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主任陈锋:学习方式的变革一定是未来教育的核心

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经历了疫情期间的“停课不停学”,也让整个行业在探讨关于课堂内外、课前课后、线上线下的融合。未来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它与新技术、新科技应该有着怎样的关系?当我们的教育正在从工业化时代教育向数字化时代转变,未来教育应该如何变化?

12月18日,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主任陈锋在“2020未来学校生态大会”上表示,未来教育的转变是教育形态和学校形态的转变,是系统性和体系性的变革。未来教育是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灵巧教育,而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数字科技正是为了实现未来教育形态、未来教育的方式来提供支撑的。

陈锋认为,随着现代数字科技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工业化时代学校形态依托于传统三维空间——校园、建筑、教室、教学活动正在发生改变。其中,学习方式的变革一定是未来教育、未来学校的核心。

在其看来,今天的技术发展是为了服务于更好激励和驱动学习者自主学习,为了更好去实现学习方式的创新。要更好推动学习者的自主学习,就需要重新去思考教育跟社会经济的关系,努力去打破原有的阻隔、障碍,促进教育跟科技、教育跟产业、教育跟社会、教育跟文化的深度融合。

而作为未来教育变革的主体——公立校,如何与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结合,也在教育行业内迎来了集中探讨。

翼欧教育创始人及CEO宋军波表示:“联通将是互联网+教育的本质。”过去半年时间,这家教育科技公司旗下的产品ClassIn平台服务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大附中、101中学等多所高校和体制内中小学校。

经历了疫情期间用户像潮水般涌入,公司服务器承压等一系列挑战后,宋军波在思考这场在线教学风暴带来了什么?疫情之后整个教育科技、在线教育下一阶段发展方向在哪里?

宋军波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在线教育价值并不在课堂上、不在校园内,而在课堂外、校园外。”

在其看来,互联网+教育是要建立起跨国家、跨学校、大学与企业、线上与线下的学习空间,形成知识生成与知识传递的联通空间。而在线学习和线下学习也不是简单的替代关系,不是谁的教学比另外教学好的关系,它是融合的关系、常态化的关系。”

宋军波以微信和咖啡馆举例:“大家都认为在咖啡馆里两个人聊天感觉触动是比较好的,但是如果因为时空关系相隔的话,我们需要紧急联系一些事情,这个时候就会掏出微信发一个消息,即使在咖啡馆见了面,如果传递文件也需要微信传递一个资料给对方。”

“在线和线下关系是融合的关系,它不是谁强谁弱的关系,某种特殊情景下甚至线下空间里面,同时也应该有一个在线空间存在。”宋军波说。

疫情中也促使着公立学校中校长和老师发生了一些变化。在翼欧教育所接触的公立校中,老师们已经开始思索智慧教室是什么样的项目?能不能脱离原有教学场景打通校内与校外,课上与课下?而在以前,体制内学校对于校外企业和智慧产品的使用一直是较难突破的围墙。

“这也是疫情给学校带来的巨大变化。”宋军波说道。

目前随着疫情进入常态化管控,学校复学之后,有关于在线教育仍被不少学校所应用。在宋军波的观察中,进入10月底,整个体制内在线教学的数据和时长在缓慢上升。这也让他更加肯定之前的判断,在线教学和线上教学不是替换的关系。

宋军波认为,未来“互联网+教育”要发展,联通依然是其中关键。这其中,联通的第一维就是连接课上课下、课前课后,实现教学环境的全数据化管理。当我们将教室内黑板数据化之后,利用云新技术能够将学生课前课后教学行为联通起来之后,我们就可以形成全新教学系统。

“联通第二维是可以建立多校的联通系统,在集团化办校的学校里面,他们已经开始在各学校之间推进分层教学,当技术和效果达到足够强大的时候,就可以建立打破围城的教学组织。” 宋军波说。

对于未来对翼欧产品的构想,宋军波表示,“我们认为未来教育科技是建立无限的教室,无限的教室没有教师资源的约束、教学资源的约束、没有围墙的约束,而这也是我们对于自身产品的理解。”

Next Post

一图读懂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周日 12月 20 , 2020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