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数字化的“打开方式”开启未来

来源:《国际商报》2020年12月02日

第128届广交会闭幕那一天,关闭了架设在直播间内不同方位的多个摄像头、补光灯和电脑后,盐城思隆机电有限公司业务员团队成员相互击掌庆贺“带货”之旅暂告一段落,带着惊喜、收获、思考又将开启贸易新征途。

外贸企业线上做生意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对众多中国传统外贸企业而言,数字化的创新路途是在近年来对外贸易迈入新常态,尤其是在疫情等因素影响世界贸易环境后愈发坚定和清晰的。

“加快贸易数字化发展”,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对外贸易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中被列为培育外贸新动能的关键抓手之一,实施意见中提到完善基地与平台建设,也意在服务与鼓励企业乘着贸易模式变革浪潮奋力向前,找到贸易数字化发展和营销的更多打开方式。

助力企业抓住云端商机

为稳定和引导外贸产业发展,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去年11月份,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是贸易高质量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其中也有关于发展贸易数字化的内容。

两厢对比可以发现,几处提法都有所变化。例如,指导意见中表示要“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实施意见的表述是“加快贸易数字化发展”;指导意见中的“推动企业提升贸易数字化和智能化管理能力”,在实施意见中转换为“支持企业……”等。

“提法的变迁透露的是国家通过数字化提升贸易质量的坚定决心,也是对当前疫情冲击之下国际经贸大环境低迷的迫切响应。”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石先进认为,政策层面利好行业的支持措施“未来可期”。有关部门将继续积极出台有力措施,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支持外贸数字化。

石先进表示,在疫情冲击下,内外贸与数字化紧密结合的领域都展现了比传统领域更强的韧性,数字化对稳定经济增长和外贸发展的表现优越,通过疫情之下的探索,数字化贸易发展的思路也更加明确。

与此同时,为促进企业尽快恢复生产运营、培育制造新业态、推动企业数字化管理和运营,相关政府部门持续在政策实践上支持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贸易数字化的有益尝试,网上广交会也顺应了广大海外客商思维方式、采购习惯的变化。“第128届广交会在平台搜索、产品批量处理、名片发送等功能方面,都较前届进行了优化和完善,供采双方的交流更加便捷。”思隆机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晓兰告诉记者,客户对于他们新推出的“SL6500E-WGC 4合1机组”等6款系列产品很感兴趣,展间就成交了五六万美元。

“目前订单已排到明年下半年了,预计未来也将保持较快增长趋势。”周晓兰说,现在公司对数字化营销与管理的重视不亚于新品研发。

基地平台服务数字化破浪前行

实施意见明确了外贸创新发展“三项建设”的实践路径,其中贸易数字化就占据了两项建设“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和“贸易数字化公共服务平台”。其中着墨颇深的用意,对加快贸易数字化发展将起到怎样的促进作用?

石先进对记者表示,“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和贸易数字化公共服务平台将对我国贸易质量提升、贸易结构优化起到赋能增效的作用,其提升了贸易流程效率和贸易产品附加值率,拓展了市场渠道”。

为增强中国服务贸易出口能力、提升出口质量,2020年4月,商务部、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认定了中关村软件园等12个园区为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

专家认为,基地的建立将通过打造数字服务新业态,提升技术、知识密集型和高附加值服务出口,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重构,推动中国数字安防服务、网络安全服务、跨境金融服务、区块链服务等数字服务“走出去”,利于加快培育数字服务贸易竞争新优势。

此外,贸易数字化公共服务平台的建立也可以起到降低产销匹配和搜寻成本,对冲疫情冲击引发的线下业务萎缩等作用,通过利用新型数字化手段,可以积极开拓国际国内市场,有效助力稳外贸、促消费。

“贸易数字化将促使价值链中新链条的诞生,使传统不可贸易领域转为可贸易领域,推动虚拟全球劳动力市场融合,改变商品贸易方式、生产方式和服务提供方式。”石先进表示。

从具体工作落脚点看,苏州的实践无疑可以作为良好的操作范例。2020年4月,苏州数字贸易公共服务平台集成6大子平台和8大功能分区,将网上办事区、数字贸易区、商务专区、综合服务区、新闻公告及政策法规区、名品专区、跨境离岸贸易、大数据服务等功能集为一体,有利于更好支持企业利用新型数字化手段开拓市场,促进贸易转型和高质量发展。

Next Post

未来智能穿戴:把计算机“织”进纤维里

周三 12月 2 , 2020
来源:《科技日报》2020年12月02日 11月中旬,刊发于《自然》杂志官网的一篇文章显示,哈佛大学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