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推进深阅读的路径探析

来源:《出版广角》2021年第5期

【摘要】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已经连续八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数字阅读虽然具有移动性和便利性的优势,但也导致浅阅读等现象。浅阅读对培养读者的文字理解力、批判性思维以及构建知识的系统性都会造成不利影响。文章从这一问题出发,指出数字化时代应积极推进深阅读,并从引导读者、增强交互、智能推荐机制和优质内容建设等方面提出具体实施路径。

【关键词】全民阅读,数字化,深阅读

开展全民阅读活动是我国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一项重要部署,对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高国民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具有重要意义。从2014年至2021年,“全民阅读”已经连续8年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10月,中宣部印发了《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对未来五年的全民阅读工作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如加大阅读内容引领、组织开展重点阅读活动等,还专门指出要提高数字阅读的质量和水平。数字阅读因具有超越时空性、海量信息的可得性、实时更新的及时性、知识获取的低成本和视觉听觉等多感官呈现的传播优点,其吸引力和传播效应已远超传统纸质阅读,成为一种全新的升维阅读。

一、数字阅读的现状和问题

数字阅读的发展极大地改变了国民的阅读方式,使人们获取知识的内容、形式和渠道都发生了巨大改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79.3%,较2018年的76.2%上升了3.1个百分点。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的网络在线阅读接触率、手机阅读接触率、电子阅读器阅读接触率、平板电脑阅读接触率均有所上升[1]。

数字阅读在阅读的便利性、及时性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通过各种媒介的综合呈现让读者拥有了更丰富的阅读体验,不断拓宽读者的阅读世界,但同时也导致以下问题:一是阅读呈现碎片化、跳跃性等特征,以获取信息为主的阅读越来越多,以系统知识学习为主的阅读越来越少;二是部分数字阅读平台推送的“短平快”内容良莠不齐。鉴于此,寻找流量时代的深阅读路径成为必然。

研究发现:对于同一内容,数字阅读相比纸质阅读更倾向于跳读和略读。虽然在理解认知方面,两者对于简单信息的处理加工表现无差别,但数字阅读对于复杂信息的认知加工效果略差;在长期记忆方面,数字阅读表现逊于纸质阅读,内化阅读材料的能力较弱。研究显示,在数字阅读过程中,读者可获得快速理解和反应的能力以及多任务处理能力[2]。但如果读者长期处于多任务信息查询、浅层次阅读状态,不仅容易分散注意力,还会影响其心理和思维方式,使读者对知识信息的理解停留在浅表层面。长此以往,容易造成文字理解力低下、系统性知识缺乏和高阶思维能力发展缓慢等问题。

可见,数字时代读者阅读行为偏好和阅读习惯的变化,对人类社会的知识积累和学习认知效率产生了较大影响。然而,阅读的目的是为了掌握人类深层次的思想精髓,以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困扰和问题。因此,我们要重视数字化阅读带来的问题,积极寻找对策和解决方案,破除浅阅读的弊端,引导和推进数字时代的深阅读。

二、何谓深阅读

深阅读是相对于浅阅读的一种阅读形态,至今尚未出现关于深阅读的权威定义。孔子在《礼记·中庸》中论述的五个步骤:“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环环相扣,层层深入,虽然是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是从浅入深的阅读过程。浅阅读是一种快速粗略地获取信息的阅读方式,读者虽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取大量信息,但那只是对信息的简单提取,是浅层了解逻辑背景的低阶思维活动。而深阅读是阅读的高级阶段,是读者对内容的理解、分析、思考达到较高程度的阅读方式。深阅读以获取知识、锻炼思维、提升自我为目的,强调大脑的高度参与,融入读者的智力与情感,具有学习和研究的属性。

具体说来,深阅读有如下几个特征。一是在信息获取方面,深阅读通过推理、演绎、批判、反思和洞察等一系列行为,从碎片式、经验化的了解、知道进入整体的理性分析和评价,具有思考、理解、探索等特征。二是在感受方面,深阅读不仅意味着信息的解码,还有情绪上的投入。读者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阅读内容上,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具有乐趣、情感、沉浸等特征。三是在交流方面,深阅读是互动的,读者需要把注意力从外在不停变动的感官刺激移开,与文字内在的思想和情感进行多角度交流,两者之间通过互动和对话产生了新的意义,具有交流、对话、互动等特征。

在深阅读中,读者不是被动的接受者,而是参与者,不仅有情感的参与,还有智力的参与。读者与阅读对象有积极、能动、投入的思考,能够批判性地阅读新的思想和事实,并将自己的学识、经验、能力与阅读内容融合,将它们融入原有的认知结构中,从而形成全新的理解,获得与浅阅读完全不同的感受。

三、数字时代如何促进深阅读

引导深阅读需要读者、出版单位和数字阅读平台等多方的共同努力,从阅读主体、阅读客体、阅读场景、阅读方式等各方面推进。

1.通过对读者的有效引导促进深阅读

相关机构与平台需要对读者进行科学有效的引导,培养读者正确的阅读观、良好的阅读习惯以及科学的阅读方法,以促进深阅读的实现。

(1)引导读者开展深阅读的积极动机

随着社会的发展,无论是就业和职业发展需要,还是提高自身素养的需要,读者都有深阅读的需求。任何时代,文化传承与知识普及教育都是文化行为的主体,因此系统的、严肃的、普遍的知识需求将会长期存在。2021年1月12日,当当网发布的《2020阅读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销量是《新华字典》的8倍,B站有900万粉丝在线听罗翔讲刑法。由此可见,全民法律意识在普遍增强,读者具有深阅读的需求。

因此,有关机构和数字阅读平台需要通过各种渠道引导读者进一步认识深阅读的重要性,帮助读者从休闲娱乐为主的浅阅读转向学习研究为主的深阅读。只有在积极的阅读动机下,读者才会对所阅读的内容感兴趣,并乐意付诸行动和时间。如樊登读书会多年来一直以通俗易懂的语言、旁征博引的方式,通过互联网为读者讲书,为没有时间读书、不知道如何选书以及阅读效率偏低的读者搭建一座进入阅读世界,逐步开展深阅读的桥梁。

(2)引导读者完成深阅读的过程

只有经过较长时间的连续阅读,读者才能把握文本的意义并进行分析、判断和评价。深阅读以时间为前提,因此更需要注意力的充分集中。读者不仅需要投入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排除外界影响,积极完成阅读,还要享受阅读的整个过程,对阅读有持久的热情。

由于数字阅读具有移动性和伴随性的特点,读者较少在学校、图书馆场所进行数字阅读,而是通常选择在家里或乘坐交通工具时进行阅读。家庭阅读环境较为舒适、相对随意,而乘坐交通工具则具有片段性与不连贯性。因此这些场景下,一方面,数字阅读平台需要利用新技术调动用户的视觉、听觉等多种感官,使读者更易于沉浸到阅读中;另一方面,需要读者在阅读中进行自我管控,使用重读或慢读等技巧促进理解,实现深阅读。

(3)引导读者掌握数字阅读方法

当阅读从纸质载体变成电子书、APP等数字化载体,读者从阅读文字变成观看视频或收听音频,数字阅读平台需要引导读者将零散阅读中获取的碎片化知识在深化理解的基础上进行思考,构建属于自己的完整知识拼图;同时为读者构建专属知识库,把读者学过的课、听过的书、写下的笔记、点赞过的内容集合储存,生成可以随身携带、随时调用的“云智库”,通过有效的阅读方法帮助读者更好地实现数字化深阅读。

2.通过交互的阅读场景促进深阅读

深阅读的重要特性是参与,在深阅读中,读者与阅读内容、读者与读者之间进行互动,能形成思考体验、情感体验、价值体验和审美体验等丰富的阅读体验。

(1)读者与阅读内容之间的互动

阅读是读者和作者两个头脑的理智转换,是两个心灵的情感交流。每一个读者都是从其所处的特定的社会环境、教育水平、生活经历、兴趣爱好等出发去理解作品。数字时代,数字阅读平台可以借助技术优势,通过立体、多维的呈现方式充分调动读者的能动机制,帮助其更好地理解文本中所包含的丰富内容,并将自己的经验经历与阅读内容联系起来。通过对内容的解读和体验,读者在理解世界的同时也理解自己,在建构文本意义的同时也建构自己,在不断将自己代入文本的过程中产生新的领悟,完成知识的建构,实现自我审视、自我反思、自我成长。

(2)读者与读者之间的互动

目前,诸多数字阅读平台都开发了多种社交互动功能,充分利用技术的赋权增强读者之间的交互性。读者因此可以轻易寻找到具有相同审美倾向的朋友,交流阅读内容,分享阅读体会,产生共鸣。此外,平台还提供不同读者共享批注和书评的非同步交流功能,给读者与读者之间的阅读对话创造了新的可能。读者在阅读时能够获得的信息已经不再局限于单一的图书内容,而是集百家之长的思想碰撞,阅读体验更加丰富。但需要注意的是,数字阅读中的社交功能虽然可以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与社交欲望,但也容易造成顾此失彼的现象。读者在交流中应更多地关注内容本身,而非社交生活。

3.通过智能推荐机制促进深阅读

研究发现,每当读者发现阅读素材与他们的个人生活、情感或未来志向有联系时,阅读深度就会得到加强[3]。数字阅读平台应积极开发智能推荐工具,在分析读者阅读数据的基础上,为读者提供能形成适度挑战的阅读素材,帮助读者形成积极的心理预期与行为动力,促进深阅读的实现。

(1)通过读者关键词搜索进行智能推荐

书海浩瀚,取哪一瓢哪一粟至关重要。数字阅读平台应借助技术手段,通过便捷和全面的搜索功能降低读者寻找阅读资源的难度,拆掉书与书之间的“隔离带”,让读者拥有与无数知识相逢与巧遇的可能性。

(2)根据读者历史数据进行智能推荐

数字阅读平台在大数据运算的帮助下,通过分析用户的性别、年龄、学历、职业等特征,及其阅读兴趣、点击流量、付费习惯、分享频次等数据获得准确的用户画像,从而实现对读者的精准推荐。需要注意的是,数字阅读平台在给读者推荐偏好内容的同时,也要给其推荐没有读过但可能会感兴趣的阅读内容,防止读者被束缚在同质信息流中,这对数字阅读平台的智能推荐机制提出了更高要求。

4.通过打造优质内容促进深阅读

阅读素材必须有意义、有价值、寓意深刻,内容经得起反复研读推敲,才能激发读者深入阅读的兴趣。因此,内容的质量对深阅读的产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数字阅读平台应树立精品意识,加强优质内容的打造力度。

(1)通过多元化的内容生产方式打造优质内容

数字时代,阅读内容的生产主体呈现多元化趋势:既有传统的出版单位,也有数字阅读平台,还有出版单位与数字阅读平台合作形式。如近年来,人民文学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上海译文出版社、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果麦文化等多家出版单位,将旗下的中文出版作品以授权或开设专栏等形式与喜马拉雅、蜻蜓FM等数字化媒体平台合作,推出了一批优质阅读产品。有的出版单位还独立开发数字阅读APP,如山东教育出版社的小荷听书、安徽科技出版社的乐龄听书等都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反响。传统出版企业正在积极探索优质出版资源的数字化,将文本内容转化为音频、视频,为数字阅读市场提供优质的内容资源。这些探索不仅促进了数字阅读平台的健康发展,也让数字阅读具有了价值规范。

目前,喜马拉雅、得到等知识付费平台提供的阅读素材,相当一部分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播节目,而是以声音直接生产和传播的原创知识,如学者的讲座、课堂、研讨等。这种知识生产与传播已经绕过书籍直接与读者产生联系。传统出版时代,读者处于知识传播的终端,是知识的接受者;数字时代,通过网络的连接与再连接,读者在知识生产领域中的地位和角色发生了变化,成为知识的生产者和接受者。因此,数字阅读平台应加强与各领域有影响力的专家合作,开发专业、优质的数字阅读产品,保障数字阅读的质量。如得到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宁向东合作开发的《宁向东的管理学课》,已经有300多万人购买学习,每节课后宁向东教授都会回复部分读者的问题,与读者交流互动。这是数字时代以优质内容促进深阅读实现的典型案例。

(2)打造专业化、精品化、体系化的优质内容

数字阅读平台应大力引入和培养专业创作,对内容进行二次加工和再生产,给内容带来新的情感与温度,为读者提供更丰富立体的体验,促进深阅读的可持续发展。在内容生产上,无论是出版单位还是数字阅读平台,都应注重数字阅读体系的构建,注重内容的意义与逻辑,为读者搭建起纵向演变和横向联系的知识体系,让体系化的内容覆盖各个年龄层读者,让各个年龄层的读者都能体验到深阅读的益处。

综上所述,我们要客观地认识数字化对阅读的影响,重视和研究深阅读,采取各种措施积极推进深阅读,从而提升国民素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参考文献

[1] 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不到20分钟[EB/OL].(2020-04-23)[2021-01-15]. https://baijiahao. baidu. com/s?id=1664764747350005908&wfr=spider&for=pc.

[2] 袁曦临,王骏,刘禄. 纸质阅读与数字阅读理解效果实验研究[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15(5):35-46.

[3] Roberts J C,Roberts K A. Deep reading,cost /benefit,and the construction of meaning:enhancing reading com-prehension and deep learning in sociology courses[J]. Teaching Sociology,2008(2):125-140.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主题出版数字传播模式及策略探究

周二 6月 8 , 2021
来源:《出版广角》2021年第4期 【摘要】推动主题出版高质量发展是当前中国出版业的一项重要课题。文 […]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