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心理咨询师这份职业的误解

真实的世界,永远比虚拟的剧情复杂得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作者:毓宁,原文标题:《豆瓣9.0,也很难触碰关系的真实》,头图来自:《无间道》剧照

我第一次觉得“心理医生”这个职业很酷,来自电影《潮浪王子(The Prince of Tides)》。

苏珊是一位“心理医生”,她为一位自杀未遂而住进精神病院的女生莎凡娜治疗。

过程中她逐渐发现,问题的症结在于莎凡娜一段决口不提的童年记忆,于是她找到了莎凡娜的哥哥汤姆,通过挖掘他们童年的故事,治愈了莎凡娜。

不仅如此,苏珊还和哥哥汤姆坠入了爱河,成就了一段非常浪漫的爱情。

影视剧里的“心理医生”,像是一种“天才的象征”,总是这样理智、聪慧。既有一双能洞察人心的双眼,又具备着令人无法抵挡的魅力。但是,在我的大学课堂上,《潮浪王子》这部电影被当成了心理咨询的“反面教材”讲解,当时我就震惊了。

原来心理咨询师和来访者是不能谈恋爱的,甚至“心理医生”这种说法都是不准确的。

果然,职场剧里的职场都是骗人的。

今天就让我们来聊聊,那些影视作品里“奇形怪状”的心理咨询师。真实的世界,永远比虚拟的剧情复杂得多。

谁会“爱”上心理咨询师?

和《潮浪王子》里的感情戏一样,香港电影《无间道》里,也有一段露水情缘。

警察卧底陈永仁(梁朝伟饰演),被律政所强迫进行心理干预,遇到了他的心理咨询师李心儿(陈慧琳饰演)

一开始,陈永仁害怕自己在催眠过程中泄露了机密,各种捣乱,不配合治疗。

后来,在李心儿的温柔和包容下,他卸下了心防。

两个人也慢慢产生了爱情的化学反应,在第N次咨询时发生了关系。

事实上,“爱”上自己的心理咨询师,不是一个罕见的事,知乎上关于这个话题的提问,已经得到了75.4万的浏览量。

那么,来访者为什么会“爱”上心理咨询师呢?这个问题,似乎不能用“爱”来回答。

来访者对咨询师产生“好感”,通常有以下两种原因:

第一种,因为感受到了咨询师对自己的理解和无条件的接纳,来访者容易对咨询师有好感。但是,无条件的接纳是咨询师的工作,不是咨询师的“爱”。

第二种是来访者对咨询师的敬仰和爱恋情感,从精神分析的术语来说,可能是“移情”:来访者把过去者对一个重要他人的情感(很多和未被满足的欲望有关),投射到了咨询师身上。

如果是爱,那应该是对一个真实的人产生的情感,而移情只是一种情感的转移。

因此,我们在各种影视剧中看到的、咨询室内产生的爱情,往往不是通俗意义下的“爱情”。而这种“爱情”,也会对来访者和咨询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来访者可能为了取悦咨询师而费心,例如不敢谈论对咨询的不满,轻描淡写心中的矛盾、痛苦,或因为要见咨询师而感到焦虑。

他们也可能觉得,这个咨询师就是“救命稻草”而不敢离开。

从很多公开的案例报告来看,和咨询师真的建立了亲密关系的来访者,往往在亲密关系破裂后,感到后悔、自责,甚至丧失对别人的信任。

因此,心理咨询师伦理中有明确规定:咨询师不得和来访者发生性或亲密关系(romantic relationship,人与人之间所产生的紧密情感联系,如恋人、同居和婚姻关系,定义来源于《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第二版)》)

这不但是在保护来访者,也是在保护心理咨询师。

图 / 美剧《扪心问诊》展示了咨询师在来访者想发展亲密关系时正确的做法:明确拒绝。

“抱歉,我没办法给你咨询”

作为一个心理专业的人,我经常能收到朋友这样的微信:

“我最近有点焦虑,你给我做个咨询吧。”

韩剧《西西弗斯》中也有这样的场景描绘,精神科医生书真是男主韩泰术的朋友,她不仅一直给男主做心理咨询,还被男主要求“给自己开点药”。

在咨询关系之前,他们甚至还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暧昧关系。

观众可能会认为,好朋友之间足够了解、又彼此信任,这样的咨询关系不应该更有效吗?

完全不是这样。

心理咨询中有一个规定叫作“熟人不咨”,即咨询师和来访者不可以产生除了咨询关系之外的双重/多重关系。

简单来说,就是咨询师和来访者必须保持“有边界的关系”,这包括不能在咨询前、或者咨询后和来访者成为朋友。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冷漠和不近人情,为什么要如此规定?

英国BACP(2015)的伦理框架的解释是:

“任何双重或者多重关系都应该被避免,因为杜绝伤害来访者的隐患,比任何眼前能带给来访者的好处更为重要。”

图/ 美剧《医院革命》中提到了心理咨询的界限:“但为了让我们的关系更有效,我们不能这样随意接触,你懂吗?也就是说不要松饼,不要免费的茶,不用过来打招呼。我指的是界线(boundaries)。”

双重/多重关系带来的的隐患,对来访者和咨询师都存在。

1)日常生活的困扰:

如果咨询师和来访者是朋友关系,那么在咨询室外,就会经常出现不得不打破咨询关系界限的事情,例如满足Ta私下见面的要求,在与共同熟人的聊天中谈到对方等等。

2)咨询潜在的伤害:

咨询师保持着客观中立已然是需要努力才能做到,如果与来访者是亲朋好友关系,咨询师便会不可避免地对来访者有情感卷入、有个人需要(如希望来访者持续喜欢自己)等等。

这时,咨询师将很难保持应有的客观性及专业胜任力,这些都可能会妨碍咨询师对来访者做出最有利的干预行为,甚至对来访者造成伤害(Hill,2013)

“边界”是重要的,对来访者来说,只有在充满共情与接纳、并且界限分明的专业咨访关系中,我们才可以安全地探索自己的情感。这是在“朋友关系”之下,所无法实现的。

“心理不健康”的心理咨询师?

最后一个问题,心理咨询师自己本身的“心理不健康”,是可以的吗?

美剧《医院革命》中,精神科主治医生 Dr.Frome 是个“老好人”。他不停地领养小孩,即使伴侣不愿意;他把自己的鞋子给了流浪汉,如果不给,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坏蛋。

当他被要求“列举三点自己认为自己不错的地方”,他连一点都说不上来。

Dr.Frome 无法认可自己的价值,他知道这样想“不健康”,但依旧无法停止。

事实上,“不健康”这个概念比较广泛,每个人都可能在日常生活中有自己需要面对的问题,自我价值或者亲密关系,即使职业是心理咨询师,也同样面临这些困扰。

那么,这些会影响到咨询师的“专业性”吗?这需要更深层次的讨论。

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不会让自己的“点”(即生活中的困扰)影响到自己的专业性,更不会影响来访者。

但如果在一段时间内,咨询师确实被诊断患有某种心理疾病,则需要暂停咨询。是否会影响到咨访关系,是由咨询师的“督导”来判断的。

图 / 美剧《扪心问诊》中,咨询师保罗找督导师吉娜做督导。

什么是“督导”?督导,就是站在咨询师背后的人。

Bernard 和 Goodyear (1998) 这样解释了督导的概念:督导,是一种由经验更加丰富的咨询师,对相比之下经验不足的咨询师的一种干预。

不论是对伦理还是对咨询质量,督导都是最有效的把关者。

研究证明,接受督导的个案比不接受督导的个案效果要好很多 (Bambling et al, 2006)

Hawkins 和 Shohet 确定了督导过程在咨询中的三个主要功能:

1)教育性的

接受督导为咨询师提供了定期得到评估和反馈的机会,帮助咨询师精进专业技能。

图 / 美剧《扪心问诊》中,督导师与咨询师讨论咨询师的咨询风格。

2)支持性的

督导师能够与咨询师共享两难困境,处理来访者给咨询师带来的焦虑、悲痛或者反移情。咨询师在咨询中可能感到挫败,督导师的支持和鼓励对咨询师很重要。

3)管理性的

督导师可以根据咨询师的胜任力情况,帮忙咨询师探索可利用的资源。

督导的目的,是让咨询师更好地为来访者服务,因此处理咨询师的“个人议题”并不是督导的主要内容。

回到问题的最初,如果一个咨询师发现了自己的“个人议题”(生活中的各种困扰),则需要他自己去找别的心理咨询师进行个人体验和解决。

图 / 美剧《医院革命》中, Dr.Frome 向其他咨询师寻求咨询。

其实,影视剧的形式,是认识一个行业或者一个职业非常好的途径。

想当年颜值巅峰的木村拓哉,只要他演了什么职业,当年该专业在日本的同年报考率就会大幅度地上升。

图 / 木村拓哉主演的《冰上恋人》,我没了。

但是,我们也要接受一种现实,那就是影视剧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能对一个职业呈现百分百地还原。

你所接触到的心理咨询师,可能并不会像影视作品中那样“神秘而多金”;而心理咨询的过程,也并非很多影视作品呈现的那样不靠谱。

回到现实的世界,咨询伦理就像是准绳,一根根准绳织就了一张巨大的网,保护着来访者和咨询师的权益。

而很多时候,只有在网中的我们,才拥有探索内在世界的百分百自由。

参考资料:

中国心理学会,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第二版), 心理学报, 2018, http://journal.psych.ac.cn/xlxb/article/2018/0439-755X/0439-755X-50-11-1314.shtml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Counselling and Psychotherapy, Ethical framework for good practice in counselling and psychotherapy, 2015

Bernard & Goodyear, Fundamentals of clinical supervision, Boston: Allyn and Bacon, 1998

Bambling et al., Clinical supervision: Its influence on client-rated working alliance and client symptom reduction in the brief treatment of major depression, Psychotherapy Research, 2006

Hawkin & Shohet, Supervision in the Helping Professions: An individual, group and organization approach, Buckingham: Open University Press, 200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作者:毓宁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不是三胎的“救星”,但辅助生殖的“造娃”潜力藏不住了

周二 6月 8 , 2021
”锦欣生殖们“的好日子要来了?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