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气83亿财务黑洞的未解之疑

诉四家国企拖欠货款41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张晓晖,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家持股40%的子公司,给母公司造成了83亿元的利润损失。这样的故事正在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727.SH,以下简称“上海电气”)身上发生。

2021年5月30日,“白马股”上海电气发布《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称: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上海电气持有其40%的股权)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截至本公告日(即5月30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公司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均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经过上海电气测算,在极端情况下,通讯公司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即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大约是上海电气2020年净利润37.58亿元的2.2倍。

消息披露之后,上海电气股价在5月31日跌停,单日市值蒸发80亿元,股价以4.61元收盘。

上海电气的83亿元财务爆雷背后,存在诸多疑点,比如通讯公司销售的通信产品是什么?为什么国企普遍拖欠货款?为什么对通讯公司的股东借款能达到77.66亿?通讯公司的内部控制是否出了问题?经济观察报近日来多次尝试联系上海电气董秘办公室,但其年报披露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一、四家国企拖欠货款41亿元?

2021年5月31日,上海电气披露了对四个拖欠货款单位的诉讼。

通讯公司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创集团”)、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以下简称“首创集团贸易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工投资”)、富申实业公司和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向通讯公司合计支付货款446,294.76万元及违约金,其中应收账款本金合计为412,669.66万元。

在第一个诉讼中,首创集团由北京市人民政府100%持股。上海电气称,首创贸易是首创集团设立的分公司。2019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间,通讯公司与首创贸易签署了《产品购销合同》,首创贸易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130,930.01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首创贸易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119,301.71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经济观察报记者向首创股份(600008.SH)董秘办公室询问是否知晓这笔交易?对方回复称,交易是集团公司的,他们不知情。此后记者致电首创集团,表明身份,希望能电话转接至公司高管了解交易详情,遭到拒绝。

在第二个诉讼中,哈工投资的股东为哈尔滨国资委持股90%、黑龙江国资委持股10%。上海电气称,2019年12月,通讯公司与被告哈工投资签署了《产品购销合同》。被告哈工投资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6,302.5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被告哈工投资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5,672.25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上海电气称,公司通过法院申请了财产诉前保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4月19日正式受理了案件,并查封了哈工投资持有的91,298,500股哈尔滨空调股份有限公司(600202.SH,以下简称“哈空调”)的股票。

第二个诉讼在哈空调的公告中得到了印证。

2021年4月29日,哈空调发布了公司控股股东哈工投资部分持股被司法冻结的公告,哈空调称:哈工投资此次所持公司股份部分被司法冻结是由于其与通讯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产生。目前,哈工投资积极与对方沟通,力争尽快解决此纠纷,将所持公司被冻结股份早日全部解冻。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哈工投资,对方问清记者来意之后,让记者向公司的法务部门对接咨询,并给了法务部门的电话,然而哈工投资的法务部门一直没有人士接听电话。

在第三个诉讼中,富申实业公司的股权由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五办公室100%持有。在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官网中,记者未能查询到第五办公室的介绍。

富申实业公司官网上,“公司介绍”部分只有一句话:“富申实业公司成立于1992年12月29日。”在官网的“产品中心”介绍部分显示,其产品分密码产品、移动安全和无线电管控三大类。其中密码产品有量子随机数发生器,移动安全有偶语安全即时通信系统、北斗指控平台等等。

上海电气称,2019年5月至2020年12月期间,通讯公司与被告富申实业签署了《产品销售合同》和《设备购销合同》。被告富申实业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88,569.80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被告富申实业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78,795.62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第四个诉讼,是通讯公司应收账款现有公布中最大的一笔。南京长江电子集团是国务院控制下的企业,持股比例为79.24%。

上海电气称,2018年12月至2020年11月期间,通讯公司与被告南京长江电子集团签署了《采购合同》。被告南京长江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213,751.74万元。通讯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至起诉日被告南京长江电子集团于上述合同项下尚欠付货款208,900.08万元。通讯公司依法提起诉讼。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南京长江电子集团,询问与上海电气的货款纠纷事项,南京长江电子集团称,公司是保密单位不对外,到时候会有人员与上海电气专门对接。

上海电气表示,除了对欠款方提起诉讼,公司正在全力核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大额逾期原因及相关情况,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组,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处置前述风险事项;公司已积极寻求相关部门的支持和协助,加大调查力度,全面深入核查相关事实;公司纪检监察部门已经启动责任调查和问责机制。

尽管如此,截至目前,通讯公司的这四起诉讼,仍然有诸多疑问,通讯公司销售的通信产品是什么性质的产品?面向四家单位销售的是否为同一产品?为何不同地区的国企,会不约而同地出现巨额货款拖欠?

二、通讯公司谜团未解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16日,注册地址为上海市杨浦区春江路655号;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亿元。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持股40%,出资1.2亿元人民币。

经济观察报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后发现,通讯公司在本次四起诉讼之前,无其他司法诉讼。

通讯公司的经营范围是:通讯技术、信息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通讯建设工程施工,计算机软件开发、设计、制作、销售,系统集成,通讯器材、通信设备及产品(以上除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电子元器件、机电设备、仪器仪表的销售,电子设备组装,从事货物与技术的进出口业务。

通讯公司的剩余股东为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8.5%)、鞍山盛华科技有限公司(持股8.5%)、北京富信丰源贸易有限公司(持股8.5%)、上海东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5%)、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

高管中,上海电气派出公司副总裁陈干锦出任通讯公司董事长,沈欣担任董事、总经理。另外五名董事为梁山、吴宝森、晏建平、桂江生、王吉财。

从通讯公司的董事会构成看,陈干锦来自大股东上海电气,沈欣、梁山、吴宝森、王吉财、晏建平五名董事来自于通讯公司的第三至第六股东。上海电气在通讯公司的董事话语权,与其40%的股权比例并不相匹配。

在通讯公司的经营过程中,上海电气对其提供的股东借款高达77.66亿元,但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仅有5.26亿元。

经济观察报记者查询2015年3月16日(通讯公司成立之日)以来上海电气的历年公告,并没有发现董事会决议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中,有涉及向通讯公司提供借款的内容。因此,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是如何形成的,上海电气没有披露。

很多投资者通过上证e互动向上市公司发出疑问:“请问公司控股子公司通信公司具体生产什么产品?用在哪些方面?”“请问公司董事长和子公司通讯技术公司董事长是否还在正常履职?”“目前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已就其中的44亿进行起诉,剩下的也准备起诉?”“请问此次欠款是与欠款方存在争议还是对方故意拖欠?”

对于投资者们关心的问题,上海电气未做回复。

在5月30日,上海电气曝出83亿元财务黑洞之后,上交所下发监管函,要求上海电气尽快核实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业务开展的实际情况,包括业务类型、业务模式、主要客户和供应商以及资金流转情况等,查明其应收账款出现普遍逾期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并按规定予以公告。截至6月4日,上海电气的股价收于4.44元,较前述应收账款逾期公告前的5月28日的收盘价5.12元下跌13.2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张晓晖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吸管背后不仅是环保问题

周一 6月 7 , 2021
环保的同时,也不能忘记包容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