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日本排污,韩国为何硬不起来?

“被迫同盟”之下,日韩关系进退维艰

“要求韩国选边站的美国还能算是盟友吗?”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葛静怡,责编:权文武,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日本宣布核废水排入海洋计划后,韩国政府一度想摆出点强硬姿态。

在国会会议上,韩国朝野两党一反“互撕”的常态,异口同声地批评韩国政府在该问题上的对策“十分无力”。外交部在日本公布计划后旋即表示“强烈遗憾”,并谴责日本在未与邻国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排污。第二天,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内部会议上指示,研究向国际海洋法法庭起诉的方案;同一天下午在接见新任日本驻韩大使相星孝一时,文在寅还要求对方将韩方的担忧转达给日本政府。

数日后,外交部公布的一系列具体对策却低调了许多。文在寅指示的起诉方案因“为时尚早”未被包括在内,其他措施则以监督、舆论战为主,例如派遣专家参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赴日技术任务组、推进韩国研究机构参与日本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比较试验项目、要求日本提供进一步的信息并展开磋商、加强与其他受影响国家的合作等。

尤其是外交部长官郑义溶的一番发言,引起了舆论哗然:“若日本严格遵守符合国际原子能机构标准的程序,(韩国)并不会刻意反对。”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质问道,“政府实际上是以无法阻止日本排放核污水为前提来进行应对的吧?”

韩国政府前后态度的落差揭示出自身在核废水问题上的尴尬处境。一边是韩国民众的强烈反对,另一边则是已经因历史遗留问题、贸易紧张关系而跌至冰点的日韩关系;与此同时,来自美国的加强美日韩三边同盟的压力日渐增大,留给韩国政府的周旋余地正越来越逼仄。

不安的民众,愤怒的渔民

日本排污入海的消息传出后,对水产品安全忧虑在韩国民众之间扩散。韩国海洋水产部从22日起展开了为期3周的水产品原产地标识特别监督活动,釜山等部分城市还大幅强化了对水产品辐射值的检测。

 韩国民众持续抗议日本核污水排放入海 / 人民视觉

“釜山离日本近,水产品消费又多,肯定比其他地方更紧张。”来自釜山的刘先生告诉我,“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对10年前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后的恐慌情绪记忆犹新。“我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吃海鲜,和朋友聚会也会避免去生鱼片店之类的,家附近水产市场的生意一下子冷清了很多。海水是流动的,怎么可能只有日本水产品受影响。”

为安抚民心,韩国政府在事故发生后除禁止日本部分食品的进口外,还对国内水产品进行辐射值检测。事故一年后对17种海洋生物的检测结果显示,辐射值已恢复事故前的水平。

但是科学数据并未能打消韩国民众的疑虑。据韩国海洋水产部发布的一项报告,韩国家庭的水产品消费额在事故发生2年后减少至事故前的63%,对韩国水产业造成了1.52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90亿元)的损失。而且,这种疑虑持续至今。最新调查显示,确保安全仍然是韩国消费者眼中水产品领域最重要的任务。

韩国民众手举标语在日本驻韩大使馆举行抗议活动,韩国警察在抗议现场维持秩序 / 人民视觉

正因为有过这种惨痛的经验,韩国水产业界和朝鲜海峡沿岸地区对日本排污入海的反对格外剧烈。韩国国会农林畜产食品海洋水产委员会、韩国水产业经营人中央联合会等机构和团体纷纷发表声明要求日本撤回相关决定,水产业重镇全罗南道的渔民团体展开了大规模的海上示威活动。从去年起便就该问题建立对策协议机制的全罗南道、釜山、蔚山、庆尚南道和济州道政府决定联合采取行动,并探讨与反对该计划的日本地方政府合作。

“我完全理解业界和渔民们的感受,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而且排放量那么大、持续时间那么长。从消费者的立场上来说,再怎么证明这水对人体无害也没用,一旦不安全的印象形成了,谁还会拿自己的健康去冒险呢?”刘先生反问道。

不得不改善的日韩关系

相较于业界和消费者对切身利益的关注,对韩国政府而言,核废水问题的最大痛点却是日韩关系。两国早在2013年9月就因核污染问题结怨,当时韩国将对日本部分水产品的进口禁令扩大至福岛及周边8个县的所有水产品。极为不满的日本就此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并于2018年获得专家小组的胜诉判决。韩国随即提起上诉,2019年争取到了最终胜诉判决。

韩国国内有研究指出,在世贸组织关于食品卫生检疫的纠纷案例中,被告方获胜的情况前所未有,二审转败为胜的案例也极为罕见,因此该判决对于日本水产品的声誉来说可谓一次不小的打击。

这一事件还伴随着韩国最高法院判处日企赔偿二战被强征劳工、日本限制三种半导体核心材料对韩出口等种种风波,使两国关系跌至建交以来的最低谷。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至今仍未与今年2月履新的韩国驻日大使姜昌一会晤,也未与今年1月就任的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通电话,“极不符合惯例”。

若只是持续交恶,对韩国政府来说或许还更容易应对。问题在于,自拜登政府成立以来,美国国务院多次表示修复同盟不仅指美国与盟友的关系,也包括盟友之间的关系,暗示了对日韩关系的关切。此后韩国政府开始通过多个渠道逐步向日本释放改善关系的信号。

就在日本宣布核废水计划一周后,韩国法院二审推翻一审判决,驳回了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针对日本政府的索赔诉讼。这一意味深长的对照将韩国政府在对日关系上的进退维艰暴露无遗。

“要求韩国选边站的美国还能算是盟友吗?”

尽管如此,韩国的小心翼翼并未能换得美国在核废水问题上的支持。本月17日,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呼吁访韩的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予以协助,但克里表示,美国不宜介入有着严格规定和流程的核废水排放计划,且“相信日本将继续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保持紧密合作”。韩方随后要求美国提供相关的科学依据,不过目前尚未得到答复。

“我觉得挺失望的”,家住首尔的大学生小周说。他自认政治中立,认为美国和中国对韩国都非常重要。“美国这样偏向日本,明显是跟日本在对华政策上紧随美国有关系。”小周的这种看法在韩国非常普遍,只是左右两派的视角略有不同。在左派看来,在美日韩同盟中,美国一直都更偏向日本;而右派则认为,这是本届政府对美外交失败造成的结果。

与核废水问题同样令韩国人感到失望的还有新冠疫苗问题。目前韩国疫苗短缺,或无法实现今年11月实现集体免疫的目标。韩国外交部曾透露正就疫苗互换与美国展开协商,希望能够获得美国富余的疫苗。然而美国则表示,优先考虑向邻近国家提供疫苗,其次将通过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探讨疫苗支援问题。韩国媒体分析认为,这意味着既非美国邻国、又不是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国的韩国基本无望获得美国的疫苗。

“优先供给邻国可以理解。但是四方安全对话就有很明显的政治意图了。”小周觉得很难理解,“核废水和疫苗都是关于公共利益的问题。将这些问题和政治挂钩,就算不明说,实际上还是在强求韩国选边站,这样做还能算是盟友吗?”

下月下旬,文在寅即将访问美国并与拜登举行首脑会谈,核废水问题是否会成为会谈的议题之一受到了关注。不过韩国大部分意见都持悲观态度,即便提出,也只能为美国多提供一个施压韩国参与遏制中国计划的筹码。如此看来,对于韩国而言,或许并不存在就事论事地探讨核废水问题的空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葛静怡,责编:权文武

Next Post

击败躁动的牛群

周一 4月 26 , 2021
普通投资者的优势有两种:在职优势与消费者优势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