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知道亚马逊雨林中的壁画,真的是冰河时期创作?

人类对艺术史的认识又有重大突破。一队考古学家报告,在南美洲的亚马逊雨林中发现大批画作,最早的年代超过一万年。却有些人质疑:那批画看起来保存太好,怎么能确定不是最近的作品,真的是冰河时期的创作呢?

看起来不像真的?

草原和雨林之间

这系列研究要在2016 年以后才有机会进行,这一年哥伦比亚政府和哥伦比亚革命军-人民军(FARC)协议停火,考古学家方能深入丛林,在2017 和2018 年展开调查,又于2020年4 月发表第一篇正式论文。

发现壁画的遗址叫作Serranía L​​a Lindosa,简称作SLL,位于哥伦比亚的东部。它算是岩荫型的遗址,接近瓜维亚雷河(Guayabero River),如今周围被森林环绕,是湿热的气候,年平均降雨量为2800 mm(比台湾的2500 mm 多一些)。

整个哥伦比亚位于南美洲的西北部,SLL 遗址处于亚马逊的最西侧,其东方是广袤的雨林,往西则是安地斯山。遗址算是介于其东方的亚马逊雨林,以及其西方,奥里诺科河流域的热带草原(savanna)之间。

简单来说就是:介于安地斯和亚马逊的交界,草原和雨林之间。

遗址地点。

草原尽头,雨林边缘的文青

目前考古学家深入调查过3 个地点,绝大部分壁画位于Cerro Azul,而距离467 公尺远的Cerro Montoya,以及4 公里处的Limoncillos 也都有发现壁画,不过都褪色了。壁画大多数为红色系,作画材料是赭石。

挖掘发现不少石器、植物、动物遗骸,证实此处曾有大量的人类活动。定年结果指出,人类抵达这片区域的年代超过12000 年,最晚的记录可能只有数百年前。有趣的是,最早有人类活动记录的地层,也有出土赭石,暗示这儿最早的居民或许就会用赭石作画。

在有壁画的岩壁旁挖掘。

如今还能识别的作品有上千件,它们应该不是短时间内的创作,多半是长期累积的结果。论文指出,SLL 遗址南方180 公里远处的Serrania de Chiribiquete 遗址,也存在类似风格的岩壁画作,由此推论两地处于同一个文化交流圈。

所以对于「这批画为什么可以保存到现在?」这问题,合适的答案也许是「原本此一区域存在非常丰富的作品,却只有这些保留至今」。保存最佳的Cerro Azul 画作位于岩壁侧面,上方被巨大的岩壁挡住,结构微妙的角度有保护效果,多数作品不会直接淋雨。

遗址区域远眺。

SLL 遗址位于如今的亚马逊雨林边缘,不过和安地斯山也很接近。最初住在草原和雨林交界的居民,由石器等迹象判断,并非从东边穿越广阔的雨林,而是由其西北的安地斯方向,或许是波哥大盆地移民而来。

首批移民抵达的年代,差不多是距今约12600 年前,寒冷的新仙女木期(Younger Dryas)开始之际;或许和当时气温骤降,人们想换个地方讨生活有关,不过详情仍需研究。

南美洲西北部各早期遗址的年代。波哥大盆地的遗址年代比SLL更早,两处石器技术类似,看起来是SLL人群的源头。

之所以重复指出当地位于草原和雨林的交界,是因为「草原」和「雨林」的范围会变化。气候不断变迁,冰河时期比现在更冷更干,某些现在能长树的地点,当时只能长草。亚马逊雨林在冰河时期仍然存在,但是面积不如气候变暖以后。

失落的世界,长留壁画中

SLL 遗址附近的环境缺乏深入研究,但是由其他情报推断,该地在冰河时期的树木应该比现在少,更偏向热带草原(热带莽原),类似今日东非草原,或南美洲喜拉朵草原的环境。

遗址离河流不远,首批移民抵达时,应该有多元的草原、雨林、淡水资源可以利用。那个冰河时期已经失落的世界,部分仍留存在最早的壁画中。

壁画一景:a.拟人化图像、b.手印、c.动物化图像、d.几何图形、e.植物图像。

SLL 遗址的岩壁上保有数千件作品,包括拟人化(anthropomorphic)、动物化、几何与植物的题材。不少画的内容看来是狩猎和仪式场景,记录着古代的生活与环境。动物种类繁多,常出现的有鹿、貘(tapir)、鳄鱼、蝙蝠、猴子、乌龟、蛇(serpent)、豪猪。

不过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冰河时期结束后,早已灭团的美洲大型动物们。至少可以辨认出大地懒、乳齿象、某些羊驼(camelid)和三趾后弓兽(three-toe ungulate),还有马。

它们出现在壁画中,可能是画家作画时直接观察到的纪录,这也是创作于冰河时期的佐证之一;即使作画时附近没有这些动物,也能推测艺术家们仍保有对这些生灵的记忆。

马值得一提。马起源于美洲,后来迁徙到欧亚大陆与非洲,原产地却在冰河时期结束后灭团,因此世纪帝国中的马雅人、阿兹特克人都没有马。壁画中有马,证实当时的人见过马,而且觉得值得留下图像记录。

冰河时期后,南美洲灭团的动物们:a.大地懒、b.乳齿象、c.骆驼科动物,大概是某种羊驼、d.马、e.应该是马、f.某种三趾后弓兽。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不是,马不是属于雨林的动物,若是SLL 附近能跑马​​,意谓现在满布树木的地区,当时仍然有大片的草地。这点间接证实这块介于安地斯与亚马逊的交界之地,冰河时期以后经历明显的改变。

想厘清岩壁上画作的年代,往往任务困难,至今这批壁画也没有直接定年的结果。不过考古学家仍根据几条间接证据,判断最早的作品创作于冰河时期:

第一,当地最早在距今12600年前出现人迹,应该是由西北方的安地斯方向移民而来。
第二,最早出现石器的地层,也出土作画的材料:赭石。
第三,壁画有多种冰河时期后灭团的动物。
第四,更大的地理范围内,不只一处有类似的壁画,还有些已经褪色的作品。

赭石是古代艺术创作时很常见的颜料,世界许多地方都有记录。同一年另一篇发表的论文报告,在中美洲墨西哥的犹加敦半岛,一处浸满水的洞穴内发现开采赭石的迹象,最早可能距今12000 年之久。这些蛛丝马迹显示,对于一万多年前的美洲人而言,赭石是熟悉的资源。

遗址附近的瓜维亚雷河。

支持艺术创作的乐园,有肉有菜很多鱼

能支持大量艺术创作的时空,想必日常生活不虞匮乏。SLL 位于草原、雨林、河流的交界,可利用的资源丰富又多元,许多记录埋藏在地层中。

早期的美洲文化,如克洛维斯文化(Clovis Culture),以狩猎猛玛象之类的巨兽闻名。壁画中有不少大型动物,它们曾经是最初移民的食物吗?似乎不是,即使有的话数量也不多。遗址所有年代的地层皆缺乏大型动物的遗骸,最古老的也不例外(也没什么鸟类)。

一万多年前的美洲人,对于猎捕和食用大型动物,应该没什么心理或文化障碍。马、象、鹿等动物不是狩猎的对象,却出现在壁画中,意义值得玩味。莫非是就算抓不到,也要画在墙上欣赏?

各地层中不同类动物的比例。

遗址出土的遗骸有非常多鱼类,也有鳄鱼、乌龟等水生动物,表示这群住在河流旁的人懂得搜集淡水资源。其他动物大部分是小型动物,2种啮齿类最多:驼鼠(paca,学名Cuniculus paca)和水豚,还有犰狳、鬣蜥、蛇等等。有意思的是,鱼类、哺乳类、爬虫类的比例,在不同年代都很接近。

植物也相当丰富,保存下来最多的是棕梠类,至少可以辨识出10 个物种;棕梠也是当地现在普遍生长的树木,果实能提供能量和营养,叶子等部位还有各种用途。也有不少碳化种子出土,包括茄科(Humiriaceae)、大戟科(Euphorbiaceae)、天南星科(Araceae)和禾本科(Poaceae)植物。

总之,对于没有农业,不长期定居的采集狩猎者来说,SLL 一带可谓有肉有菜有水源,各式资源充沛的好地方(原本还能欣赏史前巨兽秀,可惜后来没有惹QQ)。

相关研究仍在进行,已经问世的论文之外,这片区域应该还有不少有趣的线索值得探索。反正,这批壁画就算没有到冰河时期那么早,应该也是真正的古代创作,让我们有机会一窥那个早已失落的世界。

Next Post

「故事」不只改变你的消费,还可能影响陪审员判决!

周二 12月 29 , 2020
虽然我们有时可以藉由研究经济史来推断因果关系的方向,我们也必须认识到,经济学以外的对照实验已经揭露了 […]
故事经济学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