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站台,美国人在搞什么创新教育?

挑战传统教育观念,创新性学校新在哪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101(ID:svstyle),原文标题:《挑战传统教育观念,创新性学校新在哪里?》,采访/总制片人:泓君,文字运营:王晶,本期嘉宾:刘君(7EDU创始人)、Catherine Liu :刘畅,指南针辅导(Compass point mentorship)总监,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之前我们探讨过AltSchool失败的原因,许多听众表示对创新性学校很感兴趣,这期就来对比下硅谷的创新性学校,他们是:天才学校Nueva、采用混龄教学模式的Khan Lab School、美国教育界奇迹Summit Preparatory Charter High School以及曾经的硅谷明星学校AltSchool。

作为创新性学校,它们的“新”有相似之处,却成败有别。

比尔·盖茨曾经推荐了一本书《准备》,是Summit Public School创始人黛安娜·塔文纳自己教育实践经验的总结。盖茨称这是全美表现最好的学校,他在书评中写道:

“Summit扎根于一个无法撼动的信念:所有学生都有成功的潜力。我喜欢Summit的一点是,它对成功的追求并不满足于让学生掌握阅读、写作和数学等方面的技能。当然,这些技能是非常重要的,但还有其他一些非常必要的、将使他们终身受益的技能,比如自信心、学习的能力和管理时间的能力,以及帮助他们决定要过什么样生活的方向感。”

这期音频中聊到的这四所学校,都创建或者扩张于2013~2014年,Nueva和Summit历史悠久。Nueva在2014年把K8教育延伸到高中,高中生进入名校的比例轰动了硅谷;Summit在2014年开始做这套个性化教育的软件,希望把过去自己成功的经验复制到整个美国。

这些学校有一些共同点:他们都在尝试推动个性化教育,采用项目制的方式,重体验式的学习,以获取对知识更深度的理解,且都注意情商的培养。

不断涌现的创新性学校正在挑战传统教育观念,但同时,教育资源公平性、培优与补差之间的鸿沟、商业模式、在线教育、可持续性等问题也面临进一步的审视。

不是所有的孩子和家庭都适合“创新式教育”。这些走在前面的人,比我们多探了几步路,比如相似理念的AltSchool做失败了,但是Summit却成为马克·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理想中的学校。我们看到了一些理想学校的雏形,也观察到教育行业方向性的变化,他们的经验与教训都值得我们学习。

天才创新学校Nueva有何特别之处?

《硅谷101》:我们先从大家比较关注的Nueva这所学校说起,它是西班牙语,意思是“新的”,你觉得Nueva的学生们有什么共同点呢?

刘君:这个学校有一个入学考试,孩子的智商一定要非常高才能被录取。课程设置也是以现在整个美国在追寻的Project Learning(专案式学习)的方式,学校也取消了AP考试,更侧重孩子的动手能力。

《硅谷101》:所以这个学校的学生好,是因为本来智商比较高再加上学校教育也很好,是这两方面的原因吗?

刘君:要综合评定一个学校的好坏。首先,任何学校只要去筛选学生,那么生源好就是重要的先决条件。其次,这个学校有很多学生父母本身是斯坦福大学、伯克利等名校教授,还有很多是硅谷高管的孩子,所以这些孩子本身有的家庭教育资源就不太一样,这也是这个学校结果很好一个重要原因。

图/Nueva学校官网

《硅谷101》:你刚刚提到了Project Learning的方式,可以解释一下吗?

刘君:PBL(Project-Based Learning )的学习方式现在很火,就是让孩子通过一个小项目来完成信息的搜寻、知识的学习、专业知识的深挖以及一些动手能力,包括还有presentation做展示的能力,表述和团队协作等能力是真正会用在将来的工作中的。这毕竟是未来的趋势,所以很多学校都认为PBL的形式可以帮助孩子全方位成长,不过有一些学校也并不是特别严肃对待PBL,只是这么一说,但基本上所有学校都在往这个方向推,PBL是能够作用于每一个孩子个人潜能的发挥和自我定位的。

《硅谷101》:有很多的学校都在用这种方式,你觉得Nueva和其他学校不一样的是什么?在美国Nueva之前的排名没有特别靠前,但2020年就进入了美国前十的私校,排名上升很快,这是为什么?

刘君:要看美国学校的打分或说排名的话,其实不光是学校的教学方式,理念只是占一部分,还要看学校的多元化、师生比以及活动的创造性,重要的是毕业学生的走向,就是有多少学生进到斯坦福、哈佛这些名校。Nueva每年进去的学生是几十个人,比例是非常大的。但我们也提到有很多学生本身是名校教授和硅谷高管的孩子,所以其实家庭教育资源是不太均等的,也不能说都是学校的功劳。

当然学校的课程设置上确实是新的,有很多学校都在采纳PBL的教学方式,只是有一些把它当成甜点,但Nueva是把它当成正餐,它在革新的路上走得非常好。

另外一点是个性化的挖掘,传统学校需要有考试等各种衡量标准,但Nueva的衡量标准是非传统的,学校更希望让这些有天分的孩子能充分挖掘自己的兴趣和爱好,这就意味着并不会强行把一个孩子推向标准化的方向,从这个角度我对这个学校是非常肯定的。

图/Nueva学校

《硅谷101》:那他们学生的学术成绩怎么样呢?

刘君:学校本身不推崇标准化考试,学生自己学校GPA成绩普遍还是不错的,但对于标准化考试有的学生参加有的不参加的,有一部分参加的学生,可能会在外面再寻找课外帮助,但每个孩子情况不太一样,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硅谷101》:你之前和我聊到说,觉得Nueva学校的学生都很自信。

刘君:对,因为学校会鼓励学生对感兴趣东西的挖掘,所以学生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之后,就能全力以赴往喜欢的方向深挖,这也是个性化教育推行的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学生们真的蛮自信的,因为没有特别标准化分数的衡量,反而会让学生没有成绩的烦恼。

Nueva完全取消了AP考试,孩子们只需要全情投入到自己的passion和兴趣爱好中,加上他们课外活动也比较丰富,会有一些实习的项目等,这方面给学生的支持力度是非常大的。

《硅谷101》:他们的学生会学美国的标准化课程吗?

刘君:美国没有标准化课程,每个学校的教材都不一样,只有在定论段有一个Common Core,即标准化考核,但很多学生是不会去做Common Core,Comman Core指公校,私校是不按照Common Core去走的,每个私校都有自己的一套教学体系和教学理念,所以说所有的私校基本上都不是按照Common Core的,但是家长有时候会去了解一下。比如说某某私校他比其他学校高多少,或者是更加的深多少更难多少,比Common Core快一年还是两年,它是做一个衡量标准。

《硅谷101》:之前提到创新性学校也在推行的SEL,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吗?

刘君:简单来说就是情商,让孩子们知道应该有什么样的知识能力态度,怎样管理情绪和拥有健康人格。其实也包括逆商、财商等综合性的培养,这些是很多学生长大成人之后缺乏的,所以现在美国很多学校都会注重这方面的学习,这些学校通常会重视孩子们的综合素质和未来的发展,这也是学术类的学校往往缺乏的部分。

《硅谷101》:注重这一块的学习是指有专门的课程去学习,还是说在整个PBL过程中会有老师来做针对性的提高?

刘君:其他的学校我不太清楚,我可以介绍下我们学校的情况,比如低龄的孩子对很多周围的环境是没有认知的,比如说别人打我了怎么办,要不要还手?通常我们会设置情景,比如让两个小朋友扮演,然后采用问答形式,看他是愣着不反应的,还是说会打回去或者告诉老师,我们会和他们分析每种情况下对方的感受是什么,然后再进行互换角色,这样他们就能更好体会对方的感受,也因此在处理问题过程中,他们的理解和设身处地的能力就会提升,这是需要练习的。

创新学校对学生个性和综合能力的培养

《硅谷101》:谈到创新学校时,我也有听到一些观点是觉得很多去到创新性学校的学生可能多多少少有一点点是“问题”学生,可能是指无法专心,也有可能是指非常天才,你怎么看?

刘君:我觉得每一个学生都是非常独特的,尤其现在大学申请也是要挖掘独特性,我倒觉得有点问题的孩子是好孩子。我特别喜欢所谓有问题的孩子,因为他们有性格有想法,意味着他身上有独特点有亮点,所以我觉得这些学校如果真正去把他们的这些亮点发挥出来,才是未来的希望所在,所以我是非常推崇这种教育革新,这真的是未来的一个方向性。

《硅谷101》:我非常喜欢你的理念,我也很同意,那是不是创新性学校会更适合有一点个性的这种学生?

刘君:要看哪个阶段了,我其实觉得每个孩子都有个性,但更多可能取决于和家长的理念是不是一致。有非常多家长就认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就认为认真学理科将来找个好工作,就是我们的计划,这种情况之下就不要轻易尝试所谓的创新性。很多创新学校学生的家长都是对传统教育不满,所以想寻找更优的解决方案。

当然有很多不适合的,我也不不推荐去。可能并没有不适合的学生,但是有不适合的家长,孩子的性格一定程度上也会受家长影响。

找学校,不是找给孩子的,首先先找给家长。

举个例子,我们之前有个学生很优秀但个湾区所有的顶尖的私校都没有考上,而私校考试过程中除了孩子还有家长面试,我跟家长见了面之后就觉得不用再试了,因为家长是属于这种管控欲很强的家长,孩子很优秀,但这样的家长在后期可能会给学校带来很多问题,孩子可能是通过的,但是家长没有通过。

《硅谷101》:我们接下来聊聊Summit Preparatory Charter High School,这是一所公立学校,它们的升学率可以说创下了教育界的奇迹。以往50%的高中生会上大学,但这个学校创建了之后,平均的升学率达到了97%。

另外一个成功的地方是,它做了一套适用于公立学校的软件系统,现在已经给美国的390多所公立学校使用了。扎克伯格在2014年要投资这所学校,但当时他们说不要钱要工程师,所以陈·扎克伯格基金会给他们捐赠了30多个工程师,他们就做了这样一套个性化教育的软件。

把这个学校和之前节目聊到的AltSchool对比来看其实很有意思,Summit在陈·扎克伯格基金会支持下为公立学校免费做了一套软件,把它扩张到美国的300多个学校免费使用,可以说这个模式基本算是成了。但是AltSchool首先学校运营的费用很贵,又是公司制的形式而不是非营利机构形式,这让学校不盈利靠捐赠是走不通的,在软件出售中,一个学生要收150美元的使用费以及学校的授权费,AltSchool的软件最后也还是没有运营下去,在今年彻底卖了。

不过Summit的软件虽然扩张出去了,但也有媒体报道每年有10%的学校在放弃使用这个软件,有25%的学校没有再登录过这个软件,所以这套软件对学校的运营模式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一个老师带很多学生就没有办法很好用个性化的方式关注到每个学生的问题,教育实验与规模化之间还是有距离的。

Catherine:实际上AltSchool很多理想理念是在Summit被实现的。Summit是有过10多年高中办学的经验沉淀的,所以很多东西可以体现出来,个性化的教育不仅是说按照孩子的想法,而有时候也是要有一定的结构和进度,是在一个好的框架里让孩子有一些自由度。

传统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单方面的考虑知识内容。我不但要知道你学了,还得让你嚼吧嚼吧吐出来,我得测试你才知道你是真的学了。但AltSchool理念是强调很多其他的技能,比如说认知能力的一些技能,包括领导才能、沟通技能、解决问题的能力、好奇心和想象力,这些东西在传统教育中是没有被体现出来的。

当一个孩子在就业或者面临升学时,大学要看的不只是孩子的考试成绩,还要看到把一件事情从无到有做出来的创业者的能力,要看到孩子是充满了好奇心和想象力的。所以不管是对接大学还还是企业,传统教育能带给孩子的东西是非常有限的。

《硅谷101》:所以说它会培养很多软技能。

Catherine:对的。而软技能不是说拿小鞭子打着教你要自信,而是通过真正去做项目形成的,通过深层的问答、不断的讨论和尝试,最后形成成果。所以这些技能其实都是通过很深度的项目管理的学习,才能学到的。

非常遗憾的是AltSchool最后没有办下去,它的很多的理念在其他的一些学校是有一些实现的。比方说Nueva是西班牙语的新的意思,比如八年级的孩子就可以和MIT的教授们在一起去研究农业的一些东西,这就足够体现了这种深层的思考,这种跨界合作的能力全都是当时AltSchool想要去实现的。

图/AltSchool的创新性办学

当然私校之间的教学理念也会很不一样的,像Nueva这样的学校是典型推行新型教育的,许多硅谷投资大佬的小孩在里面,他们培养的孩子是decision makers,是以后做决策的人,所以必须要敢于冒险,要明白不是只有一个正确答案,还有其他选项,而有很多传统的私立学校就只是培养knowledge worker的学校,是教育工人的学校,可能就只是需要老板跟你说是啥就这么着去做,然后做清楚明白。所以这是两种不同的极端,有的学校是在中间晃悠的,这其实也是完全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理念。

《硅谷101》:基本上比如说家长会送孩子去哪所学校,也代表着你未来希望他成为哪一种人。

Catherine:对的,但Nueva,我觉得是很好但我也没法送孩子去,太贵了,高中一年的学费大概4万多。进去之后多多少少还有很多钱需要出,比如说这次要去华盛顿做啥事儿,五千八千的,就少不了要做这样的东西。

教育创新与教育公平是个悖论?

《硅谷101》:我们在谈“好”学校时,真正能让学校脱颖而出的是什么呢?

刘君:我觉得首先是师资,师资如果好的话就没有任何问题。其次是看推行PBL和SEL(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的力度有多大,这个力度决定了最后结果有多好,但同时成本也会非常高。

这里其实就有一个教育悖论,教育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少部分学生能享有这种特别好的教学理念和体系。而且有一些孩子也许性格和承受能力也不太适合,就适合传统的教育方式,所以还是因人而异,如果说孩子在传统学校里没有办法融入或者发挥潜力,这时候可以考虑类似这种创新性学校。

《硅谷101》:说到创新性学校的时候,我们有很多人是熟悉可汗学院的在线课程的,但我们都不是很了解可汗实验学校Khan Lab School,这是一所怎样的学校?

图/可汗学院官网

刘君:如果看理念和教学方式的话,也是以这种social emotion和project based learning的方式。那不太一样的一点是混龄式的教学,但是怎么个混以及到底低龄和高龄混到什么程度,可能还要看他们的规模。因为学生少,所以我觉得轻微混龄的话是有利的,比如初中一起、高中一起这样,但总体来讲,我觉得Khan Lab School和Nueva这两个学校在理念和教学方式上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大的不同。

说到可汗的线下学校,也有很多人都在诟病,因为线上可汗学院的目的是为了把免费的教学资源推给所有学生,是为了教育的公平性。但私立学校的学费还挺贵,又和教育公平性截然相反。可汗学院的解释是他们在尝试PBL和SEL的方式,给更多的学校作参考或做榜样,当然这是不是最后能推行下去,这也是存疑的。

图/可汗学院创始人 Salman Khan

因为学校创办早期可以针对少量学生实现PBL和SEL的方式。比如以我自己的学校为例,因为我每年只限10个孩子,所以我可以看到每个人的学术潜力,给他们做精细化的learning,那个测试一年要做到2~3次才能构建出一个学生的学习习惯的图形来。之后我们会对接不同的老师,对每个人进行一对一深入指导,学生出现心态或青春期的一些困惑时还会有心理干预,我也会给他们进行人生方向的梳理。而这些都建立在时间和精力的堆砌上,如果是100个300个学生的话,肯定效果就会打折,就需要管理上的标准化,而这和教育个性化就是一个悖论。

《硅谷101》:数据上来看,可汗的学校一共是198个人,1个课堂是10个人,而且每个学生都有自己一对一的顾问,所以这还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试验性质的学校。

刘君:对,所以这种情况下学生肯定是能够有非常大的获益,但如果后期规模继续增大,是不是还能保证质量是值得探讨的。

谈到教育公平性的问题,Nueva和可汗是把更好的资源给到更有天赋的学生,这是培优的概念。但怎样能够让这些孩子不辍学完成学业,是补差的概念,所以一个是培优,一个是补差,是在不同范围。首先很多都是低收入家庭和不同族裔,在完成学业上可能会很挣扎,这在全世界都是个问题,如果想要解决的话,就需要更多对教育真正热爱的一些人全情的投入。

目前其实最多的捐赠还是在大学,其次是高中,其实很少有对整个教育来进行捐赠。我们会发现,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基本上都在美国,但美国的基础教育确实非常糟糕,这就呈现出两波状态,一波叫顺其自然,一波叫是做精英中的精英,美国的教育体制相信每个孩子会有属于他的最好的安排,精英就是精英,不管怎么着,早晚都得会成为精英,所以他们相信大器晚成等等,但是亚洲人的教育理念里是不放弃不抛弃。

《硅谷101》:是的,前面谈到的AltSchool和Summit也不太一样,AltSchool是一所私立学校,学费29,000美元一年,是一个非常高标准的学费,软件的推行也多是给私立学校,但是Summit确实是在做让教育更加公平的事,他们有一个指标是看在推行软件的这些地区辍学率有没有降低。

但说到软件也有个问题,最近我看到消息是纽约的布鲁克林有100名学生去游行抗议,因为用了Summit的软件以后在计算机面前消耗了太多时间,我也确实看到有家长对这种特别推行个性化教育软件的学校有两极分化的评价,因为他们就觉得小孩每天拿iPad在自己学习,老师不过是点拨一下。

刘君:我觉得如果想改变教育公平性,唯一的方式就是通过科技和在线教育,所以说在线教育从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象,比如你可以获得非常好的线上资源和练习等,当然对于低龄孩子的视力损害等问题也是没办法避免的。这其实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一个环境,疫情是让人们更大程度地接受了在线教育,这可能也会像在线支付一样。

在线教育:未来的方向

《硅谷101》:你的孩子在Summit,你觉得软件是他们教学中非常核心的吗?

Catherine:是的,现在一个小孩从中国过来不久,如果去到美国传统的公立学校,当孩子在学业上在比较困惑和挣扎的时候,家长也特别帮不上忙,因为不知道在哪里交作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考试要考什么,学到了哪里了,什么东西是最主要的,小孩测试不好也找不到原因。但Summits这套软件的系统有更多明晰的展示,可以看到哪些东西需要学,哪些考试需要做,如果没有做那么就会显示红色,家长就可以提醒孩子。

《硅谷101》:现在都是在线上做作业吗?是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软件体系,还是只有少数学校有?

Catherine:基本上美国的孩子三年级之后就都线上了,二年级三年级他们就开始学怎么样打字,线下也会有一些,但线上居多。

绝大多数的学校都是用Google Class,那是一个载体,老师的课程会放在那里,还要看老师的想象力。比方说平时的课,有一个cooking煮东西的课,如果在教室里,他们是有厨房的,真的会煎鸡蛋烤蛋糕之类,可是在家里怎么做,就要求做虚拟的,公立学校在疫情期间就是一团乱。而Summit是原来就准备好了,是纯线上的,所以就一点也没有乱,一切都按照原来的方向发展。

《硅谷101》:他们的软件系统收钱吗?

Catherine:当然不收钱了,因为是公立教育,而且除了给自己的学校提供之外,还给其他的公立学校提供。我曾问过他们会感兴趣给其他的私立学校或者是国外的学校吗?他们表示没有这个时间管别人。Summit也有个Summit Learning是另外一个公司,就会管这些系统,但跟学校行政管理是分开的,这个运作其实比较有效的。

《硅谷101》:他们的这套教学软件系统其实和扎克伯格在中间的推动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Catherine:对,因为这个系统其实是非常有价值的,可以知道孩子们需要学什么和做什么,而且当孩子写完东西之后,老师可以第一时间帮你改。

《硅谷101》:美国的其他的私校会有自己的软件系统吗?

Catherine:有的私校有钱就有一套自己的东西,但是很多还是用Google Class,因为比较方便又不要钱,基本上私立学校的小孩子都是有自己的iPad的。

《硅谷101》:美国在线教育的普及程度如何?这里面可能有包括几个层次,大家以前在线上的课程有多少,用软件管理自己的学习任务有多少,在线下培训中在线教育的应用又有多少,疫情前后的对比分别是怎样的?

Catherine:在疫情之前很多的学校已经采用线上课程了,比如说会看一些线上的录像课程,以及老师对多媒体的使用,另外所有学校都是用线上的方式来提交提交作业,所以每个学校的学生都需要接触学生管理系统的使用。那疫情之后唯一的不同是在社交方面,以前学生和老师的互动是真人授课的形式,疫情之后全部变成线上了,也发现非常多的问题,比如很多人没有电脑或网络,我个人觉得线上教学本身有非常大优势,这也是我自己一直在做线上教育的原因。

举个例子,线下我们很难看学生阅读的速度以及读到哪里,他们在阅读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比如停顿、重读的情况,但线上就很容易做到。还有写作的话,我们能看到学生经常以什么样的句子开始和删减,然后在哪里卡住了,这些都能通过可视化的方式在线上教学过程中看到,就能分析这个孩子遇到的问题以及语言习惯如何。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线上对老师的要求更苛刻,老师需要每一个学生都有很强的参与度,互动性要足够强,所以对线上课程的把控能力要比线下难10~20倍,所以挑战会更大,但也会筛选出很多的好老师。

听众精选评论

@生死狙击大神:“萨米特学校的创始人之一写的书在国内出版,中文名为《准备》,这所学校的教学目标是让有进取心但家庭条件比较差的普通高中生完成学业,尽可能申请好一点的大学,像国内的张桂梅校长。”

@懒小妹:“nueva的学生每年要自选一个项目做。印象很深的是一个学生想创造一种新语言(不是计算机语言),学校还真给她找了一个语言专家跟她对接辅导这个项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101(ID:svstyle),采访/总制片人:泓君,文字运营:王晶,后期制作:穆正东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 、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联系删除,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Next Post

这个冷门专业,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

周四 6月 3 , 2021
农科的星辰大海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