧色彩的话源自一个古罗马时期的故事,说是罗马帝国的统治者查理六世吃了一盘美味的炒蘑菇之后,肚子就开始不舒服,10天左右离奇死亡了。据后人推测,查理六世很可能是因为误食了剧毒的蘑菇,导致肝脏衰竭,不治而亡。

图1 绿盖鹅膏(Amanita phalloides),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种蘑菇被认为是绿盖鹅膏Amanita phalloides一种广泛分布于欧洲的、吃半个菌盖就能毒死成年人的剧毒鹅膏属蘑菇。伏尔泰说这盘蘑菇改变了欧洲的命运其实也不夸张,在欧洲,因这种蘑菇而亡的著名人物可能不止古罗马的查理六世,还有罗马第四任皇帝克劳狄斯、教皇克莱门特七世和俄罗斯女皇娜塔莉亚。

这个正式发现于1833年的剧毒蘑菇,在几个世纪里,不知道收割了多少人的生命,所以在欧洲,绿盖鹅膏也被称为“死亡鹅膏”。

人畜无害小白菇,实际上是“蘑界”剧毒新星

在中国,还有一种比欧洲“死亡鹅膏”还毒的剧毒蘑菇,直到21世纪初才被国人发现,这种蘑菇长得人畜无害,但区区一两就是致死量。

2000年3月,一群外地的民工在广州白云区天鹿湖公园发现了一些通体白色的大蘑菇,“白色蘑菇即无毒”的观念让他们放下警惕,将这些蘑菇采回去做成了食物,悲剧就发生了。当时进食的9人全部中毒,在数日内8人相继死亡,被救活的其中1人也在半年后不治身亡。这或许是国内蘑菇中毒事件中最大的惨案之一。

图2 致命鹅膏(Amanita exitialis),图片来源:groups.kib.cas.cn

事件发生以后,广东微生物研究所的李泰辉教授、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杨祝良教授以及湖南师范大学的陈作红教授立马对这个蘑菇展开了研究,结果显示,这个刚出现就带走了9条生命的剧毒鹅膏属蘑菇是一个新物种,研究者将其命名为Amanita exitialis种加词“exitialis”意为“破坏性的”,指的是这种蘑菇具有致命的毒性,所以以前也被叫做“毁灭鹅膏”,目前更为普遍的叫法是“致命鹅膏”,用以警醒世人这种蘑菇是非常致命的。

致命鹅膏自从被发现以后,来势汹汹,短短20年间,在我国制造了至少30余起惨案,导致100余人中毒,其中超过60人死亡,而在认识这个物种之前又有多少人因它丧命就不得而知了。

致命鹅膏在我国直到2001年才被正式发现,除了这个领域缺乏研究的原因,还和它极具迷惑性的外表有关。通常人们会认为颜色鲜艳的蘑菇有毒,而对于看似纯洁的白色蘑菇放松警惕。

这样善于伪装的小白菇不止致命鹅膏一种,我国白色鹅膏属的物种还有春生鹅膏Amanita verna(剧毒!)、鳞柄白鹅膏A. virosa(剧毒!)、欧氏鹅膏A. oberwinklerana(也剧毒!)和黄盖鹅膏白色变种A. subjunquillea var. alba(还是剧毒!),而致命鹅膏就一直隐藏在这些物种之中,形态差别细微,只有专业人士借助专业的手段才能区分开。

图3 春生鹅膏(Amanita vern),图片来源:cestaysetas;图4 鳞柄白鹅膏(Amanita virosa),图片来源:wikipedia;图5 欧氏鹅膏(A. oberwinklerana),图片来源:中国自然保护区标本资源共享平台;图6 黄盖鹅膏白色变种(A. subjunquillea var. alba),图片来源:yoshiki-yk.sakura.ne.jp

作为没有专业知识的普通人,我们只需要记住鹅膏属的白色蘑菇都不是好惹的。除了欧氏鹅膏是急性肾衰竭型的蘑菇以外,其它都为急性肝损型,是最具致命性的一类蘑菇。所以在野外看到这样的白色蘑菇一定要提高警惕,千万别盲目采摘食用!

毒蘑菇的狡诈:毒素致死量惊人,还会假愈?

鹅膏肽类毒素是毒蘑菇中最主要的致死毒素,它不仅分布在鹅膏属的蘑菇中,在盔孢伞Galerina和环柄菇属Lepiota的一些种类里面也存在,是衡量剧毒蘑菇毒性的一个重要指标。

相关研究结果显示,在干蘑菇中,开头所讲到的“毒霸欧洲”的绿盖鹅膏的鹅膏毒肽含量高达3565.8μg/g,而在我国有分布的灰花纹鹅膏Amanita fuliginea的含量为10350.7μg/g,致命鹅膏为6921.9μg/g,均高出绿盖鹅膏许多,另一个白色剧毒鹅膏——黄盖鹅膏白色变种的鹅膏毒肽含量为792.5μg/g,要远低于绿盖鹅膏,但依旧被认为是剧毒的鹅膏之一(不是它毒性弱,是其他三个太强比不过)

图7 在辽宁大连采到的一种白色鹅膏,初步鉴定为鳞柄白鹅膏Amanita virosa(剧毒!),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鹅膏毒肽这种毒素不仅会致死,还相当具有迷惑性。食用者中毒后鹅膏毒肽毒素有较长的潜伏期,大概6~12个小时,这段时间内食用者不会产生中毒症状。而潜伏期过后,中毒者就会出现恶心、呕吐、剧烈腹痛等肠胃症状,接着就到了最要命的“假愈期”,这个阶段症状消失,给人以康复的错觉。

“假愈期”是最为凶险的——患者可能会觉得自己康复了,就不再继续治疗,因而往往错过最后的抢救机会。假愈期过后,患者会进入“内脏损害期”,患者病情迅速恶化,肝、肾、心脏、脑、肺等器官功能衰竭而亡。

值得一提的是,灰花纹鹅膏在毒性上表现尤为突出,它的鹅膏毒肽含量大约是绿盖鹅膏的3倍!是以往我国南方地区主要的导致死亡的剧毒蘑菇物种,1994——2012年在我国湖南、江西等地发生33起因误食此菌中毒事件,导致350多人中毒,其中79人死亡,是当之无愧的“蘑界”毒王!致命鹅膏仅居其后,虽毒素含量有所不如,但来势汹汹,作为“蘑界”剧毒新星,有赶超灰花纹鹅膏之势。

怎么分辨“致命”身影?

致命鹅膏通体白色,菌盖中央有时呈现米黄色,“菌环顶生或近顶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宏观形态识别要点,其它白色鹅膏类群没有这么高的菌环,而“担子一般只具有2个小梗”是很重要的微观形态特征(作者注:“担子”是隶属于担子菌门的蘑菇产生孢子的结构,需要用显微镜才能够观察到)

图8 黧蒴栲(Castanopsis fissa),图片来源:fpcn.net

作为一种菌根菌,致命鹅膏喜欢生长在黧蒴栲(跟我念:lí shuò kǎo)Castanopsis fissa林中。这种植物是壳斗科锥属的,高可达10几米,在我国主要分布于华南、西南地区。每年黧蒴栲开花的时候,我们就有可能在树底的土地上发现致命鹅膏的身影,目前还未见该种生长在其它林子内的报道。

随着更多致命鹅膏的发现,其生长周期和分布范围的数据也更广。其生长周期因地区有所差异,在广东,该蘑菇适宜的生长时间为每年2月下旬至5月中旬,一般长于“回南天”后,会伴随“回南天”到来的时间差异有所变化。在云南和贵州,每年6月初至8月初是该种蘑菇的生长旺季。

目前在广东、云南、贵州和香港4个地区均有发现致命鹅膏的身影,但需要警惕的是,参考黧蒴栲的分布,福建、江西、湖南、贵州、广东、海南、香港、广西、云南等这些地区理论上都有概率存在致命鹅膏,可能只是还没被我们发现罢了。

看看下图,头上戴帽(菌盖),腰间系裙(菌环),脚上穿靴(菌托),这样的蘑菇就是鹅膏属的了,遇到了千万不要采!请勿轻信民间的鉴别方法!不要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图9 黄盖鹅膏Amanita subjunquillea(剧毒!),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通过对白色的致命鹅膏的学习,我们可以发现,靠颜色识别毒蘑菇并不可靠。所以记住,不管是红伞伞白杆杆,还是白杆杆白伞伞,吃完都有可能躺板板、睡棺棺、埋山山……还是那句话,要想品尝野生菌,请去正规的菜场和饭馆呀!

参考文献:

[1]陈作红,胡劲松,张志光,张平,李东屏.我国28种鹅膏菌主要肽类毒素的检测分析[J].菌物系统,2003(04):565-573.

[2]陈作红, 杨祝良, 图力古尔, 等. 毒蘑菇识别与中毒防治[M]. 科学出版社, 2016.

Chan Y C, Chan C K, Ng C H, et al. Hong Kong Poison Information Centre: Annual report 2016[J]. Hong Kong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2016: 11.

[3]Sun J, Niu Y-M, Zhang Y-T, et al. Toxicity and toxicokinetics of Amanita exitialis in beagle dogs[J]. Toxicon, 2018, 143: 59–67.

[4]Zhang P, Chen Z, Hu J, et al. Produc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manitin toxins from a pure culture of Amanita exitialis[J]. FEMS Microbiology Letters, 2005, 252(2): 223–228.

[5]Sun J, Li H-J, Zhang H-S, et al. Investigating and analyzing three cohorts of mushroom poisoning caused by Amanita exitialis in Yunnan, China[J]. Human & Experimental Toxicology, 2018, 37(7): 665–678.

[6]http://www.cybertruffle.org.uk/cyberliber/59575/0078/0447.htm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学大院(ID:kexuedayuan),作者:蘑菇志(吉林农业大学食用菌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

热辣视频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郑州地铁5号线一车厢多人被困

周二 7月 20 , 2021
郑州地铁5号线一车厢多人被困,水位淹过肩膀。据郑州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官方微博“郑州地铁”7月20日晚发布的消息,受持续暴雨影响,郑州地铁全线网车站已暂停运营服务。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