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填字游戏,在今天还有多少能量?

100年过去了,为什么国外一些大报还热衷于搞填字游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朱亦祺,原文标题:《100年过去了,为什么国外一些大报还热衷于搞填字游戏?》,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长期以来,新闻媒体一直在探索各种方法来辅助其内容传播与订阅。其中,通过游戏与观众互动是一种常见的形式。

新闻和游戏的连结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13年,《纽约世界报》第一次发布填字游戏。一个世纪以来,无数的数独游戏、文字游戏、测验、数字挑战填充着新闻媒体的版面或页面,激励着媒介消费与订阅。而令人惊叹的是,“古老”的填字游戏依旧屹立不倒。

本期全媒派带来汇编文章,与大家一同了解填字游戏与新闻媒体的合作历史,浅谈国外大报为何如此热衷于开发填字游戏?其未来发展又有哪些趋势?

纸媒填字游戏的发源

在英语国家,填字游戏(Crossword Puzzle)是一种有技巧的单词游戏,为玩家提供单词内涵的线索和字母数量,玩家需要在网格框中填下正确的单词。

填字游戏的发明人是亚瑟·威恩(Arthur Wynne),他最初在匹兹堡新闻社工作,后来移居新泽西州,并开始与《纽约世界报》合作。1913年12月21日,由他设计的世界上第一个填字游戏在该报纸上发表。

世界上第一个填字游戏。图片来源:wealthwords

当时,尽管填字游戏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但仍只局限于《纽约世界报》。直到1924年,一家出版社才计划以书的形式出版世界上第一本填字游戏集锦。这本书出版后,游戏爱好者纷纷涌入商店。到1924年底,超过30万本书售罄。在1920年代的美国,填字游戏一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二战期间,填字游戏为民众提供了新的慰藉,即帮助民众缓解了阅读战争新闻的困扰。1942年2月15日,《纽约时报》的第一个填字游戏发布了。并在1950年9月11日成立了填字游戏专栏。

如今,全球许多知名报纸都有填字游戏,并且有不少定期阅读报纸的人都会玩这个游戏。

填字游戏能给媒体用户带来什么?

自1920年代填字游戏逐渐成熟以来,这个游戏就受到了众多爱好者的关注与追捧。全球各大新闻媒体机构也在不断推出与新闻内容相结合的填字游戏。

凭借填字游戏,《纽约时报》曾实现订阅数量翻一番的壮举。《泰晤士报》《卫报》也不断更新填字游戏,为玩家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那么,填字游戏为什么能够在国外流行起来?为什么各大新闻机构都愿意向填字游戏栏目投资?

一份报纸附加的成就感

《纽约时报》填字游戏编辑威尔·肖茨(Will Shortz)针对填字游戏提出了“自然讨厌真空”的理论,他认为如果有人看到了一个空的黑白网格,就会忍不住想要填充它。这些神秘的黑白格子,让解决问题的过程变得更加有趣。

而当人们破解了某些事物或找到解决复杂问题的方法时,都会获得即刻的成就感,这种随时随地拿着报纸就能获得的成就感,是很多填字游戏玩家热衷于解谜的原因。

在游戏过程中学到知识

《纽约时报》的填字游戏被一些业内人士誉为此类游戏的“最高殿堂”。《纽约时报》的填字游戏编辑肖茨认为,填字游戏设定,玩家是具有一定文化水平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的人。因此,《纽约时报》引入了更多流行的文化参考,并为线索添加了更多的技巧和模糊之处。

该报认为,填字游戏应尽可能反映出语言和文化。并且,填字游戏能够通过丰富的方式让玩家学到不同的知识,使生活变得更加有趣。就像当玩家在思考填字游戏上的难题时,能够通过游戏的过程学到更多玩家不知道的新鲜事物。

在完成填字游戏的过程中思考问题,这一幕在美剧中经常出现。例如《老友记》第四季中,瑞秋希望能独立完成一套填字游戏,但在做填字游戏的过程却总会遇到不知道的信息,所以做填字游戏的过程中,她只能旁敲侧击地求助,从而了解到她原先并不知晓的信息。如1996年获得托尼奖的音乐剧作品——《吉屋出租》。

图片来源:影视截图

暂时摆脱日常生活的烦恼

正如二战期间填字游戏在美国又开始流行一样,很多人希望通过填字游戏逃避现实中的困扰和苦难,特别是在过去娱乐方式并不是很丰富的情况下。

《纽约时报》曾经特意在版面上附了填字游戏先驱玛格丽特·佩瑟布里奇·法拉尔(Margaret Petherbridge Farrar)的来信。她写道:“解决填字游戏时,你不必去思考身边的烦扰。”

这句话充分体现了填字游戏对于缓解生活压力的用处。而在当下,无论是新冠疫情暴发后带来的焦虑不安,还是工作、生活带来的压力,也都为报纸继续投资填字游戏创作了理由。这毕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哪怕是在网站或APP上玩。

填字游戏对媒体有哪些价值?

帮助与读者互动

大多数美国报纸在运营填字游戏时,都采用了联合制作的方式,即由自由撰稿人制作,由报纸编辑整理出版。

这个传统自填字游戏被发明以来就存在,亚瑟·威恩在《纽约世界报》的“FUN”版块中印制了第一个报纸填字游戏后不久,便向玩家征求了有关改善拼图设计的建议。自那之后,几乎所有媒体机构的填字游戏都会向读者开放设计与提交填字游戏文本的渠道。

因此,填字游戏变成了一个由新闻从业人员与业余填字游戏爱好者共同创造的产物,这个过程本身就形成了媒体与读者的有效互动。这可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用户参与生产的方式之一了。

同时,填字游戏在发展的过程中也会因玩家的创意而改变形态和结构,例如《纽约时报》对其如何设计正方形墨块的决定是在填字游戏制作者和粉丝的讨论中做出来的。某种意义上,填字游戏反映了用户的生活,通过设计填字游戏,读者展示了其正在读、听、看和吃到的东西,这本质上也是一种用户画像。

因此,对于新闻机构来说,填字游戏自下而上的设计机制,意味着可以帮助媒体实现和读者更亲密的互动,提高使用粘性。

有效增加订阅收入

在一些报纸看来,填字游戏虽然从未取代传统的新闻内容,但它就像广告一样,是与新闻捆绑的一部分。那些热爱填字游戏的玩家已经和订阅新闻的读者一样,会定期为了玩填字游戏而购买报纸。

即便如今印刷行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填字游戏还是作为捆绑销售的一部分而存在,无论是印刷版还是电子版,填字游戏的爱好者一般也都是忠实的订户,更可能产生持续订购行为,有些媒体也会因此做一些打包营销。

例如Newsday的订户能够免费收到其旗下名为Brain Benders的填字游戏产品。如果用户是Newsday的印刷版订阅者,那么他则可以免费使用填字游戏产品。

然而,未订阅的用户则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获取它,用户不能单独订阅填字游戏,也不能支付额外费用购买。

Newsday的首席消费者营收和策略官Patrick Tornabene说,每月约有53000位读者选择体验填字游戏Brain Benders。由此可以看出,这样的填字游戏订阅机制让Newsday收获了一批非常忠实的订阅用户,从而增加了整个报纸内容的订阅量。

游戏契合了用户习惯的养成

全媒派的往期文章《如何吸引并留住订阅用户?搞付费的媒体应该知道的5种方法》中曾提出:“阅读习惯与用户留存之间的关系最为密切。吸纳新订户并使之成为忠实用户的过程可以被总结为培养阅读习惯的过程。”而将阅读报纸的过程变成一种如填字游戏般的游戏体验,也是一种培养使用习惯和参与感的策略。

为了吸引更多读者并增加留存率,发行商一直在研究如何构建产品、打包内容以及改善与订阅者的沟通以养成更规律的订阅习惯。在过去的一年中,越来越多的填字游戏应用成为吸引读者定期浏览新闻网站的有效工具。

例如《纽约时报》自2016年将填字游戏搬到了专门的应用程序以来,其填字游戏和烹饪教学等非新闻业务共帮助吸引了近100万订阅用户。《卫报》也将付费拼图应用作为其订阅策略的一部分,该机构的目标是到2022年拥有200万付费用户。

对于使用填字游戏培养用户习惯,《华尔街日报》的团队研究了读者对数字产品的使用行为,以应对其对保留订阅的影响。他们发现使用填字游戏可以显著提高订阅用户的留存率。

“古老”的填字游戏,未来会怎样?

与新技术的结合放大了想象力

当虚拟现实技术发明后,人类的想象力被大大拓宽。除了视频等对AR、VR技术的使用,填字游戏也可以采用虚拟现实技术去增强玩家的用户体验。

例如《纽约时报》为填字游戏引入了虚拟现实技术。该机构将在Instagram上发布一款新的具有AR功能的游戏“ Shattered Crosswords”,玩家可以通过在AR中找到旋转的填字游戏片段来填充线索。当达到正确的位置时,玩家会发现隐藏在拼图上方碎片中的单词。

这类似于其他3D拼图游戏中的概念,玩家可以在其中滑动旋转破碎的碎片以查看完整的图片。《纽约时报》表示,新游戏是借助Facebook的Spark AR平台的技术构建的,这也是《纽约时报》首次创造AR游戏体验。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AR填字游戏

在纸张与屏幕两个载体上共存

随着移动设备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对于“可移动”“可存档”的需求也越来越多。因此填字游戏不可避免地向移动端转移。

例如《纽约时报》为近40万的填字游戏订户提供了数字版应用程序。在订阅《纽约时报》填字游戏后,用户可以在线访问其手机应用中的每日填字游戏,还可以访问其存档中的所有填字游戏。

在应用程序的辅助下,填字游戏订阅者可以随时在不同的设备上继续玩同一个填字游戏。在《纽约时报》发布数字版填字游戏后,众多报纸和杂志也紧随其后,推出了应用程序。

例如2018年4月,《纽约客》首次推出在线填字游戏。不到两年后,《纽约客》的数字化填字游戏已经成为了爱好者口中的“天堂”。

《纽约客》填字游戏部门的编辑Liz Maynes-Aminzade表示,用户可以在《纽约客》应用程序中尽情享受填字游戏,过去一年中,许多订户都已迁移到电子屏幕中,手机的应用程序将提供比电脑浏览器更好的体验。

而在2021年2月初,《纽约客》宣布,今后每期纸质版杂志都将包含一个填字游戏。为什么在积累了近三年的网络填字游戏经验之后,《纽约客》再次决定将填字游戏从屏幕上拉出来并放入杂志中?

学者利亚·普赖斯(Leah Price)认为,人们开始意识到,传统的纸质书籍实际上拥有独特的技术魅力。她认为填字游戏也是如此,没有比用铅笔在杂志或报纸上解决填字游戏更好的游戏体验了。

从媒体角度来看,《纽约客》将填字游戏同时放在屏幕与纸张上的经营模式,显示了对填字游戏的重视。

未来,填字游戏也许将会延续纸张与屏幕共存的趋势,印刷品有其不可替代的仪式感,保留填字游戏的传统体验,屏幕则能够借助科技满足玩家的新奇需求。对于希望增加订户的媒体来说,二者都很重要。

填字游戏在中国

国内的报刊曾经也试图推出过填字游戏以吸引读者的关注。例如《南方周末》曾推出的“小强填字”栏目,这是第一款影响力比较大的中文填字游戏,1999年在《南方周末》专栏版正式推出后,风靡一时,很快成为《南方周末》最受欢迎的固定栏目之一。

此后,其他报刊也推出过类似的填字游戏,受到不同程度的欢迎,但到现在,随着纸媒整体的式微,填字游戏在国内的影响力已比较小。

剖析前文填字游戏在国外流行的原因,不难发现填字游戏是一种根植于字母语言文化的游戏项目。而中文的遣词造句与英文的单词构造不同,因而后者主要考察词汇量,相对简单,儿童都能作为益智工具;而前者对玩家的知识储备要求比较高,这不仅使填字游戏的制作成本变高,玩家的解密过程也会更加复杂。

在国内文化类节目不断走红的大趋势下,成语、诗词、历史典籍等文化知识通过电视节目和社交媒体不断深入人心,但要让国内用户将注意力转移到填字游戏上来,恐怕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因此,从国外媒体对于填字游戏的应用中,更值得借鉴的或许是它们以游戏来满足用户交互、培养粘性及捆绑订阅的媒介策略。

参考链接:

1.https://www.wealthwords.com/blog/evolution-of-crossword/

2.https://whatsnewinpublishing.com/how-puzzles-play-an-essential-role-in-reader-engagement/

3.https://whatsnewinpublishing.com/400000-people-now-subscribe-to-nyts-digital-crossword/

4.https://www.deseret.com/2008/2/22/20072031/crosswords-why-are-so-many-of-us-obsessed-with-puzzles-here-are-some-clues

5.https://www.theclintoncourier.net/2020/09/29/why-do-some-people-love-crosswords-so-much/

6.https://www.niemanlab.org/2021/03/the-new-yorker-leans-into-crossword-puzzles-online-and-now-in-print/

7.https://digiday.com/media/drive-daily-habits-customer-retention-publishers-turn-puzzles/

8.https://www.theguardian.com/gnm-press-office/2020/feb/11/the-guardian-launches-puzzles-a-new-app-for-crosswords-and-puzzles

9.https://www.insidehook.com/article/games/crossword-puzzles-print-media-new-yorker

10.https://techcrunch.com/2020/12/22/the-new-york-times-launches-an-ar-enabled-crossword-on-instagram/

11.https://www.wealthwords.com/blog/real-psychology-behind-crossword-puzzles/

12.https://www.smithsonianmag.com/arts-culture/crossword-became-american-pastime-180973558/

13.https://www.editorandpublisher.com/stories/consumer-view-to-the-business-pays-off-for-newsday,182452

14.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crossword-puzzle-diversity/2021/03/10/884828e0-753c-11eb-9537-496158cc5fd9_story.html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朱亦祺

Next Post

我在B站当“老公”

周五 4月 23 , 2021
1年涨粉近80万的内容是如何创作出来的?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