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网联汽车:“小而美”大受资本青睐

来源:《中国电子报》2021年03月26日

近日,小马智行(Pony.ai)宣布完成C轮融资。从2016年成立至今,短短4年多的时间,小马智行已完成七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11亿美元,估值超过53亿美元,成为国内自动驾驶领域最高融资额和最高估值纪录保持者。不久后,驭势科技(UISEE)宣布完成B轮融资。此前,驭势科技刚刚完成累计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并获得国开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首笔战略注资。

不只是他们,文远知行、地平线、四维图新等皆在年初完成了数亿美元的融资。这些创业公司的融资金额、速度与规模引发关注,同时也让自动驾驶的热度持续攀升。纵观国内市场,智能网联汽车的赛道其实早已巨头林立,百度、阿里、腾讯等互联网科技公司依托其资金、技术、渠道等资源优势,或是联手传统汽车造车,或是自行试水。在这样的背景下,驭势科技、小马智行究竟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和商业化落地?创业公司未来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寻找合适的落地场景

自动驾驶已经从概念逐步走向商业化。在赛道的选择上,不同公司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以谷歌、百度为代表的大厂直接瞄准无人驾驶技术的峰顶,在大规模商业化实现之前需要进行长时间的技术迭代,并花费高昂的器件成本;传统的汽车公司从高速的人机共驾向无人驾驶推进,在商业化过程中收集数据、提升算法;而像驭势科技这样的创业公司则另辟蹊径,选择从特定场景下的低速无人驾驶汽车切入,探索算法与商业化落地之间的平衡。

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落地为什么这么难?主要是受成本、速度、政策法规、地理空间、气候条件等多重条件约束。相较而言,特定场景的自动驾驶对技术要求偏低、需求更大,实现落地运营也更容易。驭势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吴甘沙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我们在产业链中的定位是做‘AI司机’。不造车、不做运营,只为客户提供安全可靠、低成本的AI代驾服务。园区、景区、工厂等这类细分场景,大公司往往不愿意去做,但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条非常合理的路线。”

他认为,寻找合适的场景需要从刚需、规模可行性、盈利能力三方面考虑。从刚需情况来说,B端的刚需痛点是最强的;规模可行性上,非公开道路在法律上的问题比较小,场景可预测性强;从盈利能力来看,无人驾驶能做到不需要安全员、无惧风雨的7×24小时常态化工作,对客户的吸引力是足够的。

目前,驭势科技主要落地在两类业务场景:一是乘用车,即和主机厂合作,做真正可以对标特斯拉的车型;二是商用车,在细分场景中将无人驾驶商用车规模化,比如机场物流、工厂生产物流、城市末端配送、无人公交等。从特定场景切入,让驭势科技可以在大量实践过程中不断积累数据、更新技术,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从而进一步完善其以“车脑”+“云脑”为核心的基于集成算法、硬件、云端数据的产业链。

在谈及近几年来取得的最大成就时,吴甘沙说:“我们不仅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家可以在机场实现规模化、常态化无人运营的公司,还构建了最大的无人工厂物流网络。至少在机场、工厂这两个细分场景中,我们已经走在了前面。”

核心价值从何而来

技术与场景数据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绕不过去的两道“门槛”。技术层面涉及感知、高精度地图、定位、驾驶员监控、人机互动、路径规划、决策、动态控制、系统架构、系统验证等多项核心能力,从哪里切入?怎么切入?场景数据如何获取?小马智行的做法或许能够提供一些借鉴。

自创业以来,小马智行就专注于L4/L5级自动驾驶技术的研究。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楼天城表示:“技术做得好,产生了价值,使我们受到依赖。”小马智行副总裁兼北京研发中心负责人张宁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也谈道:“技术是我们在自动驾驶领域保持领先水平的重要动力,进一步优化、打磨技术,是一直以来我们重点发展的方向。”

据了解,小马智行在北京、上海、广州、美国硅谷设立研发中心,招揽了大批国际化人才,现已建立起全栈式软硬件技术研发能力,涵盖基础架构、感知、路径规划与控制、高精地图与定位、硬件结构设计与研发。其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底层系统架构和操作平台PonyBrain有全面的可控性,并能支持个性化的优化,在实时性能、作业调度、数据传输和吞吐效率上有质的提升。

目前市面上深耕自动驾驶技术的创业公司不在少数,但他们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难题——场景数据的缺失。没有丰富的场景数据,就无法验证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张宁表示:“我们的优势不仅在于具备国际化人才,还在于我们拥有丰富的测试场景。”小马智行是全球首家在中美均推出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的公司,积累了超过450万公里的复杂场景测试里程数据。这让它的无人车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迭代后,已经可以安全、智能地处理临时修路、紧急停车、逆行车辆、行人横穿马路、非保护左转、雨天、市场等各类复杂场景。

未来的出路在哪儿

从顶层设计角度来看,国家的支持政策越来越明朗。《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新基建等政策规划都在强调车路协同对自动驾驶的引导作用。各地的新基建执行方案中,服务于自动驾驶的路端环境建设均是重点,这为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与适宜的“气候”。

从产业链角度来看,创业公司与车企之间的深度融合将进一步加速优势资源整合。如果从谷歌2009年开启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研究开始算起,自动驾驶已经走过了整整12年。它被证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不仅需要核心技术、场景数据、资金投入等多方面支撑,还需要法律法规、城市规划等的支持,仅靠一家企业难以实现。

小马智行总经理莫璐怡曾在采访中表示:“我们把自动驾驶看成是无人车的大脑,除了大脑,真的要跑起来还需要一个‘强壮的身体’。”她认为,拥有多年技术沉淀和数据沉淀的主机厂在提供“强壮身体”方面有非常好的基础,深度合作很有必要。“小马智行的最大优势体现在自动驾驶软硬件系统能力上,将来会更加专注在这方面的技术研究,进一步提升扩展性,完成与更多不同车型、平台的适配。车厂对车辆有更好的理解,知道怎样才更安全。只有双方不停地针对这个问题一起探索,才有可能把整个车辆的深度结合做得更到位,最终达到自动驾驶无人化和规模化的目标。”她说。

从商业模式的创新方式来看,业内专家认为,自动驾驶背后的创新方式正在发生变化。以前是风投加持极客团队,服务于明确的市场需求——专注、极致、口碑、快,非常适合互联网创业。而现在则要在商业模式和产业链都急速变化的环境中,“首先活,然后强”。

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业公司与大公司相比,需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吴甘沙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无人驾驶的上半场就像是一场马拉松,下半场则像是一场拳击赛。马拉松的赛道可能长达5年到10年,只有凭借足够的耐力坚持下去,才有机会进入拳击赛场。”他认为,大公司背后有庞大的财力、物力、人力支持,小公司必须先建立自身“造血”能力,一边“造血”、参加马拉松,一边获取数据、学习进入拳击赛的能力。“这也是驭势科技选择垂直细分领域先扎下根的原因。我们要先打造自身‘造血’能力,同时和主机厂深度融合,快速积累数据,这样才有机会活下去。”他说。

从资本投入角度来看,Pitchbook数据显示,自动驾驶行业里的创业公司平均每月耗掉160万美元。文远知行CEO韩旭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是按照3年花3亿美元、5年花5亿美元的速度投入的。目前来看,很多初创公司还不具备“造血”能力,或者“造血”能力不强,需要适当地引入外部资金。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彭军博士表示:“新融资有助于支持我们业务增长,加深与现有投资者合伙关系,迅速推进未来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将自动驾驶技术推向全球市场。”

虽然自动驾驶的终极目标是大规模、全场景的无人驾驶,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开始就要瞄准这个目标去做,这是不现实的。当下自动驾驶还面临核心技术、法律法规、道路基础配套设施等多方面的掣肘,纵使实力强如谷歌、百度之类的大厂,也不能一蹴而就,更何况人力、物力、财力都有限的创业公司呢?或许他们更应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地迈向无人驾驶的新未来。

Next Post

清华大学教授、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克强:智能网联汽车“中国方案”正在形成

周五 3月 26 , 2021
来源:《中国电子报》2021年03月26日 “经过各方的共同推动,近年来我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整体发展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