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可以有时不“高贵”

允许流行文化占有一席之地,恰恰是大学应有的包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ID:qingxintimes),作者:程雨祺,责编:甘泽霖,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清华啦啦操队的女生们编了一段爵士舞,伴着军乐队的伴奏,穿着金流苏裙子和皮鞋,在校庆前一天的游园日上巡回表演。路演在大礼堂前被人拍下来放到网上,遭致对清华校庆“审美”的批评,甚至是羞辱。

这支舞蹈饱受争议,主要是因为表演者在园子里自我享受的初衷,和大众对清华校庆严肃想象的错位。掐头去尾角度不佳的视频,在“清华”“热舞”等关键词的加持下,放大了观看者对经验不足、经费有限等缺陷的审视。如果看过呈现完整编排的练习室版视频,如果不以礼堂般的的宏大制作来要求,就能看到演出的魅力。

这是“路演舞蹈”,是“游园日的舞蹈”,而不是“校庆舞蹈”。它是校庆周的众多活动之一,是为了热闹而不是为了公开而跳,它不应当与校庆在严肃的意义上捆绑在一起,以至于影响对舞蹈本身的评价、和对清华整体的评价。

舞跳得好不好,衣服配得搭不搭,都可以讨论吐槽,但吐槽不能上升为侮辱。无论如何,无底线到低俗类比的嘲笑,怎么也称不上道德,尤其是对公开场合的年轻姑娘。这就是几个业余舞蹈爱好者,在游园会这样热闹的场合勇敢表达自我,穿着不算暴露的裙子,跳一支可以正常播放的舞,一没有违法乱纪,二没有伤风败俗,远远没有到挑战社会底线的地步。观众尽可以欣赏不来,但不管对“清华”“校庆”有怎样的期待,都不能成为尖酸刻薄、极尽挖苦的理由。

一个自娱自乐、路人随手拍摄的视频,不能归纳出“清华不会跳舞”“清华审美低俗”的结论。去看25日全球直播的校庆晚会,有灯光有导播的大舞台,绝对可以满足旁观者对“清华”二字的高雅印象。要古典舞,要交响乐,要西装革履、长裙曳地的合唱,高水平艺术团都有。要符合青春洋溢、活泼阳光的路演,官方视频号的混剪也都有。即使是校庆周,也允许流行文化占有一席之地,恰恰是大学应有的包容。

大学很重要的功能和价值是公共性,应当作为人类理想的寄托、精神与文化的家园,尤其是清华更加有此义务,也的确有能力以“高贵气质”来回应这一种理想。现代社会的高等教育已不再可以独自清高,过去“闲人莫入”的场所暴露在社交媒体的审视下,受到更多实际的关注和干预。清华没有做好公共性之处,谁都有权利提出批评。但这并不妨碍清华的学生个体有自己的生活,和表达自我的方式。时刻保持世俗意义上的“高贵气质”,是对清华学生的过分要求。

这件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是一部分大众,把清华与其学生,完完整整排斥在了大众文化之外。清华若要符合这部分人的诉求,就应当保持高贵,和世俗的流行的文化划清界限,但这样的清华还是大众的清华吗?正如清华大学艺教中心一位老师所说:“给孩子们空间,给艺术空间,给文化空间。不希望泛标准化,甚至观念化。”当舆论对大学干预的触角,已经深入到划定学生个体的审美区限,学生跳个热闹的舞都不行的时候,清华也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公共性做出妥协。

比起取消活动来减少舆论攻击,坚持学生勇敢表达的自由,是清华对学生更好的保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ID:qingxintimes),作者:程雨祺

Next Post

工作,是我们最大的病症

周五 4月 30 , 2021
大多数人的身体状态,可能就是处在“完全健康”与“过劳死”中间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