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投资者难以被打败?

规则简单,纪律严明,想打败这样的投资者很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ID:barronschina),作者:贝弗利·古德曼,编辑:彭韧,翻译:徐萌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改变我们对人类金钱观的理解,更新我们对财务决策的认知方面,也许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的影响力超过所有其他人。

卡尼曼今年87岁,他是以色列裔美国心理学家,在职业生涯的早期,他与研究伙伴阿莫斯·特沃斯基 (Amos Tversky)一起,拒绝了“理性人”的假设,绘制出了人类由于可预测的偏见和行为倾向而犯下的无数错误。

卡尼曼让我们质疑过去的假设,告诉我们人们判断不佳的原因,他因此获得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2011年出版的著作《思考,快与慢》里,他写到了偏见,以及我们的判断总是以可预测的方式来犯下错误。

《噪音:人类判断的一个缺陷》是卡尔曼与奥利维.席波尼(Olivier Sibony )和凯斯·R·桑斯坦(Cass R. Sunstein)合作的最新著作,主要讲述造成决策错误的最常见原因。噪音带来的变异性,“正确”答案的宽泛分布——金融、医学和其他领域所谓专业人士之间的噪音量令人震惊。

卡尼曼和《巴伦周刊》进行了对话,解释了噪音形成的原因以及我们该如何减轻它们的影响,我们谈话的编辑版本如下:

《巴伦周刊》:你说判断错误有两个主要组成部分:偏见和噪音,我们从这里开始谈起吧。

丹尼尔·卡尼曼:简单来说,当判断有一个正确答案时,偏见就是平均误差,噪音是误差的变异系数。即使你不知道正确答案,你仍然可以观察到噪音。

《巴伦周刊》:您为什么将研究方法从偏见转向噪音?

丹尼尔·卡尼曼:我的兴趣源于一家保险公司的咨询实验,它希望确定产品的正确保费。他们创建了案例,并将其提交给了48家承销商。问题是,承销商之间存在多少变异系数或者说噪音?他们的预期是10%,而结果令我感到惊讶——55%。

该公司此前完全不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他们从未考虑过噪音这个因素。即使你的保费从平均来说是正确的,变异系数的成本也非常高昂。保费太高会导致保险公司失去业务,保费太低则不会让利润最大化。由于保费的变异系数,这家保险公司每年损失数亿美元。

《巴伦周刊》:比起偏差,噪音是一个更有用的指标吗?

丹尼尔·卡尼曼:噪音更容易测量。经济预测领域充满噪音。一年后,正确的答案将会浮现,到那时你可以确定偏差——(预测者)总体上是高估还是低估了信息,但是你不必等待一年来观察噪音。

《巴伦周刊》:噪音为什么会出现?

丹尼尔·卡尼曼:我们根据来源把噪音分成三类。法官的判决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些法官对某类案件的裁决更为严厉,这就是程度噪音

法官的判决还可能会根据不同的精神状态而发生变化,比如在上午或下午审理案件可能也会对法官判决产生影响,这是变异性的另一个来源。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为场景噪音

变异性的最重要来源可能是模式噪音它是指人们对世界的不同看法。法官对不同的罪犯有着不同的看法,一个法官可能对A案件更加严厉,另一个法官可能对B案件更加严厉。我们对此无从了解,因为我们无法了解人的内心。

《巴伦周刊》:这对投资者的意义在哪里? 

丹尼尔·卡尼曼:对于投资者来说,情况也是一样的。有些人是乐观主义者,有些人是悲观主义者,有些投资者热爱交易,有些投资者则不那么喜欢交易,这就是程度噪音。

当你的情绪或前一次的投资业绩对你的判断产生重大影响时,场景噪音就出现了,它在个体内部是随机分布的。模式噪声是指不同的投资者对于什么是好投资的认知存在差异,有些投资者可能会非常在意管理层,或者破产,其他投资者可能认为这些无关紧要。

《巴伦周刊》:投资者几乎在所有事情上都充满了分歧,你认为这是不好的吗?

丹尼尔·卡尼曼:经济和市场基于人们的意见分歧而运行,你不能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多样性并不是噪音,噪音是多余的变异性,它存在于那些本该是相同的判断之中。联邦法官本应该做出一样的判决。同样,在一家投资公司中,无论是张三还是李四来评估一项投资时,你不希望还要考虑噪音的影响,你不应该关心做出评估的人是谁。

《巴伦周刊》:给变异性取平均值能否减轻错误的程度?或者求得共识呢?

丹尼尔·卡尼曼:一种有帮助的做法是将噪音视作衡量。如果你想精确地测量一段距离,你会选择多次测量,多个独立的平均值将比单一测量更为准确。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聚合多个独立的判断是不切实际的。投资负责人可以通过让四个不同模式的人来独立评估来减少他们遇到的大部分噪音。但这非常昂贵,难以实现。因此,在实践中,聚合独立判断并不能消除变异性。

《巴伦周刊》:您似乎是在说投资者或者决策者应该集体决策。 

丹尼尔·卡尼曼:关键在于,判断应该像测量一样相互独立。当你把人们放在一个房间里并要求他们做出集体判断时,你会丢失很多信息。召开会议的最佳方式是让每个人都准备好他们的判断,然后再开始讨论。如果你让人们在事先没有做出判断的情况下就开始讨论,他们就会相互影响。这无法有效减少噪音。在某些情况下,讨论还会增加噪音。

《巴伦周刊》:考虑到专业判断中也充满着变异性,普通人怎么相信专业人士(像是医生、基金管理人或者是维修工)的判断?

丹尼尔·卡尼曼:哪里有判断,哪里就有噪音,而且比你想象得要多。作为个人,你真的控制不了什么。一个非常富有的人能够负担得起与许多专家交谈以减少噪音,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在遇到重大决策时,第二意见甚至是第三意见非常重要。

《巴伦周刊》:类似于像气候变化这样的事情,科学家们达成了共识,但预测的后果十分遥远,这是不是造成人们不愿行动的原因?

丹尼尔·卡尼曼:这是一种非常大的偏见。我们称之为即时倾向(present bias)。我们确实偏向于考虑即时后果,我们对看不见的东西重视不够。

人们可以引用不同的意见来忽略(事实)。人们说,“好吧,科学家们意见不同。”事实上,绝大多数科学家意见一致,但不同观点确实存在。所以如果你不认可气候变化或疫苗接种,那么你总能找到与你意见相同的人。

《巴伦周刊》:您说过度自信其实是缺乏想象力,您能解释一下吗?

丹尼尔·卡尼曼:我们倾向于认定事情只有一种解释。我们看不到其他观点。个人投资者往往过于自信,他们交易过于频繁。

一种相关的偏见是乐观。人们夸大了他们可以控制结果的可能性。例如,在(股市)泡沫中,人们通常会夸大他们及时脱身的能力。

《巴伦周刊》:投资者应该怎么避免落入自己或他人过于自信的陷阱?

丹尼尔·卡尼曼:将信心等同于能力是有风险的。我的意思是,有能力的人的确通常都很自信,但也有很多根本没有能力的人充满自信。人们易于轻信那些充满自信、决策果断的人,我们需要注意这点。

至于如何控制你自己的过度自信,我要给出一个老生常谈的建议:寻求别人的意见,如果你尊重的人不同意你的看法,你就应该认真地质疑自己。

《巴伦周刊》:人们如何才能做出更好的决策?

丹尼尔·卡尼曼:我的回答是决策卫生。许多用于提高判断力的做法(都关于)避免偏见,这就像针对特定疾病或特定偏见的药物或疫苗,但是类似于洗手的卫生是不一样的,你不会知道自己在洗手时杀死了哪些细菌,你只是想杀死细菌。

决策卫生与纪律性思维非常相似。约束你的思维的一种方法是独立——确保你咨询那些独立思考、互不相干的人,或者如果你试图了解一项投资的不同特征,你就要独立地评估它们。

《巴伦周刊》:决策卫生还包含哪些方面?

丹尼尔·卡尼曼:尽可能综合判断。可以的话,我建议做相对判断,而不是绝对判断。人们更善于判断A比B风险更大,而不是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标记A的风险有多大,B的风险有多大。

使用相对风险和比较风险,而不是给风险下一个绝对判断。简单的规则往往很好,没有决策纪律的人在判断过程中往往充满噪音,当你意识到噪音时,你就会意识到规则和纪律的价值。

《巴伦周刊》:根据这一逻辑,您和大部分行为经济学家更认可指数投资。

丹尼尔·卡尼曼:是的,一点没错。规则简单,纪律严明,想要打败这样的投资者很难。

《巴伦周刊》:谢谢,丹尼尔。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ID:barronschina),作者:贝弗利·古德曼,编辑:彭韧,翻译:徐萌梽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充电5分钟跑1000公里的电动车,得具备哪些条件?

周一 6月 7 , 2021
过度追求续航能力强的电动车,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相悖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