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投资银行“金字塔尖”的群体也开始内卷了

近7000名保代中,逾4000名无项目可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王鑫,编辑:江怡曼、彭洁云,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素有投资银行“金字塔尖”之称的保荐代表人(业内简称“保代”)群体正在告别黄金年代。

曾几何时,稀缺产生价值,这批“金领中的金领”手握IPO项目签字大权、举目望去皆百万年薪。从2004年首批609名保代到2019年底的3800余人,严苛的保代申请门槛仍让群体规模扩张保持克制,让初入投行的小兵们仰视艳羡。

不过,境况在一年前被打破。

2020年6月12日发布的新版《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对保代门槛进行大幅放松,不再强制要求具有项目协办经验,也不再提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保代胜任能力考试。

这一年来,保代实现“大跃进”。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2020年全年新增2498名保代,截至目前,保代队伍已扩张至6973人。

“通道”价值被解构,扩容引入新竞争者。改革后的保代生态发生哪些变化?“内卷”趋势会否加剧?对执业质量有何影响?

保代规模“大跃进” 

中国的保荐人制度始于2004年。当年2月1日,证监会制定发布的《证券发行上市保荐制度暂行办法》正式实施,正式从通道制转入保荐制。随后,中国证券业协会承办了首次保荐代表人考试,609人通关后捧起“金饭碗”,成为中国首批保代。

此后的保代考试年年都“挤破头”,在2010年保代考试最冰点时,通过率仅为1.05%,经过15年的发展,注册保代人数呈现温和增长,至2019年底达到3806人。

保代的薪酬结构最为大众所津津乐道。据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介绍,除了基本工资、项目奖金和签字费、年终奖外,保代过去多年里通常还有一笔特殊津贴,低则2~3万元/每月,高的甚至能达到10万元/月,即使是在IPO暂缓没有项目签的日子里,这笔津贴也是雷打不动发放。

2012年,业内逐步取消津贴,不过,签字保代仍能拿到一笔签字费,这笔钱是保荐项目从上报至过会期间,保代每月得到的薪酬,亦是对于其承担责任的风险补偿。

2020年中的保代制度改革,让注册保代人数飙升,溢价能力逐渐下降。

2020年6月12日,证监会正式实施修订后的《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其中对保代资格认定进行了调整,申请保代不再需要项目协办人经验,保代考试必须合格也随之作古。

在旧版规定下,个人申请保荐代表人的两大难点在于:最近3年在境内证券发行项目中担任过项目协办人;参加中国证监会认可的保荐代表人胜任能力考试且成绩合格有效。

据业内人士介绍,项目协办人顾名思义就是协助项目进行办理,什么工作都干,彼时一个项目配备两个保代、一个协办人,三人均需在保荐书上署名。

“保代能够大幅扩容,主要原因就是取消了项目协办经验,因为之前一个项目只能有一个协办人,实践中有些项目的协办人只是单纯署名,根本没参与保荐工作。”一位中小券商保代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通过保代考试的只能叫准保代,这个难度一般,具备协办经验才能认定为真保代。

根据现行《办法》,若投行小兵申请保代资格,关键条件有三:最近5年有36个月的保荐工作经验;最近12个月连续从事保荐业务;通过保代考试。

如若上述条件全部达标,则可被认定为A类保代,如果没通过保代考试,只要所在机构认定其具备相应的保荐能力,那么可注册为B类保代(又称机构验证类保代),两类保代并无差别。

机构验证类保代认定条件较为严苛,需满足以下5项条件中的4项:具备8年以上保荐相关业务经历;最近3年内在2个证券发行项目中担任过项目组成员;具有金融、经济、会计、法律相关专业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取得国家法律职业资格;取得国家注册会计师资格。

注册门槛的下降,使得保代人数直线飙升。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2020年内新增2498名保代至6295人,较上年同比增加65%。其中,中信证券、中信建投、中金公司、民生证券、海通证券、华泰联合、国泰君安的新增人数均超过100名。

2021年,保代劲升势头依旧。截至5月31日,年内新增678名保代。其中,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国元证券和中金公司分别新增81、58、56和51名保代。从机构层面来看,保代在向头部集中,中小券商差距被拉大,共有21家券商保代人数过百。

谁在广发英雄帖? 

谁家的保代队伍规模最大?头部券商之间比拼堪称激烈。

2020年底,中信建投以367名保代位居榜首,中信证券仅相差2名保代,屈居第二。

不过最新数据显示,中信证券实现反超,以446名的保代储备笑傲券业,中信建投滑落至次席,保代人数为426名,目前业内仅有这两家券商保代突破400人大关。

素有“投行贵族”之称的中金公司,投行业务此前以境内企业赴境外上市为主,A股项目略逊一筹,保代人数在2018年和2019年均排在第11位。

2019年,中金公司迎头赶上,其抓住科创板机遇储备项目丰富,因此对保代需求也大大提高,遂在行业广发英雄帖。

2020年内,中金保代人数暴增174名,增量位列行业第一,总保代达279名,跃居行业第三位。

截至5月31日,海通证券、华泰联合和国泰君安的保代人数分别为287名、286位和252位,分列第4、5、7名,近三年排名也均在前10名内。

因康美医药事件,广发证券保荐业务资格被暂停半年,保代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减少12名和11名,2021年至今微增2名,整体呈现衰减趋势,排名也从2018年底的行业第二下落至目前的第11名。

迁址上海的民生证券综合实力虽在业内稍弱,但其投行部门却是不折不扣的“大户”,目前已储备了278名保代,排名行业第6位,丝毫不逊于头部券商。

扩容后开始“内卷” 

从核准制到注册制,保代由稀缺到紧缺,现如今已呈内卷之势。

一位头部券商保代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2019年和2020年,科创板和创业板试行注册制,头部券商项目陡增,保代一度紧缺。

根据现行规定,保代实行“双人双签”制度,即一个项目需两个保代签字,一名保代可以同时签6个项目,主板、科创板和创业板各两个,刚注册的保代则是每个板块可签1个项目。

“签6个是理论值,也存在保代被处罚、内部人员调配的问题。”北京地区一位保代介绍,有些保代已经转到质控、内核部门,实际上可用的保代没有公开的多。另外,可能某个组的项目突然增多,在保代有限的情况下,就得找别的组拆借。”

“保代的供给整体上是充沛的,其实在改革前,保代就有点过剩。”华泰联合前保代王骥跃指出,保代门槛下降后,保代相当于从业资格,之前门槛设定的太高,完全没意义。

据业内人士介绍,核准制下,由于IPO企业质量较高,保代扮演的是“通道”角色,由此享受了较高溢价。改革后保代的通道价值被解构,保代扩容引进新的竞争者,有利于提高整体质量。

“要欢迎这种改变,保代多了,说明保代注册更加市场化了,行政干预少了,竞争更加激烈,对老保代形成压力,优胜劣汰会越来越明显,有利于保代质量的整体提高。”投行人士何南野认为,对企业而言,选择也更多了,有利于实现双赢。对保代行业而言,人才供给的增加是好事,对有能力的保代也是好事,但对能力不行的保代是不利的。

行业人士“投行老聃”认为,保代扩容更有利于市场发展,约束规范更完善的情况下,扩容后的保代队伍会形成更加强大的生产力。

另外,亦有业内人士认为,扩容造成行业“内卷”,也有利于进行监管。

某头部券商保代称,大部分新注册的保代都是通过考试、工作经验仅3年的年轻人,其中在大券商工作过或项目经验风丰富的人才并不多,有能力承揽又会做项目的人永远是稀缺资源。

“就好比北欧高福利的工人和血汗工厂里的工人,哪个好管理?”上海一位投行人士指出,保代越多,监管越方便进行管理,现在保代比项目多,客户要求提供”保姆式服务”、“跪式服务”,底线被拉低了。

这位投行人士进一步指出,监管持续高压,新《证券法》也调整了对保代的追责力度,当前IPO项目签字风险巨大,不少保代签字意愿不强。

逾4000名保代无项目可签 

在保代资格进行调整之际,证监会强调,将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加大对中介机构的问责力度,强化事中事后监管。

数据显示,自2018年4月至今,证监会、证监局和交易所累计发出169张罚单。其中,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的罚单数分别为18张、48张、62张和52张,处罚措施包括警示函、监管谈话、认定不适当人选等,监管趋严已是行业共识。

“被罚的保代不算冤,活确实糙,大多数都是低级错误,不认真不仔细,材料质量低下,抓到典型当然该罚。”王骥跃指出。

此外,监管也多次强调,保代执业质量堪忧是掀起IPO撤回潮的重要原因。今年以来,已有124家拟IPO企业撤回上市申请。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3月20日举办的中国高层论坛上表示:“据初步掌握的情况看,并不是说这些企业问题有多大,更不是因为做假账撤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从目前情况看,不少中介机构尚未真正具备与注册制相匹配的理念、组织和能力,还在‘穿新鞋走老路’。”

深交所第一届创业板上市委委员、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田轩教授近日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保代执业质量整体不高,保荐人代表前期工作做得不够扎实、回答问题不够专业。

投行人士何南野称,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确实是一个问题,很多券商投行人员尽调流于形式,对重大问题的关注度不够,无法把握住企业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6973名保代中,名下无保荐项目的保代将近4000人,今年被罚的52人中,11人没有签过项目,占比达21%。

保代扩容是否对执业质量造成影响?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执业质量和保代扩容没关系,和监管主动调节审核尺度,控制IPO节奏关系更大。

“整体而言,执业质量的下降,与保代扩容没有关系,因为保代扩容后,大多数保代还是无项目可签,不可能是这些新注册的保代搞差了执业质量。”何南野表示,执业质量的下降,与IPO提速有较大的关系,因为项目太多、从业人员太忙,导致很多项目质量下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王鑫,编辑:江怡曼、彭洁云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亲历刚果火山大爆发,我成了“气候难民”

周四 6月 10 , 2021
地震中的惊魂一周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