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BOSS直聘,有多少留学生想去养猪?

没钱,你还去啥间隔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瓦特,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都2021了,内卷,依然是国内时下最热的一个词汇。

除了内娱不争气,各行各业都在卷,金融、互联网等以多金见长的行业中,更是荣获卷王的桂冠。

如今内卷越来越严重,内销转出口,就连出国都没有用。今年卷得最严重的,就是远在国外的留学党。BOSS直聘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找工作的留学生比去年翻了一倍——毕竟疫情来了快一年,只有中国还有这么多老板在招人。

于是这些以前拼命想跻身硅谷华尔街的留学生们,都开始暂时放弃竞争,捣鼓些中国特色的间隔年,aka返乡就业。

这么说吧,间隔年就是源自英国的gap year。原本是给那些还没遭受毒打的校园温室小花朵,在离开学校或投入社会之前的一年时间里,进行一次长期旅行,提前预习社会的险恶,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思考我从哪里来,该到哪里去。

著名社会学家窃格拉瓦曾说过:“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以前不少留学生就是为了逃避就业选择了间隔年,就像越来越多毕业生选择了考研,尽量拖延推开社畜大门的时机。如今也有不少职场卷人把间隔年当做给自己人生喘口气的救命暂停键。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卷不过气的人开始讨论“间隔年”的话题,一个问题出现了——没钱,你还间啥间?

于是,网上那些关于间隔年热火朝天的讨论,更像是一场凡尔赛大会。

“不要只想着打工赚钱,要学会追逐诗和远方。”

不用考虑金钱,感情,家庭的一切一切

20个国家,20个月

想当年院办刚毕业,也曾被这些豪言壮志所触动,直到打了几年工才发现:原来说这话的人钱包都鼓鼓囊囊。

有钱人的间隔年,才可以被叫做寻觅人生的光亮;而你我这样的,所谓的间隔年只能是流浪。

毕竟,内卷的主要起因之一不也是没钱嘛?

于是,比起带着阳光沙滩、游艇冲浪影子的舶来品gap year,换一份足够续命且能带来新鲜体验的工作,或许才是符合我们国情的中式间隔年。

不信你去BOSS直聘上看看,有多少留学生想做咖啡师、茶艺师(不是那个茶艺师),还有的做做新媒体、电商主播,一不小心就从社会卧底就变成了社畜小弟。

QS排名不进前200,都不好意思出来搞间隔年。

前段时间正值离职季,许多终于把年终奖揣进兜里的社畜都开始谋划着从任职的公司跑路。那段时间,“回家种地”、“回家养猪”的关键词一时间遍布院办的朋友圈。但一两个月过去了,曾经是搞新媒体的,无非又跳到另一家新媒体公司,之前做销售的,也还只是跳槽到对手公司。更有不少人甚至连窝都没挪,还在老东家干着老本行。

不光社畜,很多应届生也是如此,结果常常是叫得最欢越没啥行动。

年前饱受广告摧残的院办,一度也动过回家养猪的主意。为了不陷入口嗨的窠臼,我专门去看了看养猪教学。

然而,看罢之后,才发现自己可能真的不是这块料。

“种猪、生猪、二元猪、三元猪、料肉比、瘦肉率、PSY、MSY”一大批专业名词扑面而来,啥猪场污染治理,猪舍环境设计,猪仔剪尾和母猪的产后护理,每一个环节都充满了读不懂的知识点。

我爸常说的那句“小时不读书,长大去养猪”简直就是放屁。

而且母猪并不是天生就高产,比母猪产后护理更重要的,是“母猪不发情咋办”、“母猪没奶针灸哪”以及“怎么给母猪人工授精”等大问题,而对应的手段也是一针见血。

就是你拿着个大针筒一扎,猪拼命流血的场景。

田园生活很美好,但不是每个人都驾驭得了,其实除了城乡两极跨越,院办也幻想过不少在城市看似“无所事事”机械式干活,又可以开心划水,准点下班,快乐笑对内卷的工作。

比如院办小龙,她最想从事的工作是大厦钥匙管理员,这源于她连续20年都想当包租婆的梦想。

院办大林还想过当商场门里那些开小火车的司机。我想除了车头那循环播放的抖音热门BGM有点废耳以外,确实是件蛮快乐的工作。

可惜院办们只有这个贼心,没有那个肥胆,我们依然还蹲在大院加班。

不过不少90后、00后在这方面确实很敢。在豆瓣上有个被浏览过500多万次话题,“自己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工作过?”,不少回答后面都藏着真正的“间隔年狠人”。

有个妹子分享自己在屠宰场当过一个月的工人,专门给生产线上的猪头刮面毛。

除了要像刮胡子一样把猪头的毛挂掉以外,还得扒开眼皮刮掉它的眼睫毛。就是得在猪的注目礼下完成它的去睫毛实验。

“真的干了这个你才会知道,死猪头也是会动的!腮帮子那里会一鼓一鼓的,大概是肌肉的延迟反应吧。”

就像拍死了的鱼会抽搐,被断头的猪也会死不瞑目,这是刮毛时最难克服的心理障碍。

女孩在这份工作中学会了专注,眼里除了猪毛再也容不下其它。在刮完843个猪头以后,院办相信世界上没有啥困难能把她打倒。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跟工作时见到的幸福的猪相最相似都猪头。图源豆瓣#金树树#

院办的狗友阿P,原本是北京西二旗的一名产品经理,月薪20K。但长期的加班以及办公室的尔虞我诈,越发令他对职场生活感到厌倦。

有一次跟他去livehouse看演出,演出结束后已经快12点了,原本打算一块喝个酒就回去休息,结果领导一通夺命电话打来,他就得骑上车,滚回几乎已经人去楼空的写字楼加班。

他在前年的十一前选择了辞职,随后就是全国各地的游山玩水。后来,他的无限期假期已经成了朋友之间的一个梗。过年时他发朋友圈在西北玩,我们就会问国庆假期还没结束呢,他说没呢。清明假期又来了,又在他发在哪儿玩的照片底下评论假期还没结束呢,他还是说没呢。

玩了半年,他选择了回家。在广州荔湾那边租了个房,开始做黄牛,就是低价抢东西高价卖,发展下线帮他抢,他给别人佣金,以此对抗资本家的剥削。

职业本没有高低贵贱,反正在老板的眼里我们都是臭打工的。但身为不止“社畜”一层身份的人,我们打工除了赚钱也是在体味生活。

比如程璐脱口秀中提到的那位笑果楼下熬秃了的保安,“保安摸着自己的秃头说,早知道去干程序员了。”

是段子,不过创作总是来源于现实。

虽然没有数据支撑,但魔幻的生活里一定存在掩藏了风光的实习简历的厨子,脱去公务员的西装领带在酒吧里打碟的酷盖,动物园里喂猴的小王或许曾经是喂饱乙方的大厂投放,以及放弃程序员的键盘心甘情愿拿起了测温枪的保安。

他们都值得被尊称一声生活的勇士。

不仅国内的年轻人尝试在看起来奇奇怪怪的工作中寻找自己,海外留学生在就业方向上,也更听从自己的声音。BOSS直聘在对留学生找工作的统计中,显示有不少留学生开始积极在国内找工作,而且美丽的简历还总是投到五花八门的行业中去。

比如金融学硕士想当淘宝客服的:

金融、互联网、教育行业不再是留学党唯三的白月光,制造业、物流、医疗等海归比例也在增长。

BOSS直聘本部就收到过来自UCSD研二在读留学生的简历,虽然招聘的岗位跟她的专业也没多大关系,但后续培养了不少兴趣:

图源:嘻嘻希

院办有个留学生朋友在找工作做Gap year,好心分享了一份她的Wish List(愿望清单):

文青套餐

亚逼套餐

社会人套餐

我想,留学生也好,卷中人也罢,大家都能在找一份逃离传统热门行业的工作,不仅获得了压力缓解的间隙,而且也在传统既定的路线外体味到了以往绝对接触不到的人生体验。

在知乎上,有人分享自己决定去gap时对父母说的话:

“我问老爸:您今年五十了,工作也25年了,你们同事老王假如也50了,工作了24年,您真觉得你俩会有很大差别么?–说实话,还真没有。”

“但这一年,对勇敢尝试各种可能的自己来说,就有很大差别。”

也许这也是这么多年轻人选择返乡就业实现间隔年的原因。

当然, 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游离于主流之外的叛逆,不过是一段中场休息。在找回自己以后依然得拍拍屁股,蹲回去适合的工位。

新奇的体验后,总会穿上一身帅气西装,再次打开BOSS直聘,认认真真写一份简历,认真浏览世界500强的职位简介,然后跟老板说,“可以跟您聊聊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瓦特

Next Post

新世纪福音战士:世纪末的救赎与神话

周五 3月 19 , 2021
庵野秀明也许从未想过EVA是如何与现实政治、历史之间产生关联。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