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制药工业近乎停摆, 订单都转移给中国药企?

在过去的24小时内,又有超过36万印度人确诊新冠肺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健道(ID:ArtofWealthandHealth),作者:刘书煊、曹年润,编辑:海若镜,原文标题:《印度成新冠炼狱, 中国原料药企能否承接“世界药厂”的转单?》,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从没见过这么多尸体,即便是1994年大鼠疫、2006年洪水时也没有。” 印度一位火葬场工作人员说道,自1987年起他便在火葬场工作。

据印度官方28日发布的数据,该国每日新增确诊数已经连续7天超过30万例,相当于每分钟确诊225人、死亡1.92人。而在过去的24小时内,又有超过36万印度人确诊新冠肺炎。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表示,印度实际感染的人数可能比官方报道的还要高出20倍~30倍。首都新德里自4月19日起进入严格封锁, 在疫情的炼狱场上,求生已十分艰难,许多区域的经济生产彻底瘫痪。

一直以来被称为“世界药厂”的印度,其原料药作为制药全产业链中与上下游联系紧密的重要一环,其生产停摆更为人所关注。

从原料药年出口总量和金额看,中国是原料药第一出口国,印度位居第二。然而,目前全球的3000多家原料药生产商中,能向欧洲、北美及日本的规范市场大规模供应原料药的厂商仅有500多家,其中印度占12%、中国占9%。

此次印度新冠疫情肆虐,对原料药市场的影响有多大?中国能否承接由印度迁出的订单、补足多国对原料药的需求?

资本的嗅觉总是格外敏锐。4月26日,A股原料药概念股开盘暴涨。当日美诺华、华海药业、新华医疗、亚太药业、未名医药涨停。

但是,市场也有不同声音。天风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宋雪涛于4月29日表示,市场可能高估了印度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化工品方面,印度政府对医药行业支持力度很大,后续印度原料药生产是否会受到影响、出口是否会受到限制尚需观察。

01 供需两端受限,印度制药工业近乎停摆 

新冠疫情导致印度工厂开工率严重下降,印度医药中间体和原料药企业开工率为30%~50%。出于安全的考虑,多国相继禁止从印度进口药品,印度的原料药在供给、需求端都遭受打击,产能严重收缩。

事实上,疫情对印度原料药行业的冲击在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就曾发生过。

2020年2月,已经有部分印度的原料药企告急,称原料药只剩下3个月库存,中小药企的库存则只能维持20天~25天。为优先保证本国需求,印度政府从3月开始限制26种活性药物成分(API)和与之相关的药物出口,占印度所有药品出口销售额的10%。

因此,去年中国几家产能大、资质全的头部原料药企业已承接了部分印度原料药的市场份额,在多家公司2020年年报中有所体现。

华海药业(600521)作为中国最早从事原料药生产的企业之一,在年报发布和印度疫情的双重刺激下,股价一度涨停。根据年报,2020年华海药业归母净利润、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3.24%、81.38%。氯沙坦钾、厄贝沙坦和缬沙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39%,亚非拉市场原料药销售同比增长76%,此外,其利润增长还归因于新开辟的欧洲市场。

美诺华(603538)2020年归母净利润1.67亿元,同比增长10.91%,原料药CDMO业务实现阶段性增长。根据RNCOS 数据,印度原料药品类中,抗感染和心血管合计约占55%,而美诺华主营心血管、中枢神经、胃肠消化道药物品类,产品结构与印度药企有很强的相似性。其公告已与KRKA、施维雅、拜耳、赛诺菲等建立合作关系,并表示:如果中国药企变成国际药企的第二供应商,锁定后不会轻易改变。

主营特色化学原料药及中间体的同和药业(300636)近日发布年报,2020年净利润收入7005万元,同比增长45.01%。光大证券分析指出,在进口替代空间提升的背景下,同和药业有望依据其先发优势抢占200亿~300亿原料药增量市场。

本轮疫情中,印度原料药供应链的冲击较去年只增不减。《德国经济周刊》25日报道,由于大规模的封城措施,制药公司基本停摆,印度向欧洲等地区出口药物的供应链目前已处于崩溃状态

02 中印原料药产业为何如此不同?

原料药生产主要分为大宗原料药、特色原料药和专利原料药三类,相对而言是“低附加值、高污染”的活动。此前,中国和印度凭借劳动力成本低、环保政策宽松等,承接了自欧美转移来的产能。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8年,中印为全球贡献了近一半的原料药产量,其中中国28%,印度19%。

不过,两国原料药的产业结构、面向市场差别显著:

中国主要出产大宗原料药,也就是上市时间久、应用普遍、规模大的传统药品所需要的原料药,优势品种是抗生素、解热镇痛药、维生素、皮质激素四类。

印度则以特色原料药为主,是处于专利保护期或保护期刚结束药品的原料,集中于抗感染、心血管类、中枢神经、呼吸领域,抗感染和心血管类药品占比超过50%。 

 

另外,两国面向的市场也有不同,印度药企的海外营收占比更高,且大部分来自欧美地区。从印度药企在欧美获得的许可证书数量也可见一斑:欧盟市场原料药(API)认证进口注册数量中,印度占了近50%,中国约为25%,与印度有较大的差距。

两国原料药生产分居产业链两端,自然条件差异是首要因素。

化学药的生产步骤中,关键的是发酵和合成,这两个工艺不适合在过于闷热潮湿的环境中进行。以皮质激素类原料药为例,其主要原材料皂素提取自黄姜,而印度的环境中无法种植黄姜,并且其全年的高温并不利于发酵。

相比而言,中国的气候条件更加合适。因此,印度生产原料药的部分原材料和一些关键中间体还需从中国进口。数据显示,目前印度将近68%的中间体需求依赖于中国。

其次,特色原料药生产具有技术、客户粘性、资金、生产经营及许可证等一定壁垒。

印度发展至以特色原料药为主,也经历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摸爬滚打”。为扶持本国药企的发展,印度在20世纪70年代初修改专利和贸易法,通过在被高度保护的国内市场销售药品,药企完成早期的资本和经验积累。而后,药企又凭借廉价劳动力等成本优势进军原料药行业。

印度企业家从欧美留学归国后,带回去先进的生产工艺,药企也增加研发投入寻求转型:从大宗原料药转向跟随专利、生产特色原料药,往更具附加值的下游延伸。相对而言,中国原料药企业研发能力较弱,长期依托成本优势,以大宗原料药参与全球竞争。

另外,在印度仿制药生产的带动下,国内产业链的需求反向助推了特色原料药生产的扩大。

据安永统计,2018年印度占有全球20%的仿制药市场份额。仿制药产业链自上而下分为:精细化学、中间体、原料药、仿制药,原料药是上游重要一环。2010年~2024年,每年面临专利悬崖而损失的药品销售额均在100亿美元以上,这在为印度仿制药企带来替代机会的同时,也为本土特色原料药带去利好。

资料显示,印度的 ANDA(仿制药生产许可申请) 数量长期排名全球第一,2019年,印度获批ANDA达到374个,占总获批数的44%,而中国仅获批56个,占比7%。

由于上述种种差异,叠加国际环境等因素,疫情导致的印度制药工业生产受阻,能否让中国原料药企抓住时间窗口,承接印度转移来的订单,行业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看法。

03 看多派:中国原料药企将承接更多转移订单

安信证券表示,在印度原料药产能受到抑制的情况下,预计将会有更多订单向国内转移,国内相关原料药企业有望受益。

完善的工业体系、雄厚的资金为中国带来了生产准备上的优势,然而在后端的销售上,中国企业在获取出口地产品资质、与欧美药企建立合作关系等方面存在“后发劣势”。 

首先,和大多数人的想象不同,多份研究指出,中国的生产成本远低于印度。

近年,中国的工业基础优势日渐突显,根据毕马威报告,除人力外,印度的其他生产资料的成本都远高于中国。

生产一款原料药,印度的原材料成本比中国高25%~30%,电价比中国高20%。同样的8小时工时,在印度由于工厂断电、工人素质等原因,真正的工作时间可能只有两三个小时。因此即使印度的劳动力成本比中国低180%,但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却是印度的1.5倍。

由于两国化工基础、信贷成本和物流效率等差异,在印度成本100元的工业制成品,在中国成本仅81.6元。原料药的最终价格也能直接体现差异:扑热息痛在印度的价格约为4美元/千克,而在中国只要3.3美元/千克~3.5美元/千克;用于治疗HIV的依非韦伦斯,印度售价115美元/千克,而在中国为95美元/千克~99美元/千克。

其次,中国原料药产业升级已久,具备在特色原料药上承接印度产能的生产条件。

2012年至今,中国的多项环保措施让污染严重的国内原料药企业压力剧增,许多中小企业开始逐步退出市场。2018年开始,国内传统大宗原料药产量开始下降。

政策方面,中国一直支持原料药企业的去产能和转型升级。2016 年,工信部《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提到应“巩固化学原料药国际竞争地位,提高精深加工产品出口比重,增加符合先进水平 GMP 要求的品种数量”。企业近年来也加快向高端市场出口的速度和向CMO /CDMO领域的转型,向更高价值链方向延伸。

2020年,国内原料药行业新一轮特色原料药产能建设密集落地,已经在硬件上做好了承接更大海外订单的准备。

04 看空派:印度原料药订单只是延后

然而,由于中印原料药产业链差异,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的大宗原料药和印度的特色原料药之间不存在替代的问题。疫情导致的订单转移,只是消化了中国早已过剩的大宗原料药产能。

中国想要弯道超车的关键在于特色原料药,但出海必备的审批资质、下游药企与原料药供应商间的强黏性及贸易摩擦等现实难题,令超越之路并非坦途。

首先,中国原料药出海资质的缺乏,在短期内无法解决。中国与印度原料药的海外认证数量相差甚远。

2016年底,美国DMF持有人(Drug Master File,药品主文件,可理解为原料药进入美国市场的通行证)中46%是印度企业。近几年中国企业在稳步增长,但至2019年中国DMF持有量仅为印度的1/3,仍存在较大差距。

另外,对下游制药企业而言,更换原料药供应商流程复杂、不确定性很高,所以其与原料药企业之间的黏性强,并不会轻易更换。

且印度本身拥有较为完整的从原料药到制剂的后向产业链,在全球产业链停摆的当下,订单只是被延后,并不一定会消失。

加之中国的原料药出口还受到全球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在2017年至2019年间,中国原料药出口量增速就因中美贸易战而产生较大波动,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下,印度更容易得到西方国家扶持。

新一轮印度疫情爆发后,面对原料药企的股市大涨,近日多家概念股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公开回应,态度保守。

浙江医药(600216):公司原料药主要出口欧美,出口印度量很少,目前出口订单无明显变化;

三圣股份(002742):子公司春瑞医化近期印度市场相关医药中间体订单较为稳定,暂没有显著增长;

普洛药业(000739):疫情对印度市场的影响去年就有,但影响有限。

新华制药(000756):印度疫情爆发以及其对原料药出口限制,势必影响到全球供应,会根据供求变化调整价格。

中国原料药企被寄予厚望,最终究竟是囿于资本市场短期炒作,还是将在现实环境中大范围承接特色原料药订单转移、促使产业升级,还需时间检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健道(ID:ArtofWealthandHealth),作者:刘书煊、曹年润,编辑:海若镜

智慧人生

Next Post

日月潭变草场,台湾的水都去哪儿了?

周四 4月 29 , 2021
多雨但缺水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