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手机分拆?官方否认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21年01月26日

华为正就出售高端智能手机品牌P和Mate事项,与上海政府支持的企业牵头的财团进行谈判,谈判已持续数月,谈判由芯片供应不足引发。

近日,华为将出售手机业务的传闻不胫而走,有消息称华为手机将出售给大市国资委牵头成立的企业,谈判已接近尾声,近日即将公布。

有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为正在探讨剥离手机一事,标的是其上海终端相关部门,华为旗下高端系列Mate和P的研发主要位于上海。据悉,除了手机,平板等其他产品或一同出售,只留海思和基站业务。

然而,1月25日,华为终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华为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华为将坚持打造全球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品牌,努力为消费者提供卓越的产品体验和服务。”

根据TrendForce旗下半导体研究处数据,2020年全球前六大品牌排名依序为三星、苹果、华为、小米、OPPO以及Vivo,与2019年度相较,最大的差异点在华为市占的变化。

展望2021年,TrendForce预估,全球智慧型手机产业可望随著日趋稳定的生活型态而回温,透过周期性的换机需求,以及新兴市场的需求支撑,预估全年生产总量将成长至13.6亿部,年成长9%。

华为终端供应链安全刻不容缓

由于美国的管制政策,华为无法获得高端的手机芯片,终端业务发展受阻,为了求得生存,华为也不得不剥离部分业务,2020年11月17日,华为确认出售荣耀,由供应商们接盘。

当时,多家华为供应链企业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如今,荣耀在供应链方面快速恢复元气。近日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赵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荣耀官宣独立后,几乎所有的供应伙伴都恢复了供应,已经没有牵制,AMD、英特尔、三星、美光、高通、微软、MTK(联发科)等各个供应商都已经展开合作。

荣耀独立之后开启了重生的第一步,留下来的华为系品牌成为了新的变数。目前华为手机包括Mate、P两大高端系列的品牌,还有Nova、麦芒等面向中低端市场的品牌,其中Mate和P系列相关研发部门主要在上海。华为内部也在继续研发Mate 50,但是终端手机的未来仍受到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

华为手机业务经历几番波折,才最终带着品牌破圈,华为也真正从B端延伸到C端。过去几年间,华为消费者(终端)业务占据了华为总营收的半壁江山。2020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1%, 净利润率9.2%。其中,消费者业务收入为2558亿元人民币,占据总营收的55%,比2019年同期增长15.85%。

2018年,华为的规划是,2023年消费者业务达到1500亿美元的营收目标。然而,如今全球供应链风云变幻,消费者业务的挑战首当其冲。

在一系列的博弈中,供应链安全问题也提高到了国家策略层面,近日广东和上海“两会”也密集提及了对半导体、新兴产业的各方面支持。

2020年10月29日,十九届五中全会重点讨论了“十四五”规划纲要及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稿,并再次将科技创新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关键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被着重强调。预计“十四五”期间,对科技研发投入的考核和支持要求将显著提升,新一代信息技术、半导体、新能源、医药医疗等领域将成为主攻方向。

“十四五”期间,上海将强化高端产业引领功能,按照“高端、数字、融合、集群、品牌”的产业发展方针,推动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三大先导产业规模倍增,加快发展电子信息、汽车、高端装备、先进材料、生命健康、时尚消费品六大重点产业,大力推进经济数字化、生活数字化、治理数字化。

华为哈勃投资不断

去年以来,不少上游供应商已在逐步恢复对华为手机的供应,但在美国“实体清单”之下,供应链仍面临挑战。

此前有报道称,美国上届政府已通知包括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在内的几家华为供应商,声称将吊销向这家中国公司出售产品的某些许可证,并打算拒绝向这家电信公司供货的数十个其他申请。

需要注意的是,收到通知的公司还有缓冲时间来回应、上诉,并且报道中提及的是英特尔的“某些许可证”,但无论如何,华为面对的将是持久的博弈和考验。华为、英特尔尚未对此消息进行回应。目前不清楚新一届美国政府是否会延续该政策。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不论是英特尔,还是AMD、微软,都曾在2019年年底获得供货许可,2020年,也没有受到美国新管制措施的影响。

就英特尔而言,主要为华为笔记本以及服务器等提供芯片。去年9月,英特尔方面曾对外确认,已经获得华为的供货许可。AMD高级副总裁福雷斯特·诺罗德去年也曾表示,该公司已经获得向美国“实体清单”中某些公司销售其产品的许可证,因此预计不会因为美国对华限制,而影响AMD的业务。

2020年底,高通发言人已经对外宣称,高通获得了向华为提供4G产品的许可,包括4G产品、计算类产品、Wi-Fi产品。但是,高通尚未获得5G产品的许可。现在不少核心企业正在申请供应许可证。联发科和中芯此前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已经按照规定向美方提出申请,并重申将严格遵守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此外,台积电、美光、三星、联咏以及旺宏等多家供应链上的重要厂商也已经向美方提交了申请。

另一方面,在供应链的重建上,华为在不断研发和对外投资。其中,华为旗下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勃)已经投资了不少半导体产业链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对外投资的公司已经有20多家。

近日,哈勃依旧动作频频。1月22日,苏州锦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哈勃,公司注册资本由约1.46亿元人民币增加至约1.52亿元人民币;1月21日,云南鑫耀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股东新增哈勃,投资金额为3000万元;去年底,哈勃还投资了国产EDA企业九同方微电子、以及宁波润华全芯微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扶持国内半导体的成长非一日之功,长路漫漫上下求索,国产替代、乃至打入到全球产业链将是一场持久的供养。

Next Post

李克强主持召开教科文卫体界人士和基层代表座谈会 征求对政府工作报告、“十四五”规划纲要的意见建议

周二 1月 26 , 2021
来源:中国政府网2021年01月25日 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