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海奶爸经历的印度疫情大爆发

一位上海奶爸经历的封城、失业、生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TheBund(ID:the-Bund),作者:昌圈圈,插图:IC photo、受访者提供,头图:IC photo

直到一个月前,眼见着印度确诊人数不断攀升,滞留一年多的随水还以为是数据弄错或检测策略改变了。

他没想到,早就缓解的疫情,会以这样迅猛的速度、形式反扑。

从4月15日开始,仅8天时间,印度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便从20万例窜到30万例。接着连续4天单日确诊超30万例,打破了此前全球单日新增确诊纪录。

据世卫组织称,过去一周,全球近28%的新增病例来自印度,“印度已然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中心”。

从去年疫情爆发开始,随水已经在印度经历了封城、失业、生子等一系列人生特殊体验。

正当他计划回老家上海给刚出生的孩子办理户籍时,一家三口迎来第二波疫情爆发。

“如果去年知道会滞留印度这么长时间,可能不是焦虑,而是绝望了。”他说。

“去年我是辟谣,但这次真的很严重”

随水一家三口身处印度最南端的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并不在疫区中心,但他有朋友在疫情最严重的德里,时常能传来消息。

“目前关于印度疫情的新闻,至少90%都是真实的,情况相当危急,德里真的已经在崩溃边缘了。”

据印度卫生部25日通报的最新数据,过去24小时内,印度新增确诊病例349313起,新增死亡病例2761起,累计死亡189544例。

报道里德里的状况确实可怕:由于疫情不断恶化,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急剧增长,每5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

而在随水口中,人间炼狱有了更具体的描述,“朋友说在德里每天都听到有人死去,火葬的地方压力已经大到几个人架在一起烧,烧完每个家属自己扒点骨灰来分,要是不想跟别人一起烧的就得等着。”

实在是太多遗体需要排队等待火化,一些逝者家属不得不自行焚烧亲人的遗体,公园里、大街边、恒河河畔,到处都是焚烧尸体的火堆和埋尸的坑位。

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艾哈迈达巴德的一个大型火葬场,明亮的橙色火焰照亮了夜空,纽约时报称其“一天24小时燃烧不灭,像一家永不关停的工厂”。

虽然画面可怕到难以想象,但随水解释,“火葬其实是印度教的传统,印度人很忌讳尸体放隔夜,所以印度烧尸的地方是昼夜不停。”

去年印度经历疫情时,随水时常还要在公众号里、朋友圈里帮助大家辟谣。而这次在他眼里,情况可能比我们了解到的还要糟糕。

首先就是数据问题,“按照13亿人口计算,印度2017年的死亡率是千分之7.35,日均26178人,但根据印度政府数据,如果每天死于新冠的人数只有一两千人,比平时多死了不到10%的人,根本不可能来不及烧吧。”

《纽约时报》的一篇题为“As Covid-19 Devastates India, Deaths Go Undercounted”(新冠肆虐印度,死亡人数成迷)的报道也印证了随水的猜测。

文章中直指印度有新冠死亡病例遭忽视或少报,导致印度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被低估。

一直密切关注印度的密歇根大学流行病学家慕克吉则认为,“这完全是对数据的大屠杀。根据我们设计的所有模型,我们相信,真实死亡人数是报告的2到5倍。”

目前随水身处疫区的朋友们已经不再出门,选择全都待在家里,疫情的冲击面不光是免疫系统低下的老年人。

医疗挤兑了,氧气供给跟不上,导致更多感染的年轻人都有生命危险。据亚太日报报道,在疫情最严重的城市马哈拉施特拉邦,从今年1月至3月,40岁以下的患者占病例总数的48%。

而在卡纳塔克邦,3月至4月期间患者中有47%是年龄在15至45岁间的。人们甚至还担心儿童感染的比率是否会更高。

经历滞留、失业、生子:以为印度早躺赢了

疫情爆发以来,最被诟病的是印度人大肆聚集的防疫问题。但对于从头到尾经历了疫情的随水而言,却非常能够理解。

随水的妻子来自拉达克,2018年与这位印度姑娘喜结良缘后,他成了史上唯一一个迎娶拉达克姑娘的中国人。

去年1月7号晚上他从上海去了印度,完全没想到在印度一呆就是一年多,“是我有生以来出境时间最长的一次。”

当时他刚好赶在印度海关禁止中国人入境前,随着签证3月30号过期,移民局原本承诺会尽快下发新签证,结果没等来签证,却等来了疫情第一次爆发。

4月7号正是印度封城最严格的时期,妻子又意外怀孕,就在喜忧参半的情绪中,他们一边计划着回国的日期,一边艰难防疫。

与此同时,原本从事旅游行业的随水,因为疫情全球爆发,一下失业了,没了工作收入,孩子出生在即,全家对未来几乎一筹莫展。

硬扛着近40度的高温,妻子被早孕症状折磨得瘦了好几公斤。上海男人随水一个人承担起了家务和买菜“重任”,去的地方步行范围内不超过家方圆一公里。

困境并没有持续太久。随水有写作、拍照的经历,开始在印度当起了博主,渐渐有了一波粉丝。等疫情稍好转,他还前去健身房锻炼,增强体质。

虽然生活窘迫,但随水态度始终乐观,他觉得太太和自己已经很幸运了,“毕竟在印度,每个月只需要两、三千块就能生活。假如没有搬来印度的话,我没有了收入来源,连上海的房租都付不出怎么办?”他说。

生活上的压力让随水表示很能理解为什么印度人会不顾疫情,解除封城的行为,“因为得了病并不一定会死,相反失业带来的问题真的会逼死人。”

去年印度失业率高达40%多,7500万人直接返贫,随水的一位印度朋友,没办法回中国工作,除开销之外,甚至每个月还有房贷车贷要还,朋友已经做了最坏打算,妻离子散,去工地上的棚屋里住。后来他把房子二次抵押贷款,才渡过了难关。

去年7、8月,随着太太的早孕症状渐消、状态渐好,印度气候也变得舒适宜人,随水一家人觉得生活渐渐有了转机。

当时他们居住的社区出现了第一个确诊病例,印度开始慢慢走向了很有“印度特色”的群体免疫。

等到12月份,孟买贫民窟有57%的居民检测出了新冠抗体,12月26号孟买达拉维贫民窟自四月以来首次实现零新增。

随水生活的社区真实情况

不到千分之一的死亡率不光让随水变得淡定、乐观,科学家、医生、政客甚至都认为印度疫情已经过去了。

去年年底,数以万计的农民在新德里周边起义、不断抗议,然后并没有发生大规模感染问题。

今年2月,印度卫生部部长瓦德汉还宣称印度已处于“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最后阶段”。

紧接着,所有人更加放松了警惕。于是3、4月份,迎来了我们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印度教超大型节日“大壶节”,几百万人聚集在恒河边狂欢。

“洒红节的时候,印度政府是有要求大家不要搞聚众活动,但场面已经完全控制不住。”

这一场场聚集,最终成为印度疫情引爆的导火索。“所以国内人不能理解的这些事情,其实在印度是顺理成章的,因为他们早就已经尝试了,然后证明确实是短暂的‘没事’。”随水说。

疫苗问题:从抗拒到再也供应不上

随水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完整接种了印度疫苗的中国公民,甚至可能是所在社区第一位打疫苗的人。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国之一,国内拥有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商SII(Serum Institute of India),SII生产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则是世卫组织在全球发放的第一种疫苗。

随水接种的便是这种疫苗。价格不贵,接种一剂只要250卢比(22人民币),一共需要两针。

在随水周边接种疫苗的印度人并不多,这才让他一个外国人有了机会。像在水利局工作的丈母、银行窗口行业邻居,原本拥有第一批接种的资格,但对疫苗却不信任,都不愿意接种疫苗。

面对太太的担忧,他搬出总理,才劝动太太接受自己打疫苗,“连莫迪这么大年纪都接种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于不愿意接种的情况,随水解释印度政府并不会强制要求,之后可以随时补接种。

正这种“不着急”的状态下,印度疫苗接种情况如今看来令人堪忧。据印度卫生部数据,截至4月21日,已有1.3亿人注射了新冠疫苗,而这还不到总人口数的10%,其中完整接种的只有1.6%。

随着疫情爆发,接种疫苗人数激增,许多人再想要接种却只能进入漫长的排队。

按照目前的速度,印度至少还需要2年4个月的时间为全国70%的人口接种第一剂次新冠疫苗。而这样的速度还得在疫苗供应充足的情况下。

原本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生产目标是1亿剂/月。1月21日,SII总部的工厂发生火灾,之后产能下降到了0.6~0.65亿剂/月。

4月19日,随着美国的疫苗原料出口禁令,印度面临疫苗生产线停产危机,令原本抗疫的节奏雪上加霜。

尽管接种了疫苗,但随水也并不会觉得安全。对于他而言,印度现在急需面对的问题是病毒已经出现了传播更快的变异。

一位医生在接受Nature采访时说,和去年家人还能幸免的状态完全不一样。现在是“一人感染一家全阳”。

据印度疾控项目负责官员辛格(Sujeet Singh)透露,在人口超过2000万的德里地区,有一半的确诊病例感染了该变异毒株,其中不乏大量年轻感染者。

这种名为B.1.617的变异毒株同时带有E484Q和L452R突变,成为了马哈拉施特拉邦传播的主要类型,西孟加拉邦则出现更加莫测的B.1.618。

今年2月,随水本来的计划是想要回国的,给刚出生不久的小孩上户口去,然而“计划”现在也已成了一种奢侈品。

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8个国家选择暂时与印度断航。加拿大、新加坡、新西兰、阿联酋、巴基斯坦、印尼等多个国家都禁止印度旅客或客运航班入境。

美国疾控中心20日发布公告要求所有公民尽量避免前往印度,包括完成了疫苗接种的人群。

在媒体报道中,由于不少国家已经中断与印度的航班,大批印度富人在飞往阿联酋的航班关闭之前争先恐后地逃离。

但在随水看来,能从印度离开的这一类的人多是极少数的顶级富豪,大多数人是没有能力从印度离开。

在随水写的文章下,有粉丝留言表示担忧,万一发展态势真的不容乐观,遇上撤侨,没有身份证的孩子和不是中国籍的太太能够一起撤走吗?

随水的回答很坚定:“他们不能走,那我也不会走,绝对不可能丢下家人啊。”

5月将至,千里之外的南印度又将进入下一个“热季”,未来两个月又是每天持续40度左右的高温,不能带妻儿回国的随水,正在静待下一个热季。

4月25日,张文宏医生发文谈印度疫情失控,即使是现在马上加快疫苗接种,也已经来不及了,更大的爆发还在后面。

后续只有采取极其严格的公共卫生措施,政府采取坚决的正确应对措施,百姓有很好的配合,才能渡过目前的危机。

部分资料来自公众号随水文存、纽约时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外滩TheBund(ID:the-Bund),作者:昌圈圈

Next Post

硅谷巨头最爱的开放式办公室,是怎么走向没落的?

周二 4月 27 , 2021
居家办公带来的影响,以及多工种协作、更灵活高效的需求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