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火枪发挥战力,法宝藏在细节里

铸造大炮前的小试身手:火枪

在铸造整座大炮之前,铸造场先用小型轻便的武器作实验。这种「手上型大炮」目前现存的最古实例,是一座三十公分长的青铜炮筒,制于十四世纪中叶的瑞典。

十七世纪初的火枪手。

该炮筒连接于一笔直的木制枪托上,炮手若不是以手肘紧夹着枪托,就是将之扛在肩上,像是扛着现代的反坦克炮一样。义大利人将这种新武器叫做arcobugia(字面意思是「中空的十字弓」)。身为制炮先驱的西班牙人则叫做arcabuz,也就是法文和英文arquebus(火枪)的由来。

使用火枪的高难度,恐先伤到自己人

发射火枪的技巧相当难以拿捏。从枪口装入弹药之后,枪手必须单手平衡这个笨重的武器,另一只手则将一根闷烧的火柴指向火门或火药池。即使使用了叉状支架或三脚架,瞄准仍然相当困难。

除此之外,由于提早引爆所带来的风险,将手靠近引药本是件危险的事。一群一边挥舞着点燃的火柴、一边在火药池上猛倒火药的火枪兵,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可能和对敌人造成的伤害一样多。

中世纪欧洲贵族各自据地为王,以城堡为中心建立统治,彼此征战不断,武器改因此重要。

解决引爆问题的方法约于十五世纪早期开始发展:

枪托上加装了一根持拿火柴的弯曲金属臂。在早期的版本里,射击手以手回旋该金属臂,慢慢地将火柴移至火门;到后来,这项动作以一弹簧操作的机械装置完成,即所谓的火绳。持火柴的臂状物先以扳机扣住,然后在按下一个按钮之际,弹簧将之带到火药池。在更进一步的改良下,一个形似杠杆的扳机(改造自十字弓的一项配备)受压后,缓慢地将火柴降低至火药池中。至此,射击手的双手都能得空,可用来稳定枪身和瞄准。现代枪炮自此诞生─枪机、枪托和枪管,从头到尾,一样也不缺

16世纪,日本制造的种子岛火绳枪。

由下而上传播,晋升绅士的武器

火枪很快地流行起来,一四七一年间,勃艮地公爵(编按:勃艮地为中世纪晚期的一个欧洲王国,位于今日法国东部及荷比卢地区)的军队总计拥有1250名披挂盔甲的骑士、1250名长矛兵、5000名弓箭手,以及1250名火枪兵。到了一五二七年,在法国一支为数八百人的远征军中,半数以上的士兵为火枪兵,射击手是当时常见的士兵。

科技上的创新,往往自富至贫、涓滴下传,枪炮则以相反的方向演进。贵族阶层蔑视头一批火枪,认为它们操作不易,对狩猎而言太不精确。直到十六世纪晚期,枪才成为绅士的武器

我前往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的武器与盔甲陈列室一睹这些早期枪炮的风采。在一个玻璃柜中,我发现了一把一五七〇年代在义大利生产的火绳枪,枪身长约一公尺,有一个形状奇特的弯曲木制枪托,看起来像是一只草地曲棍球球杆。这类俗称沛彻诺(petronel)的枪枝是法国人发展出来的,其法文名称叫做胸枪(poitrinal),因为枪托的形状是为了在发射时,将枪托靠在胸(poitrine)上而设计。

1570年由义大利制造的沛彻诺枪。

沛彻诺枪的好景不常,正如一位怀疑其功效的英国士兵所指出:「几乎无人能忍受其后座力」,这些枪枝遂被具有所谓西班牙枪托的枪枝取代,发射时将枪托抵在肩上。

藏身华美雕刻之中,小螺丝钉稳住枪机

大都会美术馆中的沛彻诺枪装饰得十分华丽繁复,显然是供狩猎之用。其钢制的枪管和枪机上有雕刻,枪托上则镶嵌着骨雕。当我仔细观察这些装饰时,枪机吸引了我的目光,两颗螺丝的有槽螺丝头明显可见。枪机是用螺丝——肯定是螺丝——固定在枪托上的。

放大观察,精美的细部雕刻中藏有螺丝钉固定枪托和枪机的痕迹。

之所以舍铁钉而用螺丝,可能是为了确保枪机不会受连续发射的影响,因振动而松开来

追本溯源,手稿中的古老身影

这项应用一定产生得相当早,绝对在一五七〇年代之前。由于大都会美术馆中没有更古老的火绳枪,我便去查阅一本有名的参考书《波拉德氏枪炮史》。我找到一幅于一五〇五年在纽伦堡绘就的火绳枪详图。其可动零件以铆钉固定,但整个机械装置则以四根螺丝拴在枪托上,和那把沛彻诺枪如出一辙。

在这幅分解图中,可看见这四根螺钉的全貌:它们有着圆而带槽的螺丝头,带螺纹的螺身则逐渐变窄,直至尖锐的末端。在《波拉德氏枪炮史》一书中,关于火绳枪最古老的描绘来自于一份十五世纪德国的手稿。粗短的枪管嵌入木制枪托中,由枪托末端稍呈倾斜的情况看来,一般人已逐渐了解将后座力的部分冲击转换成垂直运动的原理。这幅精确明白的图画显示了枪的右边;同样地,枪机以两颗有槽螺丝固定于枪托上。

这份手稿的年份是一四七五年,约与《中世纪居家书》的时间相当。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早期螺丝的普遍应用

Next Post

举世乡民皆三十?阴茎越大越销魂?A片中的男性身体迷思

周二 11月 24 , 2020
伶仃的夜里,一个人的寂寞要如何排解?许多人会选择打开A 片,想像与片中男女主角们来一场云雨巫山⋯⋯ […]
越大越销魂吗?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