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APP又开战 网易云音乐“手撕”酷狗 真的只为抄袭这事?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21年02月04日

按照要求,虾米音乐2月5日就将关停。然而在线音乐江湖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月2日,网易云音乐公开向腾讯音乐旗下产品酷狗音乐开火。

2月2日上午,网易云音乐在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关于给酷狗“山寨办”团队申请年终奖励的建议》的文章,文章直指酷狗音乐抄袭网易云音乐的“一起听”功能以及“云贝推歌”功能。2月2日傍晚,酷狗音乐通过官方微博对此事作出正式回应,称已经申请专利。

截至2月3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稿,酷狗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均未对此事向媒体作进一步解读。

记者从行业人士处了解到,一向以版权之争作为焦点的在线音乐之争,未来将在功能上不断“PK”,背后反映的是行业竞争愈加激烈。“虾米关停以后,行业内大的音乐APP就那么几个,说到底,背后其实是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之间的battle。”

网易云音乐:抄袭新功能 酷狗音乐:早已申请专利

在这封被大量转载的公开信中,网易云音乐称,谨代表网易云音乐产品团队全体同仁,为一直战斗在死盯网易云音乐新功能一线的酷狗音乐“山寨办”团队,向酷狗管理层申请特殊年终奖励,以示相惜。信中还说,酷狗音乐“山寨办”成立以来,一直将网易云音乐新功能酷狗化为首要目标和工作方向。

接着,网易云音乐摆出了多个产品功能对比截图,声称酷狗音乐最近上线的“跟听”功能对网易云音乐“一起听”的模仿到了像素级地步。

据了解,网易云音乐是在2020年7月上线了“一起听”功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网易云音乐主要是通过对比“一起听”与“跟听”的邀请好友页面展示形式、头像和耳机的展示形式、对讲功能、等待对方加入时的加载动画、点击结束时的路径和文案等维度来证明酷狗音乐的“抄袭”。

此外,网易云音乐还指出,酷狗音乐的“音乐推”功能也涉嫌抄袭网易云音乐的“云贝推歌”。网易云音乐于2020年4月上线“云贝推歌”功能,3个月后,酷狗音乐上线“音乐推”功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网易云音乐发出上述声讨后,事件迅速发酵。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也在朋友圈隔空回应此事:“原来我2006年做的QQ 一起听功能,竟然有如此深远的战略意义,找到当年的需求文档回味下,我能不能告别人山寨了我呢?另外当年写的需求真实详细,所有的逻辑和交互图必须做出来,要不会被研发骂回来……那时候产品经理挺没人权。”

2月2日傍晚,酷狗音乐通过官方微博对此事作出正式回应。酷狗音乐称,截止到2020年底,酷狗原创专利申请超过2000件,包括2015年12月和2020年3月申请的“一起听”专利。2015年酷狗上线“音乐推”并同步申请专利,致力于帮助音乐人成长。

酷狗音乐晒出的专利申请截图显示,酷狗音乐在2015年12月申请了“在群组内播放音频的方法、服务器及终端”发明专利,申请公布日期是2016年5月;此外,2020年3月酷狗音乐申请“歌曲播放方法、装置及系统、计算机存储介质”的发明专利;2015年5月,酷狗音乐申请“音视频内容推荐系统、方法及装置”的发明专利,该专利于当年9月获公布;2019年酷狗音乐申请了一项“手机的制作者影集和分享内容图形用户界面”的外观设计专利;2020年申请一项名为“用于显示屏面板的视频播放图形用户界面”的外观设计专利。

音乐客户端商业价值凸显 后版权时代争的不仅是歌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手机音乐客户端用户将增至6.18亿人。庞大的基础用户规模以及日渐形成的付费习惯,进一步凸显音乐客户端商业价值。

公开信息显示,酷狗音乐成立于2004年,2016年7月,中国音乐集团的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和腾讯QQ音乐合并,更名为腾讯音乐。此后,酷狗音乐隶属于腾讯音乐集团。实际上,在行业人士看来,虽然网易云音乐炮轰的是酷狗,实际上矛头直指腾讯音乐。

在虾米音乐还在竞争序列的时代,各大音乐平台的版权竞争早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2015年以来,在国家版权局的强力整治下,数字音乐领域开始有了新的秩序。

版权之争表面上不再腥风血雨。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腾讯、网易、阿里三家就互相授权了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然而对庞大的版权基数而言,这剩下的1%的音乐版权,依然是各个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而随着虾米关停,在线音乐大平台几乎仅剩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和酷我,而QQ音乐、酷狗和酷我均是腾讯音乐旗下产品。腾讯音乐财报显示,2020年三季度,腾讯音乐总营收同比增长16.4%至75.8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3亿元。

即便是这样的格局,网易云音乐也不甘示弱。虾米关停,阿里音乐梦碎,也将目光放在网易云音乐上。此前,阿里还领投7亿美元助力网易云音乐开疆拓土。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至今,网易云音乐在版权方面频频出手。

“在线音乐行业无疑迎来了后版权时代,虽然平台依然重视版权,但是未来平台之间争的更多的不仅是歌,而是品牌在用户心中的美誉度、产品的创新功能等,最终的结果都是想把用户留在APP里的时间延长,进而变现。”一位在线音乐行业从业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Next Post

亚马逊有望问鼎全球“最赚钱公司”?贝索斯激流勇退宣布交权

周四 2月 4 , 20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21年02月04日 2020年,亚马逊以总收入3861亿美元排名第一。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