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实地观察:为何“反季节爆发”才是最可怕的问题?

“死猪被开水直接烫熟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随水文存(ID:ssmoshes),作者:随水,原文标题:《【印度日记】“反季节爆发”才是印度当前疫情最可怕的特点》,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很久没谈印度疫情了,因为我很早就斩钉截铁地说过——“印度已经结束了”。

但人家印度毕竟是“薛定谔的印度”,要是让你随便就说中了那也太不“印度”了!最近印度疫情的大反扑,我真的是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并且还来得如此突然如此迅速,就跟开了挂一样,很魔幻也很“印度”,我之前说过的话被啪啪啪打脸。

从“躺赢”到反转

坦白说,我去年一整年都没有太担心过印度,因为按照常识,我总觉得新冠肺炎作为一种呼吸道传染病,在印度这种热带地区掀不起大风大浪,这里炎热的气候环境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疫情的发展和传播。

我的这种观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验证,去年夏天全球范围的疫情都没有大爆发,一直憋到秋冬的常规流感季才爆发出来。去年病毒在印度虽然有传播,但很大程度上是无症状传播,我们社区里面确诊的几个病例都没症状,且很快就痊愈了。几个大城市的大规模血清抗体抽样结果都表明,印度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非常高比例的印度居民都检测出了抗体,却并没有出现过任何症状。按照这个抗体的比例,印度的实际感染人数起码好几亿,居然无声无息就好了。我当时心想:印度应该是稳了,这个病毒显然奈何不了印度人民强大免疫力。既然感染过了一遍,印度人民多多少少都有些抗体吧。

印度曾经还统计过孟买贫民窟的“免疫”比例

这些进行过抗体检测、放飞自我走在“群体免疫”前列的印度城市,现在都成了重灾区

基于如此多的无症状感染,印度人民纷纷觉得这个所谓的新冠病毒就是一纸老虎嘛,雷声大雨点儿小。有段时间印度全社会上下都洋溢着这样一种蔑视病毒的心态,包括我也受到了这一心态的影响,真心觉得病毒已经被南亚的气候和印度人民强大的免疫力调教成了弱鸡。

印度政府忙不迭高调宣布了抗疫的胜利,官方新闻里面说印度之所以能够战胜病毒,全靠莫迪政府领导有方。但我的感觉是——去年印度的疫情,不管有没有印度政府的领导防控,结果都差不多。本来以为印度人民会就此自生自灭,结果印度人民倒是让病毒自生自灭,病毒败下第一阵来。有段时间,最为高危的孟买达拉维贫民窟居然实现了零新增,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

印度政府宣布胜利一方面贪天之功为己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可以顺利复工复产,疫情防控那可是很烧钱的,去年那样折腾过之后,财政上显然扛不住。宣布了胜利之后,才能让各种劳动生产全面恢复,同时打开国门招商引资。印度政府是真心觉得疫情已经过去了,所以连高年级的学校都复了课,每当我看到那些穿戴整齐的学生每天欢快地上下课,心里也觉得这一切差不多该收场了吧?

更何况那时候已经过了风险最高的印度“冷季”——12月到1月这段时间。

这里我要先讲一下印度的气候,印度南部地区四季如夏,就算冬天也有二三十度,我在南印度生活一年四季都不需要外套。但是在北印度恒河流域,元月前后这段时间明显会有一个“冷季”,特别是到了晚上可能只有零上几度。很多穷人没有御寒的衣服,夜里就会烧垃圾烤火;与此同时北印度冬季还会有严重的雾霾,这两个条件都有利于疫情爆发。

没想到冬季那几个月,北半球的欧美等国家纷纷告急,唯独印度都安然无恙,确诊人数稳中有降,一、二月份的时候,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降到了一万上下,这点人数对于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每天十万个人里面有一个人得个伤风感冒不是很正常嘛?就连农民们大规模聚集的抗议活动都没有引爆疫情,这让我更加觉得印度的躺赢已是板上钉钉。

人算不如天算,病毒哪儿肯老老实实坐以待毙,变异之后绝地求生,于是就有了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场大反转。

从今年三月下旬开始,印度的确诊人数突然像雨后春笋一样节节攀升。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以为数据弄错了,或者是政府修改了检测或确诊的标准……因为这不科学啊!印度大部分地区,从三月中就开始进入热季了,四五月份是印度最热的两个月,这点南北印度都一样,很多地方的日常气温可以到40度。而且这段时间基本上也不怎么下雨,每天太阳暴晒,这就相当于在给室外环境消毒,吐个唾沫星子出去还没落地就干了……你要说病毒在冬季爆发一下我还能理解,赶在热季爆发实在是匪夷所思。

到了四月份,确诊人数可不是雨后春笋了,简直就像坐火箭,每天都刷新世界纪录。我知道很多人对印度公布的数据存疑——数据确实可以作假,但生活圈子、朋友圈子造不了假。听在印度这边工作的中国朋友讲,之前数据小的时候,同事里面没人确诊;现在随便问一个人就是确诊,甚至有些病死的人就是自己认识的人的家人。我经常在文章里提到的那个银行工作的邻居,她的上司经理这两天就中招了,传染了好几个人,症状一下子就严重到“无法呼吸”,她吓得赶紧逃回家连班也不上了;而去年我左邻右里确诊的那些人,则基本都是无症状。

我看到网上有不少人在以讹传讹,说印度之前故意不检测、减少检测,所以看起来确诊很少,现在确诊一下子上去,是因为检测量上来了;而之所以现在会大量检测,是因为印度选举的党派斗争……这个纯属臆想出来的阴谋论。印度的检测数量有实时的公开数据可查,从去年夏天开始一直保持在每天100万上下的检测数量,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最近这几天爆发之后的检测数量在150万上下,而即便最低谷的2月份每天也有7、80万的检测量。

印度疫情开始一年来的数据总览,最后一个紫色的是检测数量。刚开的时候确实检测不足,但从去年八、九月开始检测量并没有人为减少过

从一月至今,检测数量并有太大幅度波动,坐上火箭的是确诊人数

我个人认为,印度的感染率一直都很高,但由于病毒之前在印度水土不服,大部分人是无症状感染,这些人感染过了也不自知,没有去主动检测,自然也无从确诊,直到后来检测出抗体才知道;而这一波疫情的变异病毒症状明显,因此去医院检测并确诊的人数大幅上升。

所以印度这一波刷高的并不完全是感染率,更多是症状率。

莫迪跑出来跟群众说,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去年战胜了疫情,今年一样会胜利——这话纯属扯淡,就跟川普说病毒有一天会自己消失属于同样的逻辑——反正疫情早晚会结束,只要印度人没死绝,那就是胜利。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什么事情,印度人是不能使用“精神胜利法”的,1962年印度被中国打得兵败如山倒,他们都能宣布自己是“胜利者”。

毫无疑问的是,由于病毒的突变,这一轮印度的疫情要比去年严重许多倍。去年我一点都不担心,但今年我是真的非常担心,我担心的并不是自己或家人的安危,也不是疫情还会死多少人,而是整个世界未来的扑朔迷离。

死猪也怕开水烫

大家千万不要觉得印度跟我们之间隔着喜马拉雅,我们国家严防死守,影响不到我们。我觉得印度这次大爆发最可怕之处在于“反季节爆发”——这个词是我自己定义。病毒在印度热季这样大爆发意味两件事——第一,病毒已经突变出了耐高温特性,可以在盛夏大肆传播并产生症状,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天气预报,最近印度很多城市都是37、38度甚至40度的天气;第二,就算有抗体可能也无济于事,孟买和德里等城市居民的抗体检出率都很高,然而在变异病毒面前不堪一击。

据我所知,我们接种的新冠疫苗能够在体内产生多少抗体、以及能够持续多长时间,都因人而异。绝没有哪个厂家的疫苗敢打包票说自己能管终生有效,大部分疫苗提供保护的有效期是6到9个月,就算接种过了疫苗,也不能确保长期安全——一方面体内的抗体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另一方面这个病毒变异的能力太猛了。

现在在印度传播的主要是一种被命名为B.1.617的双重突变病毒,其中一个E484Q突变,使得病毒的传播性变得更强,据说更容易感染年轻人和儿童。近亲变体E484K之前是在巴西和南非发现的,个人猜测病毒的抗高温能力就跟这个突变有关。另一个L452R突变就更牛逼了,可以帮助病毒逃避人体的免疫反应。这两个突变结合在一起,就让病毒同时具备了强传染性和高致病性——而且,听说有可能会影响疫苗的效果。

这个B.1.617双重突变病毒,是目前印度传播得最为“成功”的突变毒株,有一统江湖之势。同时也不难看出,如果没有这个毒株,说不定印度的疫情真的就结束了

这个突变是怎么会来的?主要是因为印度形同虚设的“隔离”制度。

飞印度的国际旅客,下飞机过海关之后并不会进行有效隔离,最多就是让你自己在家呆三天。因此其他国家的变种病毒就有了这个趁虚而入的机会,混进了印度的本土病毒里面——至少E484Q这个变体可以确定是外来的,来到印度这个超级培养皿里面大肆复制,不同的毒株进行基因交流。根据4月21号最新的消息,现在印度已经发现了三重突变病毒(Triple Mutation),新增的突变对抗体有更强的抵抗力。

这个新闻是4月21号刚刚发布的,B.1.617再次变异为三重变异病毒,抗疫形势堪忧

不隔离的做法对印度来说其实也无可厚非,因为之前没人能没想到,破罐子居然还会怕破摔,死猪也怕开水烫——这次的疫情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大力出奇迹,把印度这头死猪直接给烫熟了。

按照我一个多月前的幻想:这场疫情到了今年夏天差不多就该消停了,毕竟高温可以帮着抑制病毒;与此同时接种过疫苗的人越来越多,病毒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到了年底的时候,国际旅行应该就能放宽了;到时候我可以先一个人回国办好印度签证,再回到印度给我儿子办旅行证,然后再把妻儿带回中国上户口……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幻想已经破灭,多个国家封锁了印度的航班,回国的计划再度遥遥无期。

印度绝对不是自己掉坑里这么简单,而是在把整个世界拖进坑里。印度双重突变病毒点燃的这场大火既然已经烧了起来,蔓延到除中国之外的全球只是早晚的事,而这就意味着今年的夏天可能会很“惨烈”,不会像去年那样波澜不惊。

之前看到一个报道说,按照现在印度的疫苗接种速度,得要2年零4个月才能覆盖70%的人群,从而实现群体免疫。考虑到抗体有限的保护期,以及病毒的变异能力,印度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让足够多的人具备免疫力——不光是印度,或许整个世界都如此。因此我甚至有些悲观地觉得新冠肺炎将来可能就像流感一样,将会长期存在,人类必须找出与其共存之道。

身边现状

接下去再讲下目前我自己这边的情况。

我所在的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在印度的最南端,远离政治中心,你们看到的印度新闻里那些火烧眉毛的事儿,大部分对我们这儿都没啥影响。毕竟这里的人跟北印度不同文不同种,认同感很弱;印度的两个大党在这边也没什么势力,泰米尔人很少会跟着北部那些人瞎起哄。

疫情这件事情上,也一直都南北有别。印度疫情从数据上看最严重是的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简称“马邦”),这两天每日新增的人数是泰米尔纳德邦的6倍,马邦新增6万,泰米尔纳德1万。但实际上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是德里,德里是个直辖市,地图上看起来那么一丢丢大的地方,贡献了近3万的确诊;德里最可怕之处在于,检出率奇高无比,一天8万多的测试,能够确诊将近3万人。国内新闻上报道的主要就是德里目前的医疗挤兑问题。

由于我在遥远的南印度,我的信息来源很大程度跟你们一样,主要是从新闻上看来的。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我能够直接联系到在德里的朋友,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我太太,都有不少朋友在德里,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第一手的信息。据那些朋友说,目前关于印度疫情的新闻,至少90%都是真实的,情况相当危急,目前的德里真的已经在崩溃边缘了。

印度主要亏在资源有限,僧多粥少。前些天,印度疫苗短缺还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过了两天之后这个消息就被实锤了,现在印度很多疫苗接种中心都没有疫苗。要不是那天我太太在医院死缠烂打,大概率我就接种不上第二剂了。并且印度宣布了新政策,5月1号起私立医院必须自己想办法直接从制造商那里购买疫苗,政府不再提供免费疫苗。莫迪虽然比我早一天接种第一剂疫苗,但他比我晚了一个多星期才接种上第二剂,所以我有可能是整个印度疫苗接种第二阶段最早接种完两剂疫苗的人。我太太由于尚在哺乳期,因此没有接种疫苗,不过她平时也不出门,我相当于家中的屏障。我不可避免地需要出门买菜,只能希望接种的疫苗有效吧,当然我自己也会注意跟人保持距离。左邻右里里面,我貌似是唯一一个完整接种了疫苗的人。之前有疫苗的时候,印度人民普遍不信任疫苗,同时觉得疫情既然要结束了,接不接种也无所谓;现在大家都想接种,疫苗自然就不够了。

去年印度最严重的时候,重症病患并没有多到造成医疗挤兑的地步。哪怕是最多的时候,全国现存的确诊病患总数也没有超过10万,一度减到过1万,但现在一共是30万确诊病患,并且人数还在不断攀升。这一轮的反转爆发,终于暴露了印度医疗资源严重短缺的问题——床位短缺、医用氧气短缺、抗病毒药物短缺、火葬场短缺……这些内容大家新闻上都能看到,基本属实。

我需要补充一下的是,印度的医院并不具备隔离传染病的能力,医院本身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病毒培养中心。另外,可能有人要问,美国那时候不是缺呼吸机吗?印度怎么不缺呼吸机?——呼吸机在印度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奢望,能吸上氧气就不错了。不过呢,这些情况目前主要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像我所在的这种三线城市暂时体会不到,也希望永远不要体会到。至于缺乏医疗设施的印度农村地区,底层人民对生死本来也就看得很淡,可能一些老人得了病直接就死在了家里。

总的来讲,印度目前疫情的严重性并没有被媒体夸大,不少印度人都有种朝不保夕的感觉,而我个人觉得接下去可能还会更糟。

前段时间我们这边出门几乎已经没人戴口罩了,随着这两天印度的“火箭”越窜越高,戴口罩的人才稍微多了一点。但是吧,印度人那种口罩的戴法,还不如不戴——一半以上的人口罩只遮嘴巴不遮鼻子,真正意义上的“口”罩;一次性口罩用完即弃在印度也是不存在的,口罩对他们来说就跟手套一样,随脱随放,随拿随戴,简直就是个病菌搜集装置。

一边封城,一边过节

有消息说接下去我们这边会封城,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经历过了去年徒劳无功的两个月封城之后(可能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了印度政府邀功的口实,证明他们并非无所作为),现在印度人民对封城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

印度封城的逻辑跟咱们是不一样的,中国封城那是在跟病毒死磕到底,不把病毒全部闷死不罢休;印度去年的封城本来也想这么搞来着,奈何这个国家千疮百孔,一来根本堵不住,二来没等病毒饿死就会先把老百姓饿死。比方说现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疫情很严重,高院裁决几个城市封锁一周,然而当地政府决定抗命——去年封城导致了7500万人返贫,再次封城的话,饿死的人可能比病死的还多,毕竟目前全印度才病死十几万人,两害相权取其轻。

印度现在的区域性封城属于“缓兵之计”,只求降低感染速率,减轻医疗体系负担。因此你会发现印度那些封城的规定看起来都很狗血,比方说德里虽然说宣布封城6天,但是居然允许举办婚礼;又比如我们泰米尔纳德这边实行了宵禁,但宵禁时间是晚上10点到凌晨4点——样子还是要装一下的,万一哪天病毒自己消失了,政府好出来邀功。

最荒唐的是,一边在封城,另一边大壶节却在如火如荼地开展。

大壶节说白了就是聚众洗澡节,在恒河里聚众洗澡是印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壶节有个说法是12年一次,这个并不确切,事实上除了12年一次的大壶节之外,还有6年一次的中壶,3年一次的小壶,以及144年一次的圣壶,并且四个圣地会轮流搞。在我的印象当中,从2013年到现在,起码有过四次所谓“12年一次的大壶节”,而且2013年和2019年都是在阿拉哈巴德(Allahabad)举行的,所以我也搞不大清楚大壶节的确切规律。

印度人民对宗教节日的热情,很大程度是被那些印度教的古鲁Guru,印度教的上师)带动的。这次就有古鲁跟信徒们讲:你们放心来参加大壶节,不用担心病毒,神会保护你们的……这个事儿如果继续深究的话大家会觉得特别讽刺——为啥印度人要不远千里专门去洗澡呢?因为他们相信恒河水有天下第一的洁净力,可以由内而外清洁身体和灵魂,每天恒河里泡一泡,比啥疫苗管用多了。另外某地的牛粪节也是类似的逻辑,反正恒河水啊,牛粪啊都是有清洁力、加持力的东西,可以百毒不侵……

另外像大壶节这样的大规模活动无疑可以给当地的酒店、餐饮等行业带来极高的收益,所以当地政府也是何乐而不为,正因为这种节日掺和进了宗教、政治、商业的利益链,才会这样“顶风作案”,置人民群众的安危于不顾。大壶节的特点就是拥挤,堪称裸体派对。参加大壶节回来的很多人都确诊了,而古鲁们可以解释说因为他们“不诚心”。对于这种说辞,连我太太都看不下去。有些地方要求大壶节回来的人进行15天的居家隔离,显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印度的地方政府都是各自为政,各扫自家门前雪,一头在砌墙,一头却在拆台。

我得说今年大壶节的人已经算少了很多了,往年的人群是密不透风的

结语

总而言之,由于我在印度这边能够切身体会到当下的滚滚热浪,这波疫情的“反季节爆发”是最需要引起警惕的。现在印度所发生的,简直就像一场“人类清除计划”。而我很担心接下去这一情况很可能会蔓延到整个南亚,乃至东南亚和中东地区,因为这些地方的疫苗接种率都很低,人口密度却很高,气候也和印度类似……

印度的这波疫情,可以说是抗疫全面战争爆发的真正开始,在这场战争中,人类的处境极为被动。

对于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我表示不置可否,但目前印度新发现的三重突变病毒真的已经到达了“武器级别”,对接下去全球的抗疫形势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就算接种过了疫苗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本质上是一场人类和病毒之间的军备竞赛——我们通过疫苗提高免疫力的同时,病毒也在设法进化并突破免疫系统。由于空前的感染人数,使得病毒会产生大量的变异,不排除某个变异毒株的扩散会使现有的疫苗失效,令我们的努力功亏一篑。

最后,综观这一年多来全球各国在疫情中的表现,不得不再次感慨中国的强大,简直是乱世中的一方净土。遥望祖国人民的安居乐业,看着大家朋友圈里到处happy的照片视频,可以安全自由地往来于中华大地,我只想说,没有秩序和纪律的所谓“自由”实在是不堪一击,真正的自由唯有通过秩序和纪律才能获得。

前几天收到中国驻印度大使馆邮寄分发的免费健康包,好久没看到这么多中文字的包装盒了,深深感受到了来自祖国的温暖,身为海外游子简直感动到落泪。在中国的各位有祖国强力结界的保护,而我身在印度也一定会撑起自己的结界保护好家人。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抗疫前路茫茫,唯神州一抹亮色。

愿所有人都平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随水文存(ID:ssmoshes),作者:随水

Next Post

中国人的空间和审美

周五 4月 23 , 2021
空间规训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