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老板靠卖药挣了990亿

从一名泥瓦匠到中国首富,钟睒睒的财富故事跌宕起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王一涵、编辑:刘肖迎,原文标题:《农夫山泉老板靠卖药挣了990亿》;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从榜上无名,到问鼎多个富豪榜单,钟睒睒只用了一年。

低调、神秘,是钟睒睒留给外界的保护色,“独狼”“营销狂人”,则是外界给他的标签。如今,神秘富豪不再隐秘,钟睒睒的商业版图浮出水面。

在他名下,有超过70家公司,业务横跨饮用水、保健品、生物医药等多个行业。其中两家公司已登陆资本市场,一个是大众熟悉的农夫山泉,另一个是一鸣惊人的万泰生物。

万泰生物是老牌体外诊断企业,上市之后受到资本的狂热追捧,一度连续26个涨停,被称为“妖股”。妖股背后,是公司HPV疫苗业务的崛起,但同时也暗藏危机。

截至2021年4月22日,农夫山泉市值4707亿港元,万泰生物市值1323亿元。根据福布斯实时排行榜,钟睒睒以679亿美元(约4402亿元)身家,位居中国富豪榜第一位、亚洲富豪榜第二位,其中,仅万泰生物就为其贡献了超过990亿元。

从一名泥瓦匠到中国首富,钟睒睒的财富故事跌宕起伏。

中国首富的财富故事

1954年,钟睒睒出生于浙江杭州,少年时期,他过得并不如意。因为文革,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之后做过泥瓦匠,也当过木匠。

为了改善境况,钟睒睒于1977年高考恢复前日夜苦读,试图用知识改变命运。但是,他两次参加高考,都因20几分的差距,与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最后,他听从了父母建议,去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简称“电大”),即浙江开放大学的前身。

钟睒睒曾自嘲道:那个年代,考不上大学的都去了电大。虽有不甘,但是钟睒睒却开始因此“转运”。

电大毕业后,他考入浙江日报,在农村部做了一名记者。五年时间,他跑遍了浙江八十多个县市,采访了500多位企业家。

数百个财富故事,激发了钟睒睒的商业嗅觉。

(钟睒睒)

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正式设立,全国掀起了海南淘金热。看到商机的钟睒睒,毅然决定停薪留职,跑到海南,开始创业。

钟睒睒试过办报纸、种蘑菇、卖窗帘、养对虾,期间有赚有赔,整体上并没怎么挣到钱。直到1991年,凭借做记者时的人脉,钟睒睒同时成为娃哈哈口服液海南和广西两地的总代理。

当时,娃哈哈口服液在儿童营养液市场异常火爆,钟睒睒将享受海南特区红利的低价娃哈哈,卖到广西赚取差价,迅速积累到了第一桶金。

但他的投机“窜货”行为很快被发现了,钟睒睒被取消了代理资格。此时,尝到保健品行业甜头的他,发现了另一商机,财富故事正式拉开了序幕。

海口当地有一种用龟和鳖熬制的养生汤,特别受欢迎。1993年,钟睒睒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通过将全龟全鳖化成粉,研制出了“养生龟鳖丸”,一经推出,就被抢购一空。短短一年,钟睒睒赚到了第一个1000万。

1995年,娃哈哈开始进军饮用水行业。隔年,有了资本傍身的钟睒睒,也看中了这个行业,回到杭州,创办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

凭借“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深入人心的广告营销,农夫山泉在瓶装水市场的市占率,在2001年超越娃哈哈,之后多年位列第一。

虽然农夫山泉风头正盛,但除了擅于营销,外界对钟睒睒的了解并不多。他不喜欢应酬,也不喜欢参会,看似神秘又低调。直到2016年,万泰生物首次提交招股书时,大家才意识到,钟睒睒的商业版图已经跨入医药行业,且布局多年。

早在2000年,养生堂与厦门大学成立了生物联合实验室,养生堂主要负责将对方的研究成果转化成产品,进行产业化开发。一年后,钟睒睒遇到了同样与厦门大学有合作的万泰生物,此时万泰生物的实控人,因医药研发投资回报周期长、市场不完善等原因,萌生退意,正在寻找新的买家。

转让中的万泰生物,是一家研发生物诊断试剂的高新技术企业,成立于1991年,因为管理层不和、资金短缺等原因,十年间,已经换了三个实控人。

对医药行业未来前景充满信心的钟睒睒,出资1710万元,收购95%的股份,成为了万泰生物第四任实控人。

随后20年,万泰生物与厦门大学深度捆绑,不断将高校研究成果转化成产品。招股书显示,万泰生物境内88个专利,其中有59个是与厦门大学共享的。在中国香港及国外101个专利中,有83个是与厦门大学共享的。

与农夫山泉曾坚决不上市的态度不同,万泰生物自2016年就开始谋求上市,但两次递交上市申请,均被中止。直至2019年第三次递交上市申请,才通过审核,并于2020年4月底登陆A股市场。同年9月,农夫山泉登陆港股市场。

左手农夫山泉、右手万泰生物,随着两家公司股价不断增长,隐秘富豪钟睒睒不再隐秘,多次因问鼎首富登上热搜。

截至2021年4月22日,根据福布斯实时排行榜,钟晱晱以679亿美元身家,位居中国富豪榜第一位。

暴涨背后的不确定性

与农夫山泉相比,万泰生物的知名度并不高。但上市首日,其股价就上涨了44%,又连续26个涨停,被封为“妖股”,迅速蹿红。仅三个月时间,公司市值就突破千亿大关。

截至4月22日,万泰生物市值1323亿元。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在生物医药板块74家公司中,万泰生物仅次于智飞生物和长春高新,位居第三。

不过,从业绩规模上看,万泰生物并不突出。

2013年至2020年,公司收入由4.99亿元上涨至23.54亿元,净利润由0.8亿元上涨到6.8亿元,在生物医药板块一直排在20名以外。值得一提的是,政府补助对公司净利润还贡献了不少,近两年,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重平均超过15%。

万泰生物是一家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仪器与疫苗研发、生产及销售的企业。引起资本市场热捧的,正是其疫苗业务中的HPV疫苗。

HPV疫苗,是预防宫颈癌的疫苗,是目前为止全球唯一一款预防癌症的疫苗。自2006年第一支HPV疫苗获批上市后,迅速风靡全球,目前是全球销量排名第二的疫苗。

2020年5月,进入资本市场2天后,万泰生物研究了18年的二价HPV疫苗上市销售。这是首款国产HPV疫苗,引爆资本市场的同时,也助推了公司的业绩。

在此之前,万泰生物只有一款疫苗在售,即全球唯一上市的戊型肝炎疫苗。但由于国内认知程度较低,该疫苗销售情况并不理想,推出8年,累计收入不足1亿元,疫苗业务平均占收入比重只有1%。

万泰生物二价HPV疫苗上市销售半年时间,在二价HPV疫苗市场的占有率约为85%。2020年,公司疫苗业务收入上涨至7.11亿元,同比暴涨4640%,占收入比重提升至30%。当年净利润6.82亿元,同比上涨224%。

万泰生物之所以能快速占领市场,一部分原因是其更低的售价。

这主要是因为公司拥有独创的“大肠杆菌原核表达系统平台”,突破了国际医药界中只能用真核表达方法的传统认识,具有效率高、规模易于放大、安全性高等特点,同时原核表达方法适用于疫苗量产,价格更低廉。

目前,国内销售二价HPV疫苗的,只有万泰生物和全球制药巨头之一的GSK(葛兰素史克),GSK接种费用约为1800元,万泰生物只需要987元,约是前者的一半。

但是,需要一提的是,在HPV疫苗领域,二价HPV疫苗并不是市场主流。

目前在售的HPV疫苗分为二价、四价和九价,数字越大,对癌症的预防效用越高。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市场占有率高达81%,二价HPV疫苗市场占有率合计只有19%。

另外,2020年11月后,默沙东四价HPV疫苗放宽接种年龄,未来四价和九价HPV疫苗的市场占有率或将更高。

万泰生物也在研究九价HPV疫苗,这也是资本市场看中它的最主要原因。另外,它还在和GSK一起合作研究效率更高的新一代HPV疫苗,据说保护效率高达99%,高出9价HPV疫苗4个百分点。

只是,相较于中国生物所在研的11价HPV疫苗已经进入临床2期阶段,浙江普康在研的16价HPV疫苗也已经处于临床1期阶段,万泰生物的高阶HPV疫苗目前依然还处在临床前研究阶段,产品研发优势并不突出。

目前,在售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疫苗由全球制药巨头默沙东垄断,在国内由智飞生物代理销售。而九价HPV疫苗在研企业至少有8家,其中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有4家,包括默沙东(拓展新年龄组)、万泰生物、上海博唯生物以及康乐卫士,其中上海博唯生物是首个进入三期试验阶段的。

面对供不应求的HPV疫苗市场,“速度”成为各家跑马圈地必不可少的有力工具。虽然万泰生物HPV疫苗产线布局明确,但是其速度优势并不明显,未来存在多重不确定性。

收入主力陷入瓶颈

相较于不确定性这个“远虑”,万泰生物的“近忧”似乎更为棘手。

在疫苗业务崛起前,万泰生物95%以上的收入,来自于体外诊断试剂及其相关业务。

体外诊断,主要是对体液、血液、细胞等人体样本,进行体外检测。按照检测原理或方法,体外诊断试剂有多种细分领域,目前国内主流方法为免疫诊断、生化诊断和分子诊断试剂。其中,免疫诊断市占率最高,2019年约39%。

万泰生物的诊断试剂就是以免疫诊断为主,核心产品有艾滋病毒诊断试剂,病毒性肝炎系列诊断试剂等。

为了快速扩大业务,公司采取经销和直销相结合的方式销售,其中经销方式产生的收入占比超过6成。2013年至2019年,万泰生物体外诊断试剂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16%。

免疫诊断又细分为酶联免疫、化学发光等方法。万泰生物超过一半试剂收入,来源于传统的酶联免疫试剂。

万泰生物的酶联免疫主流产品市占率超过30%,位居行业第一。国内血液筛查目前全部采用酶联免疫试剂,万泰生物产品已覆盖国内95%以上的血站,连续十余年血站市场占有率第一。

看似繁荣的背后,也有隐忧。

首先,自2017年开始,酶免试剂作为公司试剂收入的主力,增速明显放缓,平均增速只有3%,似乎进入了瓶颈期。

究其原因,在于免疫诊断领域的技术风向变了。

此前,在免疫诊断领域,酶免试剂发展迅速,但是近些年化学发光试剂却发展越来越迅速。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8年化学发光试剂在免疫诊断市场份额已经达到78%。随着化学发光试剂规模化生产和技术迭代带来的成本降低,加上医保降费政策导致的发光检测价格下降,预计化学发光将逐渐代替酶联免疫等其他路径,预计最终市占率预计可达到90%以上。

2016年至2019年,万泰生物化学发光试剂收入由600万上涨至2.29亿元,平均增速超过100%,但在公司整体试剂收入中,占比不足三成。

为了加快发展,公司2020年上市募集的3.82亿元资金中,接近一半是用于化学发光试剂项目。但是,形势并不乐观。

根据方正证券研究所报告,2019年国内化学发光试剂市场规模约277亿元,其中82%的市场份额,由四大跨国巨头罗氏、雅培、贝克曼、西门子占据;另外12%左右的份额由新产业、安图生物、迈瑞医疗占据。在剩余不足10%的份额中,万泰生物占比只有0.6%。

医药行业独立评论人谭亚娣向市界表示,虽然万泰生物已经在体外诊断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多年来形成的成熟市场一般比较稳定。要想扩张,万泰生物需与数十家企业厮杀,难度可想而知。

2021年1月13日,万泰生物公告,钟睒睒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等职务。辞职后,他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但仍为实控人。

接任的新董事长邱子欣,毕业于厦门大学化学系,已经在万泰生物任职超过20年。

过去20年,钟睒睒与邱子欣合力,将一家名不经传的小公司,经营至千亿市值。如今,钟首富辞职,只留邱子欣一人,如何化“危”为“机”,将是新掌舵人必须面对的重要一课。

Next Post

一半的孩子在学钢琴,谁在制造艺术焦虑?

周六 4月 24 , 2021
中国有超4000万孩子学习钢琴,占全球总数80%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