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回家后,还有哪些新期待

  23个日日夜夜的等待后,嫦娥五号终于平安回家。这是我国复杂度最高、技术跨度最大的航天系统工程,首次实现了我国地外天体采样返回。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从月球采样回来的国家,人类44年以来再次获得月球样品。

  这是一个结束,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最后一步完美收官;这是一个开始,中国不仅有了自己的月球样品,而且验证了再入返回等技术,为载人航天打基础。

  与此同时,公众的好奇也被推到顶点:月球样品什么样?公众能否看到?中国是否会与世界共享?“绕落回”之后,中国什么时候开展载人登月?12月17日,国新办举行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有关情况发布会,这些疑问有了解答。

  来自月球风暴洋,“嫦娥”带回的月球样品与美俄采集的不一样

  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来自月球上一个名叫“风暴洋”的地方。为什么选择在此地挖“土”?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探月工程三期副总设计师李春来介绍,选择此地的一个原因是基于工程的可实现性,包括安全降落地形地貌方面的因素,还包括能源供给的光照条件、热控条件、通信因素、测控因素。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考虑我们取回样品和原地探测的科学价值因素。”李春来说,俄罗斯和美国在月球上的九个采样点,都在月球纬度30度的范围,嫦娥五号的采样点选择了纬度43度的风暴洋东北角的玄武岩区域,“这是全新的采样区域,全新的样品研究,对月球表面的风化作用、火山作用和区域地质背景、区域地质演化方面应该能作出很多科研贡献。”

  除了用于科学研究,月球样品还会入藏国家博物馆,向公众展示

  这些来自月球风暴洋的样品如此珍贵,将会放在哪里?

  据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介绍,位于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是月球样品的主要存储地点。此外,作为一种容灾备份,还有一部分样品将储存在湖南韶山。

  很多人很好奇月球样品是什么样,未来有没有机会一睹其风采?有!

  吴艳华介绍,嫦娥五号带回的月球样品将用于三类用途:第一类,为了进行科学研究,这是最主要的目的;第二类,为了能早一点与公众见面,有一部分样品将入藏国家博物馆,向公众展示,进行科普教育;第三类,依据国际合作的公约和多边双边的合作协议,我们将发布月球样品和数据管理办法,与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共享,也有一部分按照国际惯例,可能作为国礼相送。

  当然,绝大部分样品会用于科学研究。“我们会在实验室进行长期的、系统的对月球样品的研究工作,包括它的结构构造、物理特性、化学成分、同位素组成、矿物特点和地质演化方面,希望能够深化我们对月球的起源、演化方面的认识。”李春来说。

  月球样品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中国愿意跟国际同行开展合作

  月球样品得之不易,中国会不会与其他国家共同分享?

  “月球样品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财富,我们愿意以平等互利、互惠互利的方式跟国际同行开展合作。”国家航天局新闻发言人许洪亮明确表示。

  洪亮明透露,近一段时期以来,国际同行对嫦娥五号都非常关注,纷纷给中国国家航天局、中国政府、其他机构发来贺电,提出了需要共同开展研究的意愿。“我们也非常欢迎。”他说,中国国家航天局与40多个国家签订了140多份合作协议,并且深度参与了18个国际组织的相关工作。

  为了做好月球样品的管理工作和数据共享工作,国家航天局将专门印发月球样品的管理办法和后续管理政策。“后续我们会跟国内的有关科技部门,共同向国际同行发出征集月球样品分析的相关方案,同时也会组织国内外科学家,对方案进行遴选,开展一些成果的共享,共同研究。”洪亮明说。

  先建地球轨道空间站,再规划论证载人登月

  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让人们对载人登月充满了遐想。

  “嫦娥五号目前开展的月面起飞、轨道交会对接、再入返回等,都是未来载人返回的必要技术。这些技术通过验证,也是为未来载人登月打基础。”吴艳华说。

  那么,中国是否已经有了明确的载人登月计划?

  “按照目前中国政府初步意向,先搞关键技术攻关,等我们地球轨道的空间站建成,我们再规划论证是不是要搞载人登月。”吴艳华说,未来有没有载人登月的计划,要先看近地轨道空间站建设情况。

  吴艳华表示,我们当前的任务是要完成地球轨道空间站的建设,争取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开展建设。地球轨道空间站是“天上实验室”,可以广泛开展国际合作,“要把它用好,争取有更大的价值”。

  尽管载人登月的计划还没有明确,但载人登月的目的却很清晰。“我们搞载人登月,一定是服务于科研,服务于探索未知。”吴艳华说。

  除了载人登月,很多人还对太空旅游充满向往。未来中国能不能搞载人太空旅游?

  “我个人认为,载人太空旅游从技术上是没问题的,关键是耗费很昂贵,现阶段还是要以服务于探测、服务于科学为首要。”吴艳华说。

  “绕、落、回”之后,是“勘、建、用”

  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规划如期完成,下一步该怎么走?未来的星际探测怎么做?

  吴艳华给出了三个字的答案:“勘、建、用”。

  他解释,“勘”就是勘察月球和其他星球的环境,包括空间环境、地质环境及我们人类关注的各种辐射等,这是我们探索的最主要目的;“建”就是要建设,形成一定的基础设施能力,比如嫦娥四号的鹊桥卫星能够提供持续不断的月地测控通信能力;“用”主要是有关地外资源能不能供人类利用和开发,世界各国应该是围绕这么一个目的开展星际探测活动。

  吴艳华表示,以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为起点,我国探月工程四期和行星探测工程将接续实施。目前,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正在飞往火星的征程;嫦娥六号、七号、八号,小行星探测、火星取样返回、木星系探测等工程任务也将按计划陆续实施。(记者 陈海波)

Next Post

专家谈2021年头号任务:“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

周四 12月 24 , 2020
  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2021年要重点抓好“八大任务”,其中“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被 […]
战略科技力量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