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投资学习日记>中国经济恢复的不平衡现象

 山东理工大学 2020级金融专硕,刘伟亚

背景:4月10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资深研究员肖钢在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回应记者提问时说。在此次论坛上,肖钢首先就“全球经济分化趋势的原因与应对”发表了主题演讲。他指出,当前全球经济分化仍然严重,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区域分化,美国和欧洲两大经济体的经济鸿沟在扩大;二是产业分化,资金大部分都给到了大企业,小企业则仍然很困难;三是阶层分化,贫富悬殊持续在扩大;四是金融市场分化,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分化。

当前全球经济呈现 “K型”复苏态势,但肖钢认为,中国经济并不属于“K型”的发展,而是整体向上增长的趋势。不过他也指出,我国经济恢复仍然存在结构性不平衡的情况。

(一)全球经济呈现四大分化趋势

(1)区域分化。美国和欧洲两大经济体的经济鸿沟在扩大。2020年美国GDP下降了3.5%,而欧元区则下降了6.8%。今年根据经合组织最新的预测,美国预计可能会反弹6.5%,而欧元区可能只增长3.9%,所以两个经济体的差距在扩大。从一些欠发达国家和低收入国家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经济仍然比较困难,特别是非洲、拉美国家发展的轨迹还是在下行。就一个国家内部而言,经济恢复也存在一些分化的现象。

(2)产业分化。有些产业因为疫情反而蓬勃发展,有些则关门倒闭。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最近对疫情期间全球债券和银行贷款的分析发现,大量的大企业大量的发债,而小企业的融资大幅度减少。也就是说,在疫情以来从全球范围来看,新增的贷款和新增的债券发行资金大部分都给到了大企业,小企业则仍然很困难。从美国的情况来看,美国的科技行业、金融业已经基本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是旅游业、娱乐业、饮食业等服务业还没有恢复。有人说是难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当然,美国制造业的比重在下降,产业空心化的问题也还是仍然严重。

(3)阶层分化。贫富悬殊持续在扩大。根据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的数据,2019年美国成年人收入最高的10%人群的税前收入占美国国民全部税前总收入的比例高达50%。去年以来,各国都开闸防水,推高了金融资产的价格,使富人的财富大增,而穷人受疫情的影响、就业岗位减少,收入也大大减少,所以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鸿沟越来越大。

(4)金融市场分化。首先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分化。有的人说,现在是不好的实体经济和美好的虚拟经济并存。实体经济总体讲仍处在恢复过程当中,有些国家可能还在萎缩,但是股市在大涨。就股市本身而言,也出现了分化。比如说美股的五大龙头股涨得很快,其他的股并没有涨多少。美国的楼市也是一样,豪宅销售大幅上升,但是低价的住宅价格仍在下跌,所以从金融资产来讲也是分化的。

总体而言,“经济分化”是一个中性词,反映了经济客观的现象,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所以对经济分化也需要做一个客观、理性的分析。

(二)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中国经济并不属于“K型”的发展,而是整体向上增长的趋势。2020年以来,我国防控疫情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经济率先复苏,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大型经济体。进入到2021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进,整体连续稳定恢复态势。今年一季度,我国经济迎来了开门红,投资、出口、消费全面回暖,工业增加值的增速、服务业的生产指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货物进出口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等指标都已经较大幅度地超过了疫情前2019年的同期水平。特别是消费这一个慢变量也正在加速修复,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上升到比较高的景气水平。剔除去年的基数效应,经济增长的动能也在进一步增强,发展趋势向好。

同时也应当看到,我国经济恢复仍然存在不平衡的情况。从供需两端看,供给恢复好于需求,供需的缺口持续扩大。从投资端来看,房地产投资增速大大高于制造业和基建投资的增速。从企业看,大企业景气程度远远要好于中小微企业。线上经济快速增长,线下经济复苏乏力。从产业链来看,上游走强下游偏弱,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也在下降。2019年我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是27%,2020年进一步下降到26%。制造业占比下降,可能对我国经济潜在增长率造成结构性的拖累或者下拉的效应。从就业市场看,也很不平衡,广东、浙江等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大面积地出现了用工的短缺,招工难现象。而中西部省会城市、地级市大量的求职者难以找到工作,全社会灵活就业增多,而制造业企业招工难。从区域看,东西差距和南北差距在扩大,特别是南北差距扩大,不仅体现在总量上,还体现在人均水平上。从居民收入和财富看,贫富差距也在扩大。

总之,我国经济存在结构性不平衡的现象,既有与全球经济发展共同的原因,也有自身独特的因素。这些因素主要是我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当中的带来的各种影响。既有受疫情冲击短暂的因素或者特殊因素的影响,又有中美冲突带来的深刻影响,还有历史上长期的体制机制的影响。因此,需要进行全面、客观、深入的分析。为解决我国经济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同时加强需求侧管理,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

Next Post

<量化投资学习日记>2020中国数字经济版图:黔、渝、闽增速领跑,13省市规模超万亿

周五 4月 30 , 2021
 山东理工大学 2020级金融专硕,房青锐 广东、江苏、山东等13个省市数字经济规模超过1万亿元。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