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网瘾父母

这届年轻人都在思考:要拿什么和手机抢父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郭梓昊,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微弱灯光从房门缝隙透出,伴随着一阵笑声。林晨知道,父亲又在刷手机了。他轻轻推开门,低声呵斥:“都凌晨两点半了,怎么还不睡!”

像是做错事被抓包的孩子,老人迅速将发亮的手机藏进被窝,翻了翻身子,假装入睡。夜间的虚拟世界总是充满诱惑力,透过一张屏幕,老人的休息时间被不断吞噬。而作为子女,林晨感到无可奈何。

“都已经63岁了,还这么贪玩!”林晨顺手关上了灯,刚往外走了几步,房间里又传来视频外放的声音。为了不被发现,父亲这回还特地调低了音量……

自从迷上短视频后,林晨的父亲一改以往严肃的老干部形象。走在大街上,手机外放音量拉满,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家庭群里,一天能转发二十多条养生短视频,即便“没什么人搭理”;为了看自己喜欢的主播,甚至跟孙子抢起了手机的使用权……

“老年人刷起短视频来,简直比现在的小年轻都要疯狂。” 回想起小时候跑网吧上网,被父亲拿着扫帚满大街赶的样子,林晨哭笑不得。风水轮流转,“父母沉迷手机怎么办?”如今已成为年轻人社交的热门话题。一批老年人在成功追上互联网浪潮后,与当年他们口中的“网瘾少年”一起,跌入了同一条河流。

“我爸妈该不会染上网瘾了吧?”这是林晨的心声,也是现代儿女们共同的忧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其中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提升至26.3%;《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中的结论更为惊人:超过10万老人日均在线超10小时。

当越来越多老人触碰到互联网,他们被吸引、被控制,沉入这个迷人又危险的虚拟世界。没人知道,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救救网瘾父母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父母老了?”王珍珍的回答是:“母亲开始刷短视频的一周后。”

作为一名资深“靓女”,王珍珍的母亲很注重日常保养,“一天都不知道要贴多少张面膜”,却因为长时间低头刷视频,不仅脖子上多了几条颈纹,最近还成了楼下保健按摩馆的常客。

王珍珍的母亲一天能刷五六个小时短视频,不带歇息。平日做好饭菜,第一反应是掏出手机录上几段,时不时还会出声夸赞下自己的手艺。现如今,母亲对抖音的依赖程度已经超出了任何一款APP,曾经热衷的广场舞、健身操都统统被抛到一边了。

王珍珍尝试过各种方式去阻止母亲越陷愈深——换老人机、删软件、甚至是开启青少年模式,但这些办法都招来了母亲的情绪反弹。有一次,因为实在受不了外放视频的分贝攻击,王珍珍下意识冲着母亲吼了一句。结果母亲委屈得不成样,一声不吭走回了房间,这让王珍珍感到愧疚。

回到房间后,母亲又开始痴痴发笑。王珍珍开始好奇:现在的老年人都在短视频平台上看些什么?

打开母亲的手机,王珍珍发现,她的母亲也踩上了网瘾老年人最容易踩的两个雷:被各种情感段视频洗脑、被各种营销手段套路。

母亲关注了97个用户,从所谓的健康科普、搞笑视频,到各式各样的心理鸡汤。那些台词尴尬的短视频,从情感博主口中说出,经家庭姐妹群发酵后,像病毒一样在老年群体里肆意传播。

“家人不赡养老人” 等荒诞土味情景剧,总是让王珍珍的母亲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还能从中得出一番人生哲理,顺带教育王珍珍一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在,不远游”。

除此之外,那些在年轻人看来老掉牙的营销手段,对付起老年人却极其有效:“‘我是xxx,关注我赠送千元红包’;‘xxx发红包了,赶快点亮红心关注我’”……王珍珍惊异于这些网络营销套路的强大,以至于能令那些精明了一辈子的老年人屡屡中招。

面对这些网瘾老人,“管不了”几乎成为大多数子女的无奈。知乎上,有子女更是不堪其扰,发帖悬赏1万块,请求救救自己的网瘾父母。

这届年轻人都在思考:要拿什么和手机抢父母? 

爸妈的网络圈子

几乎所有网瘾老人的形成,都源自于:晚年的孤独。

少了子女的陪伴、多了空闲的时间,短视频成了老人消磨时间、获取情感慰藉的最好方式。可当他们越来越依赖手机时,与真实的外界其实却越发疏远:子女很难知道他们整天对着手机在干什么、和谁接触,老人们的社交圈子不再停留于亲戚、家属内部。

王珍珍第一次试图进入母亲的圈子,就发现了秘密。“看头像是一个中年男人:西装笔挺,还会拉二胡”,通过抖音私信,母亲和这人聊得火热,甚至约好了下个月到公园相见。

“或许是她太需要人陪伴了”,王珍珍情绪有些低落,父亲在自己年幼时便因意外去世,母亲一人独自将其拉扯长大。青年时期王珍珍为了工作“996”,中年了又得忙于照顾孩子,一周只能回老屋一次,母亲成了名副其实的独居老人。

王珍珍承认自己疏忽了对母亲陪伴,但“母亲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她还有一个男朋友”。她曾旁敲侧击地询问母亲男人的情况,但都被母亲以“没这回事儿”搪塞过去。更重要的是,她还得时刻担心母亲上当受骗,“隔着一个屏幕,你都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林晨同样被父母屏蔽在圈子之外。

因为在一条短视频底下评论了某明星的样貌,林晨的父亲最近被网友围攻了,黑子和水军不断发来私信,“老头你懂什么”、“建议你住嘴,看在你年纪的份上,我先不开麦”……

老人家哪见过这场面,当场咒骂了一句,“龟儿子的”。这是林晨第一次听见父亲对着手机骂人,“我当时还挺没良心地笑了”,但回头一想,这又似乎是个严肃的问题:面对纷乱的网络世界,老人们缺少基本的常识防备,作为儿女该怎么去保护他们?

林晨决心做点什么。他打开了APP使用时长限制、设定了一天两小时的短视频使用时间,超过后必须输密码。又在设置里把父亲的私信关闭,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父亲对此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你把私信都关了,我的朋友们找我怎么办?”

自从退休,父亲的闲暇时间开始增多。壮年时,他也曾向儿女们谈及自己梦想中的老年:旅游、打高尔夫,顺带带带孙子。但越往后,身体已经折腾不动了,而日子像填不满的黑洞一样,“无聊、无趣、无意义”,老年生活的孤独感扑面而来。

刷短视频,成了父亲的唯一乐趣。“老人们倾向于用娱乐、情感内容来充实生活。”林晨分析。父亲开始研究琴棋书画,喜欢在同城频道里寻找同好,甚至把自己的私人电话留在公开简介里,只为有人陪着聊聊天。

“我爸总是觉得我们不懂他。”林晨说。有时候,老人会把自己下围棋的人生感悟分享到微信群,但几乎没有人感兴趣。一些老人觉得搞笑的视频,总被孙子贴上无聊的标签,就连林晨自己也从没有点开过。

直到有一次,林晨无意间看到了父亲在看的短视频内容。屏幕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网红正在热舞。林晨好奇,“爸,没想到你也看这些?”

“漂亮,当儿媳可以,你把她要回来。”这并非打趣的俏皮话,林晨知道父亲在暗示什么。自己32岁了,至今没成家,也没有女朋友,而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连孩子都有了。这是父亲表达忧虑的一种方式。

被流量盯上的老人

在网络世界里,老年人似乎非常容易被攻陷。平台方只需一点小小的营销套路、一则挑动情绪的视频,就能带来流量与变现。

于是,资本乘机盯上了老人,将他们卷入其中,成为庞大商业机器中运转的一环。 

“友友们,点个爱心、点个关注,礼物刷起来”,凌晨5点,天还未亮,60岁的老高起床开直播打起了pk。这次,他的对手是一个打扮艳丽的小姑娘,PK赌注是5个深蹲。

随着一声“小度,开机”,躁动的DJ乐曲响起,老高随着节奏甩动红绿两把折扇,时不时又做出飞吻的动作,场面略显滑稽。

直播间人气瞬间高涨,众多熬夜修仙的年轻人相继前来。他们亲切称老高为“臭宝”、“男明星”,“别停下,输了我们的男明星会生气”、“没刷礼物的,信不信我给你开除粉籍”,年轻的粉丝们在公屏刷道。更有铁粉特意设了闹钟,在早上5点半准时赶来“打榜助力”。

3分钟后,比分停在了2500 VS 400,老高取得了直播PK的胜利。“拿下!”老高振臂一呼,宛如刚刚打了胜仗的将军,评论区的众人随即跟着刷起“拿下”二字。

屏幕之外,王珍珍的母亲也在观看着这场直播,她特地贡献了30块钱的礼物灯牌。“这太荒唐了!你能想象吗?平时买个西瓜都要东挑西捡、计较那一两块钱的老太太,居然舍得花钱充值打榜。”

跟随母亲的观看记录,越来越多的老年主播进入到王珍珍的视线中。“弹扬琴的、吹琵琶的,头顶猫耳滤镜在那斗舞、唠嗑的……”,在短视频中丰富的老年生活图景背后,是老人主播们一天近5-8个小时的直播时间。

“‘老年人被互联网抛弃’的论调,现今似乎已不再适用。”林晨说,相反,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资本力量正在不留余力地“讨好”老年人。老年网红们的铁杆粉丝背后,是一个一个网瘾老人。 

林晨最近也在深夜里频繁刷到老年人直播。“那是凌晨4点半,老人还在带货,眼皮沉重得快闭合,脑袋也抵在零食盖上,感觉下一秒马上就要睡去。”林晨说。底下弹幕不断有网友提醒,“奶奶早点休息吧”、“如果你被绑架就眨眨眼”。

“还没到下播时间。咱们再刷点礼物、买点东西。”老人强行振作精神,表示感谢的动作也变得机械化,只是不断地在胸前比心。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每天晚上熬夜到两三点都伤身体,何况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林晨忍不住点开了购物车,自掏腰包花了50块钱,几天后收到了几包粗制滥造的零食。

平台上的年轻人或是觉得有趣,或是出于同情,但很少有人去追究,老人搞直播是否自愿、打赏的钱有多少会被分到老人口袋里。

林晨曾在一个老人的直播间内提出了上述疑问,对方坚称“xx是大公司,不会骗人的”。甚至有老人在直播中坦言:看不懂弹幕上的字,直播间立刻有工作人员帮忙查看。

“他们到底是怎么被放到屏幕前的?背后的团队是谁?”这些问题,林晨至今没有得到答案。在流量席卷一切的年代,老年人的处境开始变得尴尬——要么被抛弃,要么被收割。

当手机成为情感寄托

又到了刷抖音的时间,老人兴冲冲找林晨输入密码。从手机的外放音筒里,林晨又听到了父亲常哼的那句歌词,“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手机究竟是一种陪伴还是一个敌人?它带给老人们快乐,让无趣的退休生活变得充实,同时也过度占有了父母的时间,无数银发族就此沾染上网瘾。

林晨越发担心父亲的身体,因为长时间在黑暗的环境中刷手机,父亲的眼睛干涩发红,眼药水已经成为口袋中的常备用品。

年初,父亲又因心脏病住院,医生特意提醒不能熬夜。但病痛似乎并不能阻止他刷短视频的执念。躺在病床上,父亲发现忘带手机,催促着家人赶紧回家拿过来;打点滴时,父亲又请求护士别打右手,原因是“左手刷手机不习惯”。

“咱不玩手机了好不好,我陪你下下棋”、“走,吃饱饭散散步去”,为了帮父亲戒网瘾,林晨决定多花点时间陪陪父亲。但很可惜,大多子女都付不起这个时间成本。

一个月后,林晨给父亲报了老年大学。没想到的是,学校转头办起了“智能手机操作:玩转短视频”的公开课,父亲顺理成章地成了同龄人里的“模范生”。

林晨知道,父亲的网瘾算是戒不成了。

王珍珍的母亲最近也学会直播了,她在抖音有近2000个粉丝,最多一条视频招来了几百点赞,评论区底下都在夸“奶奶长得好看”。母亲高兴极了,越发积极地在屏幕里展示自己。每次直播前,她都会梳好头发,打扮整齐。直播间已经成为老人的精神寄托。

几天前,王珍珍在外地出差,抽空进母亲的直播间看了一眼,包括她在内,只有8个人。镜头里的母亲鬓角发白,聊得正起劲,“友友陪着唠唠嗑,感觉我有好多个孩子”。

镜头之外,母亲背后的房间空荡荡,只有人影作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郭梓昊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为什么“憨憨”成了当代人的一种高级自嘲?

周一 6月 21 , 2021
憨憨怎么就成了一种人生态度?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