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上学,后付钱”的职业教育,双赢还是契约劳役?

这种看似双赢的模式真的完美无缺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阿宅,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读过大学的人对助学贷款应该不陌生,即使没申请过,估计也有所耳闻。

在中国,助学贷款通常来源于国家财政,发放给贫困家庭的学生,学生需要在毕业后一次性或在几年内分期偿还。

在很多国家,助学贷款也都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学费支付方式。但这通常发生在校园内,对于已经毕业步入职场的人来说,如果想报班学知识,但学费太高,手头又没钱,这可如何是好?其实有这么一种被称为“收入分成协议”的模式,能让人们用未来工作收入的一部分来偿还现在的学习成本。

在美国和印度的成人编程训练营中这种模式尤为普遍,“先上学,后付钱”这几个字也经常加粗放大,出现在公司官网显眼的位置。然而,这种看似双赢的模式真的完美无缺吗?

一、为人力资本投资

“收入分成协议”的英文是“Income Share Agreements”(ISAs),通俗点讲就是签个协议,同意把自己收入的一部分拿出来。虽然听起来是个新鲜名词,但原理并不新鲜。这种模式本质上是一种投资,只不过需要把投资对象换成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1955年写了《政府在教育中的作用》(The Role of Government in Education)这篇论文,其中提到学生可以通过“股权投资”得到有益的资助。

投资者可以购买个人收入前景的一部分。方式是向个人预付培训所需资金,但前提条件是个人同意向贷款人(lender)支付他未来收入的固定部分。这样,贷款人从相对成功的人那里获得的回报将超过其最初的投资。

这就是收入分成协议的起源。弗里德曼提出这一概念并不令人意外,作为经济学家,他在代表作《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中提倡将政府的角色最小化以让自由市场运作,以此维持政治和社会自由。

二、为什么是编程训练营?

过去这几年,作为传统大学学位课程的替代方案,编程训练营逐渐在美国流行起来。随着印度IT业的发展,这一模式也被复制粘贴到了印度。这些训练营恰恰是收入分成协议的广泛采用者。成人教培有诸多细分赛道,为什么偏偏编程训练营青睐这一模式?

美国IT业很发达,因此IT公司需要大量的人才,但需求和供给通常不匹配,人才缺口一直存在,未来几年还将如此。微软曾在2020年预计,未来5年将有约1.5亿个技术相关的岗位产生,大多数是软件开发岗。

与此同时,美国传统大学存在一些弊端。学费高,时间长,而且很多时候学生所学的知识与实际工作应用是脱节的。

编程训练营则直指这些痛点。传统大学时间长,收费高,那我们的课程就短一些,收费低一些。通常编程训练营的课程为期几个月或者一年多,收费大多几千到上万美元不等。知识与实际应用脱节,那就教实用速成的,例如数据科学、Web全栈课程等在就业市场上比较“吃香”的技能课程。

因此,这种高效速成、针对就业的技能训练在这些年变得非常流行,这个赛道也出现了多个玩家,如美国的Lambda School、Make School、Microverse、Holberton School,法国的Le Wagon,以及印度的Coding Ninjas。

然而,虽然编程训练营学费比大学低,但通常也超过了1万美元,对于手头现金不富裕的年轻人来说,一下把学费缴了,之后可能要“吃土”度日了。此外,进了社会,也很难申请到学校提供的助学金和奖学金。于是,用未来收入支付现在的学费这种方式听起来就非常有吸引力。这也是为什么编程训练营普遍采用这种模式。

投资者又为什么要把钱投给未来的程序员呢?回想一下程序员在人们心中的印象,身穿格子衬衫拿着高收入,这里的重点就是高收入。短时间内速成,毕业后工资高,意味着回本快且有利可图,这是投资者和收入分成协议机构投资编程训练营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具体如何操作?

收入分成协议听起来比较简单,但操作起来其实有很多细节。

顾名思义,收入分成协议以收入为基础,借款人需要在一定期限内每月按照固定比例支付部分收入,不同编程训练营的分成比例各不相同。

Lambda School规定学生需要将月收入的17%作为学费返还给学校,还款期限为24个月。Microverse规定的比例是15%,没有还款期限。

以另一家成立于2017年的美国编程学校Kenzie Academy为例,目前该公司提供两种项目:为期9个月的软件工程师课程(需要脱产),学费2万美元;为期6个月的UX设计课程(半工半读),学费10900美元。据了解,Kenzie的大多数学生选择收入分成协议来支付学费。

Kenzie的条款规定,学生需要预付100美元,毕业后找到一份年薪至少为4万美元的工作后开始偿还学费,还款比例是13%,期限4年,偿还上限4.2万美元。如果毕业生失业或收入降至4万美元以下,支付期限可延长至8年。 

Lambda School官网列举的例子

与Kenzie相似的是,大多数收入分成协议都会对工作类型、收入门槛和还款上限金额加以规定。学生找的工作需要与在学校学习的技能相关,而且满足最低收入门槛之前不需要偿还学费。

然而,学生的收入有高有低,因此按照固定还款比例,他们每月偿还的金额也有高有低,这意味着收入越高,偿还的金额就越高。针对这种情况,收入分成协议通常会设置还款上限。以上图Lambda School为例,其还款上限是3万美元,即使毕业生收入高于9万和10万,最终偿还的总金额也还是3万。

不过,这种看起来百利而无一害的机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

首先,编程训练营并不是只要申请就能被选上。Kenzie表示,申请者要接受问题解决能力的测试,约25%的面试者会被录取。其次,被录取的学生必须通过额外的障碍才能获得使用收入分成协议的资格,比如证明他们现有的债务不会影响收入分成协议所要求的义务,而且通常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才有申请资格。

一些训练营会自己管理收入分成协议,如Kenzie,有的训练营可能会选择与第三方收入分成协议管理机构合作,例如Lambda与Meratas合作,IT技能培训平台QuickStart与Leif合作。以Lambda为例, 第三方服务商负责处理部分流程,例如发起和付款流程。学生需要每三个月向学校汇报雇主名称、工作职位、所得收入。

对于编程训练营来说,学生满足种种条件后才能开始偿还学费,且还款期限较长,这意味着它们前期需要垫付大量资金来维持运营。作为初创公司,仅凭一己之力是无法做到的,于是这些年频频有编程训练营获得融资的消息。例如:2020年8月,Lambda完成7400万美元C轮融资;2021年1月,IronHack获得2000万美元B轮融资。

四、双赢还是契约劳役?

收入分成协议模式不仅在技能培训领域流行,一些大型公立高校,包括普渡大学和犹他大学,也开始推出自己的收入分成协议项目。随着从边缘逐渐变成主流趋势,围绕这一模式的争论越来越激烈。

支持者认为,收入分成协议能带来安全感。与贷款不同的是,如果毕业生只能找到低薪工作,他们将不支付任何费用,而且还款期限和偿还的总金额通常有上限。保守派智库曼哈顿研究所(Manhatta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贝丝·艾克斯(Beth Akers)说:“这使大学的风险降低了。”支持者还认为,这种模式相当于给学校提供了经济激励,能帮助学生顺利毕业并找到好工作。

但另一方面,批评者认为,这是新瓶装旧酒,是一种契约劳役形式。一些合同条款并不像第一眼看到的那么乐观,大多数毕业生最终支付的金额可能更多。

的确,虽然许多训练营对偿还的总费用设定了上限,但这一上限往往远远高于标价。例如,训练营App Academy课程学费为17000美元,但其设定的还款上限为31000美元。而且根据一些合同,如果学生收入太少,还款期限还会延长。

此外,收入分成协议的投资者评估的是学生的盈利潜力,而不是信用,这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教育专家担心,投资者押注学生的未来可能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危害,比如对预期收入较低的学生的歧视,以及加速大学从学习场所向技能型劳动力生产引擎的转变。

“我担心的是,学生,尤其是低收入的第一代大学生(first-generation students),最终支付的教育费用将超过他们申请传统贷款时的水平。”乔治亚州立大学校长马克·贝克尔(Mark Becker)说,“现实是,投资者投资收入分成协议是为了赚钱;这并不是一项利他事业。”此外,与贷款等许多传统融资方式不同,对收入分成协议的监管尚不完善。

部分参考资料:

[1]To pay for college, more students are promising a piece of their future to investors, The Hechinger Report.

[2]Are Coding Bootcamps Worth It?, Best Colleges.

[3]Income Share Agreements: What Are They, and How Do They Work?, Nerd Wallet.

[4]How to Compare Coding Bootcamp Income Share Agreements, Best Colleges.

[5]Coding Bootcamp: Income Share Agreements vs. Bootcamp Loans, Nerd Wallet.

[6]New Kind of Student Loan Gains Major Support. Is There a Downside?, New York Times.

[7]Code Now. Pay Tuition Later., The Atlantic.

[8]Are Income-Share Agreements A Good Idea?, Forbe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阿宅

Next Post

B站快手米哈游:除了腾讯,他们也在买买买

周一 4月 12 , 2021
CVC不再是巨头的游戏,但会改变什么吗?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