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平台经济发展“把好脉、开好方”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21年03月24日

平台经济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典型代表。平台经济是指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的新型经济形态,是网络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平台经济是一种新的资源配置方式,可以广泛动员社会的供给与需求,实现供给之间的智能化匹配。

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强调,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快速发展,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当前,我国平台经济发展的总体态势是好的、作用是积极的,同时,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一些平台企业发展不规范、存在风险,平台经济发展不充分、存在短板,监管体制不适应的问题也较为突出。

种类丰富 特征明显

我国平台经济快速发展,在社会和经济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显现。作为一种新兴业态,平台经济的发展使得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速,同时,也代表着市场经济发展的趋势。发展平台经济,有利于提高全社会资源配置效率,推动技术和产业变革朝着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加速演进,有助于贯通国民经济循环各环节,也有利于提高国家治理的智能化、全域化、个性化、精细化水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漆云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经济从新千年以后逐步形成,截止到目前主要呈现以下几点特征。

第一,市场主体非常活跃。近年来,平台企业数量快速扩张,个体规模发展较快。第二,平台企业类型不断创新,形式逐渐丰富。“此前的平台多是基于商品为主的电商平台。发展到现在,平台的类型逐渐丰富,有短视频、直播等娱乐平台,还有团购、外卖、网约车等其他平台,基本涵盖了消费者生活的方方面面。”漆云兰说。第三,平台在发展的同时,也在逐渐形成平台经济的生态链,这对于消费端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在日前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经济峰会时表示,当前,平台经济在全球发展得非常好,特别是在中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网络平台经济的发展,给更多的人带来了机会。“当人们使用平台的时候,它也在改变着供应的形式,因为平台的存在,人们可以更好地去合作等。过去可能需要花5—10年才能完成的事情,现在可能两三个月就可以做成了,这就是它的强大之处。”他说。

仍须规范发展

随着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无论是购物还是出行或是点外卖,平台企业都可以精准匹配供需,为所有平台参与者创造价值。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企业完成业务收入12838亿元,同比增长12.5%。其中,互联网平台服务企业实现业务收入4289亿元,同比增长14.8%。

在万物互联的互联网上,平台经济正成为一种重要的产业组织形式。但值得注意的是,日前,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研究了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等问题。会议强调,我国平台经济发展正处在关键时期,要着眼长远、兼顾当前,补齐短板、强化弱项,营造创新环境,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为何在当前时间点提出要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漆云兰对记者表示,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当前,平台经济具备相当的规模,且对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很明显。“平台经济对激活和释放消费潜力,助力和畅通国内大循环的作用非常明显,各平台链接了多个上游和下游,不仅提高了供需双方的匹配度,而且在从生产、销售、消费到再生产环节的链条中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漆云兰说。

第二,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对激发平台经济上的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和创新、对于拓展就业和创业的空间非常明显。

以直播电商为例,根据2020年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发布的《阿里巴巴全生态就业体系与就业质量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淘宝直播一年带动就业超过173万,除了主播还诞生了助播、选品、脚本策划、运营、场控等多种新职业。根据《报告》测算,2019年阿里巴巴经济生态共蕴含就业机会6901万个,其中,淘宝等电商平台共带动就业机会4976万个,相比较前一年增长894万个。

第三,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可以让其在传统产业的升级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以直播电商为例,大量的直播走进了固定的工厂或商家,通过平台,商家可以把生产过程很生动、及时地展示给消费者,让消费者可以更为直观地了解情况。”漆云兰说。

监管不是为了限制

网约车、社区团购、外卖点餐……各式各样的平台经济给消费者带来了多方面的便捷,但也暴露出了诸多问题。个别平台企业缺乏社会责任感和市场担当精神,出卖或泄露用户信息或通过“大数据杀熟”等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现象时有发生,对此,消费者的担忧也在逐渐升温。

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丁继华对记者表示,近年来,平台经济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也暴露出了一些乱象,大量不合规的问题制约着平台经济的健康和长远发展。在平台经济领域完善监管规则的背景之下,各类平台企业要转变观念,主动开展平台企业合规管理体系建设,变被动为主动,从“要我合规”向“我要合规”转变。

“监管不是为了限制平台企业发展,而是要创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在不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基础上、在公平的竞争中,让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脱颖而出。”漆云兰说。

漆云兰表示,首先,我国有比较完备的法律法规,而且都是通用性法规,比如《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政府要引导和促进平台企业或者平台上的市场主体,在现行的法律和法规下合法合规经营。

“对于平台经济的发展,要引导现有的平台企业,合法合规经营,强化政策引领和示范作用。同时,根据平台经济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业态去健全法律法规体系,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漆云兰说。

其次,从企业角度来说,要强化企业自身的自律以及合法合规经营的理念。在数字时代,大量的信息集中在平台上,因此,平台有条件而且有必要对平台内的交易行为承担监督和管理责任。

“行业协会也可以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如制定一些行业内自律的规范,或建立黑名单制度、失信企业名单等,这样或将能够对平台企业或消费者提供有效的警示和指导作用。”漆云兰说。

Next Post

加强自律 平台企业应主动求变

周三 3月 24 , 2021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21年03月24日 近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研究了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