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独生子女,正陷入父母养老困局

过于浓厚的亲情,是纽带也是负担

本文来自:新周刊作者:崔斯也,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1999年起,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伴随着人口老去的,是前所未有的独生子女时代。

“父母突然病倒,我该不该放弃工作回老家?”这类选择题。

疾病

站在医院走廊,得知妈妈确诊癌症的那一刻,小郤觉得天塌下来了。

妈妈手术后,小郤和爸爸在陪床。/被访者供图

小郤今年26岁,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上大学起就在苏州生活。由于工作原因,她已经很久没在节假日回过老家扬州。今年清明节是外公去世一周年,她决定回家一趟。到了家,她才发现妈妈正在住院。

她不知道该跟谁诉说心里的感觉,就在手机上写下来,一边写一边哭。第二天一看,很多字都打错了。

爸爸平时是很洒脱的人,这一次却整个人紧绷起来,总是一言不发地坐着。她觉得爸爸应该比自己更难受,因此在家尽力隐藏自己的难过,安慰家里的长辈们。妈妈生病的情况,除了跟领导请假时简单说了几句,她没有再告诉任何人。

她突然希望自己有一个兄弟或姐妹,能够切实地与自己感同身受。

父母突然生病时自己分身乏术又无人分担的感觉,是独生子女最大的崩溃时刻。因为工作时间相对弹性,回家照顾妈妈的那段日子里,小郤觉得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受太大影响,她庆幸自己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依赖

作为备受宠爱的独生女,小郤是很多朋友羡慕的对象。

2016年刚毕业,爸妈就在苏州给她买了一套房子,每月的房贷都是爸爸还。工作初期,她跟随苏州一位小有名气的设计师做了两年学徒,其间没有工资,靠父母供养。

“不要为了我们,你开心最重要。” 

很多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情感依赖非常强烈,也在问题来临时越发确认了彼此的存在和重要性。

今年34岁的白白独自生活在韩国,父母在国内。最近几年,她总能感受到妈妈强烈的“控制欲”。每次打电话,妈妈总会说羡慕“别人家的女儿”工作就在本市,找的对象特别好,住得离父母近,每天都能回娘家;或者跟她抱怨亲戚间的家长里短,爸爸做的种种小事如何让她不满意。

她觉得妈妈一直都在干涉她的事情,本科时她读的是新闻传播专业,读研时想换专业,妈妈死活都不同意。她被迫继续学不喜欢的专业,最终也没有从事相关的行业。

“也许这一天总要到来,但我现在想尽量地活自己的人生,不想被他们束缚。”

对于很多有着强烈个性的独生子女来说,和父母愉快地共处的确很难。

小顾生活在单亲家庭。外婆去世后,她担心妈妈孤单,曾经把她从老家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一起住,可没多久就冲突不断:妈妈洗碗时不用洗洁精,理由是“洗洁精不环保”,碗上都是肉眼可见的油渍;妈妈搞不清楚垃圾分类,常常把卫生纸丢进厨余袋子;两个人睡一个房间,小顾一大早就会被妈妈看短视频的声音吵醒……本来想互相照顾,却互相不适应。

一些父母意识到了这点,会主动选择“不给子女添麻烦”。小郤的妈妈提过好几次,自己和丈夫以后打算去养老院:“高级的那种,很贵的,里面什么都有,我们都攒够钱了。”但小郤却很生气地说:“你疯啦?只要我活着一天,我都不会让你去养老院的。”

如果有一天亲人都去世了,自己虽然孤单,但会是一个很轻松的状态:“你的生命可以随时不要,因为没有人会真正在乎你了。现在我的状态就是不敢生病,也不敢死,父母也是。我觉得其实挺累的。”

选择

为了避免突如其来的意外,有的年轻人选择未雨绸缪。

今年30岁的李彧堂在澳大利亚工作。以前他每年回国几次,陪陪父母;去年疫情暴发后,他有一年多时间没回国。想到自己可能会长期生活在国外,他开始为父母的养老问题焦虑。

有意识地帮父母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为此,他想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直接给他们采购生活物资。每月寄一箱橄榄油、两次鲜鱼、一箱猕猴桃,还有藜麦、鹰嘴豆等低升糖指数的碳水化合物食品。此外,他还让他们每天做运动、拉伸。

“爱自己”和“爱父母”这两件事是牢牢绑在一起的,父母健康,自己也就可以多过几年轻松日子。他认为,独生子女内心的焦虑,是父母这一代人无法体会的。以前他也试着把父母接到澳大利亚一起生活,但由于周围没什么能说话的人,父母觉得很不适应,更不想在晚年离开故土,所以没有成行。

许多年轻人选择尽早帮父母规划养老安排:购买商业保险,考察养老机构,了解医疗和护理知识,等等。与此同时,亲身经历父母养老的过程,独生子女们也在思考自己的生活。

妈妈手术完,小郤给她过了生日。/被访者供图

但小郤觉得,自己将来还是打算只生一个,她希望像父母那样,把全部的爱给予一个孩子,成为彼此的唯一,全身心地付出,“两碗水是端不平的”。

本文来自:新周刊,作者:崔斯也

智慧人生

Next Post

《指环王》是孤独的

周二 4月 20 , 2021
所有的现代命题,都是古典的答案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