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上市,但短视频鏖战未到终局

来源:《北京商报》2021年02月08日

快手成功上市,短视频企业的竞争更加明朗且激烈。短视频的风口已经从浪尖吹到了深海,互联网企业各显神通:数据、版图、电商之争有过之而无不及。已经开始的春节红包大战更是最好的证明,百度、微信对泛视频的垂涎更是让格局走向难以预测。

股价涨涨涨

近年有不少中生代互联网企业登陆资本市场,开盘股价大涨已是常态。快手上市前,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就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根据之前暗盘的价格以及整体全球资本市场的火爆,不少资金南下,港股最近表现不错。在上市之后,快手股价恐怕会迎来一波高潮。”

快手果然不负众望。2月5日,快手在港交所上市,开盘价338港元,较115港元的发行价上涨193.91%,市值13886亿港元,约1791亿美元,按市值计算,快手市值排在腾讯、阿里、美团、拼多多之后,位列已上市中国互联网企业第五位。

带着快手摸爬滚打十年的宿华,依然很淡定。据他透露,2020年快手产生了超130亿条视频,有近9.6万亿分钟的消费时长,超过2000万人在平台上获得收入;产生超过3000亿元GMV(交易总额)。

电商的AB面:高营收 高亏损

当6位快手用户的钟锤落下,快手股价开始跳动,短视频第一股终于花落快手,但竞争却并未结束。

2019年6月,宿华和快手创始人程一笑在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号召,全员进入战斗状态,目标是2020年春节前,DAU(日活用户)达到3亿。这被认为快手抖音竞争升级的标志。

后来,快手一改低调风格,在品牌、商业化层面高举高打,实现了日活目标,并将狼性文化保持至今。现在直播、电商和线上营销,共同为快手贡献营收,解决了此前短视频营收单一的问题。

根据招股书,快手在2017-2019年营收分别是83亿元、203亿元、391亿元,2020年前11个月营收525亿元。电商GMV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是0.97亿元和596亿元。该数据在2020年前11个月增长到3326.8亿元。电商带货之火爆可见一斑。

不过,亏损也随之而来。易观新媒体行业分析师马世聪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变现效率是短视频面临的较大问题之一。目前短视频在拥有用户规模基础上的流量优势并未完全开发出来,比如快手在广告营销方面,有待扩充公域流量提升广告收入空间,在电商方面有待丰富品类、提升服务能力,来提高货币化率”。

但在王超看来,“快手营收一直在增长,尤其是电商GMV增长更快,亏损是因为市场推广营销的成本太高,比如砸给渠道、传统赞助等,如果营收和电商GMV一直增长,这些成本都不是问题”。他认为,快手需要重视的是用户增长能力。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快手DAU从6670万涨到1.76亿,2020年前9个月快手DAU 2.62亿,前11个月是2.64亿。

PK继续进行

虽然上市了,但快手有更忙的事情在做。那就是已经开展的春节红包大战,短视频无疑是最大焦点战场。

从上述快手用户数据看,也就不难理解各家激战春节档的原因。今年快手计划为春节红包活动投入21亿元,抖音拿出20亿元,百度要撒22亿元,都是为了在春节档收获更亮眼的用户成绩。

玩法上,各家在提高用户黏性、拉动电商上也花了心思。以快手为用户设计的集卡活动“集福气中国牛,集齐分2亿”为例,在飞行棋小游戏中获得福气卡是用户集卡的重要来源。获得红包后的用户可以邀请好友助力,获得奖金翻倍的机会。

除了电商和用户,短视频平台鏖战春节档还为了线上营销市场。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最新数据,2020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5292.1亿元,同比增长5.4%。其中2020年电商类广告市场占比47.2%,同比增长6.5个百分点;社交广告市场占比13.4%,同比增长1.6个百分点;短视频广告市场占比13.5%,同比增长5.3个百分点。这三类广告与快手、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都有密切关系。

“预计独立App抖音、快手的前两名地位,在这一两年还是会保持,视频号会随着微信生态内资源进一步向其倾斜使得规模快速扩张,在活跃用户规模上逼近头部App。”马世聪这样判断。

提到短视频行业未来的格局,王超也说,“如果微信视频号不介入,抖音快手恐怕会垄断一段时间。现在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在于视频号,它已经显示出非常大的生命力,可能会对抖音、快手分流”。

Next Post

日本逐渐普及“智能畜产”畜牧业生产率明显提高

周一 2月 8 , 2021
来源:《中国科学报》2021年02月08日 如今,使用了传感器和图像解析等数字技术的“智能畜产”正在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