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时代的外貌焦虑

我们是人类,不是美丽的机器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朱亦祺,原文标题:《无滤镜不自拍、无修图不分享:社交媒体时代的外貌焦虑》,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随着自拍文化和分享文化融入大众生活,网络上的滤镜功能、修图软件早已五花八门。但当人们打开原相机,或是面对镜子,是否会陷入新的外貌焦虑?

为对抗包括这种新型外貌焦虑在内的一系列问题,6月底,挪威儿童与家庭事务部通过一项新法规:广告商和有影响力的博主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修饰过的图片时要进行特别的标签标注,违反法规将会导致罚款。

借此,本期全媒派带来汇编文章,浅谈在社交媒体时代,滤镜与美颜是如何加剧了年轻人的外貌焦虑的?对抗外貌焦虑又有哪些做法?

数字化图像世界,外貌美化成刚需

胶片成像的时代已经过去,在用数字化处理一切的当下,许多年轻人很早就开始使用现代成像技术和社交媒体,并且熟悉掌握对图像进行数字化处理的能力。

手机滤镜则是现代成像技术与社交媒体碰撞产生的结晶——一种便利快捷的技术,可以随时放在任何拥有智能手机的人的口袋里,让人能够瞬间平滑、纤细或扭曲身体的任何部位。

某修图软件的“人像美容”一栏中,可修饰外貌的功能纷繁复杂。

202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80%接受调研的女孩在13岁时便开始使用滤镜,32%的女孩总是在发布的自拍上进行一些修改,77%的女孩在发布自己的照片之前会尝试改变或隐藏至少一个身体部位或特征。

此外,根据多芬的数据,52%的女孩认为滤镜已经成为她们生活中的一部分,47%的女孩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时不会选择在社交媒体上发自拍,81%的女孩会将自己的照片同朋友进行比较。

疫情期间,人们开始保持社交距离,P图软件Facetune的使用量增加了20%。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和Instagram也曾表示,有超过6亿人使用过至少一种与该公司产品相关的滤镜效果。

的确,各类研究数据都显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使用滤镜来“美化”他们的外表。如今几乎没有任何社交媒体平台可以保证受众看到的是完全真实的、未经修饰的面孔,在这种环境中,发布原图已经变成了一种勇敢者的行为。

网络社交对外貌焦虑的影响

滤镜和美颜正在改变人们看待自己的方式

美颜功能在社交媒体上已然十分常见。Instagram支持将美颜滤镜与面部特效叠加在一起,例如将狗的耳朵和舌头添加到人脸上。Snapchat则会提供一个滤镜库,用户可以在其中滑动自拍相机上的美颜效果。

短视频平台上,美颜、滤镜和道具则是常见设置的一部分,用户可以在拍摄时任意选择自己喜欢的主题,比如面膜特效等。

偶尔使用滤镜和修图软件来弥补一张素颜的脸似乎无害,但当人们重复、大量使用时,滤镜则创造了一种新的传播常态。悲观者认为,这样的新常态会使人们与现实脱节——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人拥有发光、闪耀的皮肤并无时无刻拥有完美的腹肌或大长腿。

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记录和展现自我的文化逐渐为年轻一代设定了过于完美、不真实的美丽标准。

三十年前模糊的胶片相片中,人们有粗糙的皮肤、真实的皱纹、灰暗的背景但真实淳朴的情感;而如今技术全面提高的数码照片中,人物皮肤光滑、五官精致,各种各样的照片在网上传来传去,但不少照片中的面孔似乎又具有同样的美学特点,甚至看起来都差不多。

在编辑照片结束的那一刻,照片中的人比人类更像机器人——一个精致无暇的美丽机器人。随着这个数字镜头成为永久的现实,人们看待自己的方式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西北大学心理学教授蕾妮·恩格恩 (Renee Engeln) 在其撰写的《美容病:外貌的文化迷恋如何伤害女孩和女性》一书中写道:“你已经习惯用这些滤镜看到自己了,以至于当你照镜子时,你会感到有点害怕。你会想,‘哦,那是我吗?那真的是我吗?’”

“将自己与完美版本的自己进行比较,让我们有更多时刻感觉自己是不及格的,而且永远不及格。”恩格恩教授在其书中写道。

心理健康公司Little Otter的联合创始人海伦·艾格博士认为,使用滤镜加剧外貌焦虑的一大原因是,它不仅仅让用户用完美无暇的形象来衡量自己,更是用一个虚假的自己来衡量用户的真实自我。

“美颜和滤镜效果一开始是升级图片的快速解决方案,但它们只是虚假的短期提升。从长远来看,它们可能会降低人们的自信心。如果我们开始相信社交媒体上美颜与滤镜的炒作并试图在现实世界中效仿,那么我们唯一迷惑到的人就是我们自己。”《美容》杂志的编辑艾丽·特纳如此说。

此外,当把精修自拍发到自己的社交媒体上,点赞和评论带来的快乐会加强人们对滤镜与修图软件的依赖,内心中不自觉地会产生一种“哇,我很受欢迎,我希望再拥有一次这样的快乐”的感觉。

这会导致所谓的“嫉妒螺旋”的形成——通过呈现越来越不切实际的自己来与同龄人进行对比,创造一个越来越脱离现实的被过度美化的环境。

在这种追求美化的环境里,掌握精湛技术的、更“完美”的人则会受到更多关注,就比如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修图教程和精美滤镜的博主会受到追捧,人人都在试图学习如何调整眼睛、鼻子、耳朵和身材的细节。

随着精修审美的流行,年轻的女孩们将目光不仅在放修图和滤镜上。当修图无法满足人们对自我的幻想,整容手术成为了能满足“美丽梦想”的另一个有效途径。甚至有人会为追求美丽而尝试各种高风险手术,比如“精灵耳”和“小腿神经阻断术”。

多家媒体曾对小腿阻断术进行报道,提醒术后危害。图片来源:微博@新京报

后疫情时代,屏幕无处不在

随着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居家隔离成为一种常态。许多人都在家工作、学习,因此Zoom等平台的使用频率大大提高。虽然这有助于我们维持关系并提高工作效率,但它也意外地引起了一些其他问题。

屏幕的无处不在进一步增加了人们的外貌焦虑。迈阿密大学联合了一批专业的整形外科医生发布了一则报告,其中将2020~2021年整容手术需求的增长归因于人们通过视频会议查看未经精修的实时图像的时间大幅增长。

当我们与人面对面交谈时,我们会专注于别人的脸庞、肢体语言和表情。但在视频交流平台上,我们将花费大量时间不断面对自己与他人的特写面孔——大笑、说话、皱眉时的样子。

从社交媒体上的精修到实时视频会议中的原汁原味,这种变化让不少已经被滤镜“惯坏了”的人们对自己的外貌再次产生焦虑。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几乎在他的小说Infinite Jest中预言了如今的场景。这部小说出版于需要拨号上网的1997年,它的背景设定在一个远比今天更超现实的北美,但相当多的细节却印证了2021年的互联网世界。

在华莱士构建的这个世界里,视频电话的兴起使用户对自己的外表感到焦虑。他在书中写道:“视频通话的真正关键在于通话期间呼叫者的脸呈现在自己屏幕上的样子。当他们在视频中看到自己时,他们看的并不是来电者的脸,而是他们自己的脸。”

这种焦虑促使人们开始使用一种工具,这是一种能够消除眼袋和皱纹的数字美化面具。这样的面具让人们本能地扭曲了自我认知,加之外貌焦虑的压力,人们越来越喜欢数字面具上的面孔,因为面具上的人脸实际上比他们本人好看得多。

在Infinite Jest的世界观中,真实与虚拟之间的模糊无处不在。对应当下,如果对滤镜和美颜功能的依赖过度,如何在日益虚拟的世界中保持清醒、减少外貌焦虑,则成为了一个真实的问题。

对抗外貌焦虑,可以怎么做?

通过法律法规规范商业运营

当商业化营销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泛滥,越来越多的国家出台了限制过度修饰照片的法律。

早在2017年,法国就出台了一项立法,要求时尚杂志申报经过修饰的图片。一位政府官员表示,“当年轻人被暴露在不切实际的身体形象下并且将其当成一种规范时,会导致自我贬低和自卑感。”

当然,这并非首例,以色列在2015年就制定了类似的法律,该法律不仅涉及在该国境内拍摄的杂志和图片,而且还扩展到所有在以色列展示的广告——即使它是在其他地方拍摄的。

除了限制过度修饰的照片,法国,一个时尚大国,也曾为改变追求过瘦的时尚潮流进行立法。规定模特在工作时必须持有医生的健康证明,任何经过Photoshop处理的图像都需要贴上标签以表明原图并非如此,违规者可能面临最高37,500欧元的罚款。

最近一条相关规定则出现在2021年6月30日,挪威儿童和家庭事务部也推出了新的法规,禁止网络博主和广告商在社交媒体上直接分享未加标签的修饰类照片。无论是之前还是拍摄完成之后,所有被修饰的元素,例如变小的腰围、丰唇和被修饰的肌肉,都需要带有政府部门设计的标签。这项规定适用于所有以促销为目的的广告或图像,包括博主和明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的带有盈利目的的照片。

社交媒体平台采取措施

2017年,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的一份报告称,Instagram是对年轻人心理健康影响最严重的社交媒体平台。

因此,以Instagram为例,其在发挥自身滤镜优势的同时,也一直在采取规范化措施。

一方面,为了降低用户在使用社交媒体时感受到的社交压力,平台提供了隐藏动态中收到的点赞数量的选项,启用该功能的用户将看到点赞者的用户名“和其他人”,而不是具体的点赞数字。

另一方面,自2019年底起,Instagram禁止在使用滤镜时推广整容手术。另外,如果有人使用滤镜和美颜效果发布了动态,该应用会在屏幕顶部显示一个标签。

网上自发的监督与号召

康奈尔大学助理教授布鲁克·艾琳·达菲 (Brooke Erin Duffy) 称,“网红认为他们需要真实地展示自己,但同时又觉得应该展示他们最完美的形象。”

这或许是一种悖论,而正是这样的悖论推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自发的监督型帐号与呼吁告别外貌焦虑的号召者。

例如Instagram上的Celebface,该帐号会将未经修饰的新闻照片与名人发布的类似照片进行对比,提醒网友相关照片经过了修饰。

图片来源:Instagram@Celebface

Celebface的运营者安娜说,这个帐号创办的目的是帮助更多人不要再将自己与名人在精修状态下的照片进行比较。对安娜来说,这项工作很重要,因为社交媒体对年轻人的身体和心理健康已经产生了影响——美国面部整形与重建外科学会的新研究表明,社交媒体自拍是千禧一代进行整容手术的主要动力。

“一些女孩告诉我,她们变得更加自信了。”安娜说。当更多人看到明星精修照片下的缺点,或许会不再讨厌自己可爱的雀斑、圆润的脸或不够完美的皮肤。越来越多如celebface这样的监督类帐号致力于让社交媒体上的年轻人们回归现实,努力接受一个不完美但足够真实的自己。

此外,在社交媒体上的相关标签与话题也引起了网友们的参与,甚至推动了英国广告标准局在法规方面的完善与建设。

2020年6月,化妆师萨莎·路易斯·帕拉里(Sasha Louise Pallari)在Instagram上发起了一场病毒式活动#FilterDrop(摆脱滤镜),鼓励更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自己没有精修的自拍和照片。如今关于#filterdrop活动的视频已有近50,000人观看。

一位参与到这场活动的27岁女孩说,“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很多漂亮的女孩和模特,她们拥有完美的皮肤、小巧的鼻子、性感漂亮的身材。我有雀斑、晒伤色素沉着,而且我还生过孩子。这让我没有胆量加入到这场活动中,一种巨大的、压倒性的对比袭击了我,我害怕自己的真面目。但是当我想到我有一个18个月大的女儿时,如果我都不能分享一张完全真实的照片,那么我怎么能期望她在长大后自信地去爱自己呢?

如今,越来越多人如同Infinite Jest中的描绘一样,因为自己不完美的外貌而感到焦虑,无法与现实生活中的其他人正常互动。在书中,技术帮忙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几乎完全地去除人脸在视频中的呈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技术无非就是回到了打电话这一起点。

在这个循环的大结局里,来电者发现他们再次毫无压力地隐形在社会中,不需要再去依赖让自己变得美丽的“滤镜”面具。人们拥有“无效”化妆的自由,拥有变得普通的自由,不需要去戴假发和修饰自己。

但小说毕竟只是小说,真实世界里的你我他,能够摆脱滤镜和美颜带来的外貌焦虑吗?

参考链接:

1.https://www.dazeddigital.com/science-tech/article/53361/1/norway-now-requires-influencers-to-declare-retouched-photos-on-instagram

2.https://www.dazeddigital.com/fashion/article/35840/1/french-fashion-magazines-must-now-declare-all-retouched-images-law-models

3.https://www.refinery29.com/en-us/the-selfie-talk-social-media-self-esteem

4.https://www.womenshealthmag.com/beauty/a33264141/face-filters-mental-health-effect/

5.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1/04/02/1021635/beauty-filters-young-girls-augmented-reality-social-media/

6.https://www.forbes.com/sites/annahaines/2021/04/27/from-instagram-face-to-snapchat-dysmorphia-how-beauty-filters-are-changing-the-way-we-see-ourselves/?sh=2dea78ea4eff

7.https://www.vox.com/the-highlight/2019/7/16/20689832/instagram-photo-editing-app-facetune

8. https://www.globaltimes.cn/page/202105/1224222.shtml

9.https://www.thecourier.co.uk/fp/lifestyle/health-wellbeing/2336515/long-read-what-is-body-dysmorphia-and-could-zoom-be-causing-yours-psychologists-advice-for-those-struggling/

10.https://www.dazeddigital.com/beauty/body/article/47963/1/facetune-photoshop-instagram-face-editing-image-anthon-raimud-bella-hadid

11.https://www.huffpost.com/entry/facetune-selfies-surgeries-body-dysmorphia_n_60926a11e4b0b9042d989d48

12.https://www.harpersbazaar.com/uk/beauty/a34282596/social-media-filters-self-esteem/

13.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57254488

14.https://www.bbc.com/news/newsbeat-57721080

15.https://www.thenationalnews.com/arts-culture/comment/how-face-filters-on-phone-apps-are-leading-teens-to-get-plastic-surgery-1.760364

16.https://nypost.com/2021/07/06/instagram-law-will-jail-influencers-for-secretly-editing-appearance/

17.https://www.glamourmagazine.co.uk/article/filters-instagram-debate

18.https://www.theatlantic.com/culture/archive/2014/04/david-foster-wallace-predicted-our-selfie-anxiety-in1996/360323/

19.https://www.bbc.com/news/uk-england-bristol-53784938

20.https://www.dazeddigital.com/art-photography/article/37563/1/getty-images-bans-photos-of-retouched-model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朱亦祺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罕见!美欧英加日澳大批国家同时向中国“开炮”,释放重要信号

周二 7月 20 , 2021
据环球网援引《卫报》等多家外媒7月20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一,美国国家安全局、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以及联邦调查局联合发布了一份文件,正式指控“中国支持的网络黑客组织使用了超过50种技术和网络工具来攻击美国及其盟友”。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