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摆脱亏损的B站,为何如此受投资者追捧?

B站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其亏损持续扩大,但其股价却仍在报告披露首日大涨22.17%。尚未完全摆脱“用爱发电”这一尴尬处境的B站却为何如此受投资者追捧?

11月19日,B站披露未经审计的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2.3亿元,同比增长74%,创下历史新高。尽管营收大增,B站仍未实现盈利。三季度,B站亏损4.057亿元,同比扩大171%。

不过,亏损似乎并未影响B站的股价。报告披露当日,B站美股盘中虽一度跌幅达到5%,但随后迎来拉升。截至当日收盘,收涨22.17%,11月20日报收60美元/股。而今年以来,B站涨幅已经突破156%。

陈睿去年在B站内部定下“三年内B站市值要升至100亿美元目标,达成此体量的标志是三年内,B站收入要增长至100亿元人民币”的KPI,如今市值已飙至200亿,但却未获得稳定的业绩支撑,B站仍然尚未完全摆脱“用爱发电”这一尴尬处境,那么,为何B站却为何如此受投资者追捧?

仍在亏损,但出现好的信号

财报显示,哔哩哔哩第三季度营收的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广告、增值服务等非游戏业务的迅猛发展。

其中,第三季度B站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16%达9.8亿元;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6%,达5.6亿元;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4.1亿,同比增长83%。上述非游戏业务收入占比达到了60%。

过去多年二次元无法自身造血,是B站、A站等二次元社区的长久阵痛。后来,B站终于找到了游戏,并随着影响力的逐步提升,打造了一套多元化的变现体系,为自身可持续供血带来可能。2019年Q4季度,B站营收中移动游戏的占比,降到43.38%,首次低于50%,B站逐渐从单一倚重的游戏收入转向多元化营收,直播、广告、电商的比重不断上升,虽然仍未实现盈利,但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事实上,除了移动游戏、广告、直播和增值服务,高质量的创作者、优质内容和年轻用户群体都将成为B站发展的护城河,而这或许也是其受资本追捧的主因。

B站护城河:年轻流量的商业转化

作为二次元视频社区起家的互联网视频平台,B站在2019年主动“破圈”之后,以年轻化的姿态在一年之内猛增一亿用户,而这批新增用户多是来自下沉市场的年轻“Z世代”。所谓“Z世代”,即指1995-2000后出生的年轻人。

在年轻用户数量暴增的同时,B站淡季“蛰伏”,旺季“出击”,8月份突破了单月MAU两亿的基准线,使得三季度月均MAU达到1.97亿,环比增长2500万,同比增长近7000万。而这无疑让投资者重仓“Z世代”的底层逻辑更为坚固。

由于“双十一”和“618”消费地位的日渐提升,消费者普遍认为每年的二、四季度是互联网营收旺季。因为电商促销导致广告费用暴增,对整体板块的业绩增长亦立竿见影。

但这条“规律”对B站来说并不适用——学校寒暑假所在的Q1、Q3,是其营收旺季,这在三季报中体现尤为明显。这和B站用户主体多为年轻学生有关。整个Q3季度,B站录得营收32.26亿元,同比上升74%,超出 2020Q2 31 亿元的预期上限。同时,本期录得毛利7.6亿,毛利率达到23.6%,同比亦持续改善。

但这并不意味着B站已经脱离了亏损阶段。就净利润来看,公司本季度亏损11亿元,这个数字是去年同期的2.7倍,上季度的2倍。亏损的主因主要为收入分成成本的暴增,本期共计 11.80亿元,同比+77%。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在11周年演讲时说,B站“永远不可能停留在大家认为的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那个阶段”。而三季报营收与用户数量的增长,无疑印证了陈睿当年的判断。

因为B站作为互联网视频平台,自制内容和用户创作内容占据其成本的大部。随着用户月活的增长,这部分成本的上升几乎成为必然。

而从创作情况来看,B站在早期以用户二次创作为主,其中以2014年成龙“霸王洗发液”和2018年蔡徐坤篮球事件和2020年11月“马保国”事件为代表,这意味着B站拥有优爱腾不具备的解构权威和社会热点的能力。

同时,亦有不少UP主上传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内容,在B站亦有不少受众——B站UP“土味角虫”在B站上传快手土味视频剪辑,目前粉丝67万,这意味着B站用户能借此获得在快手和抖音类似的用户体验。但反之则很难做到,这也导致在B站的生态位鲜有敌手。

而在2017年后,B站启动正版化历程。历经大批盗版日剧美剧下架的“阵痛”,经过三年时间,B站已经逐步构建起自身的内容矩阵。在 AD TALK 2019营销大会上,B 站宣布 2020 年大规模开放内容品牌合作,开放资源包括 14 部国产动画、15 部纪录片、6 部综艺、30 余位 UP 主、11 项大事件以及电竞、虚拟偶像等。与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巨头相比,B 站的版权内容更契合社区文化和用户特点,且目前资源数量、广告开发程度仍有提升空间。

在自有剧集层面,B站也逐步实现突破。2020年,由张一白执导,主演除了彭昱畅之外全是新人的 B 站独播剧《风犬少年的天空》,曾两次登上微博电视剧待播榜第 1 位,播出后热度持续走高,多次霸榜站内站外。首集播出后,豆瓣起初只有 6.8 分,之后评分持续走高并稳定在 7.8,对于国产青春网剧来说,这个成绩十分亮眼。

与此同时,随着各大品牌官方号的入驻,B站亦顺利完成了从二次元小众视频网站到年轻人视频社区的转变。

当互联网的“流量竞争”走入下半场,如何争取具有充分创作热情与消费意愿的“Z世代”,成为了存量时代互联网企业获胜的关键,而这正是投资者青睐B站的底层逻辑。

B站如何抓住“Z世代”

相对于优爱腾等传统视频平台,B站以二次元视频社区起家,起初对标日本的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浓厚的“二次元”ACG社区氛围与独特的弹幕文化,加之对用户发言的鼓励与不失底线,导致B站的用户粘度相比优爱腾来说高得多。但受二次元题材的掣肘,B站在早期变现一直较难,且破圈更难,处在“圈地自萌”的状态。

而B站无疑是目前互联网玩家中“最懂Z世代”的一批。来自B站联合调研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人群画像方面,0到17岁的用户是B站用户的绝对主流,接下来是18到24岁的用户,25岁以上的用户加起来不到10%。

而随着14年陈睿加盟,B站的打法也随之改变。早在2012年,B站就已涉足游戏领域;一年后,B站开设科技频道,两年后增设生活、时尚频道。到2018年4月,B站的非二次元视频占比已经超过50%。而到2019年,B站“激进出圈”之后,无论是2019年跨年晚会,还是“后浪”系列宣传视频的高讨论度,无疑让B站的新老用户对B站的忠诚度更上一层楼。

在北上广的大学生和中学生里面,B站的用户超过50%。这也就意味着,年轻化的“Z世代”,是B站的用户主力,在相当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的年轻互联网群体。在用户增长上,整个第三季度,B站社区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54%达1.97亿,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61%达1.84亿。

用户的大幅增长也体现在付费用户的转化上,本季度,B站月均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89%达1500万,付费率从去年同期的6.2%提升至7.6%。与此同时,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18.9%攀升至23.6%,实现了连续六个季度的持续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年轻化既是B站特色,亦是B站的护城河与壁垒。因为B站的用户关注喜欢的UP主(B站的视频创作者)之后,通常希望其“恰饭”,接到商业广告,因此对广告的容忍度相较其他平台更高。反映到财报,即B站广告业务和自营电商平台“会员购”的业绩在本季度的暴涨。

财报显示,B站本期增值服务收入9.80 亿元,同比+116%;广告收入 5.58 亿元,同比+126%,电商收入4.1 亿元,同比+83%,公司电商收入主要为自有电商平台“会员购”售卖手办、潮玩、演出票务等等。“Z世代”对B站的认可,并非是视频里弹幕上的“下次一定”,而是真金白银地“充值信仰”。

虽然坐拥年轻人这一“王牌”,并借此获得了不俗的成就,但这对年轻的B站来说,只是个开始。如何带自己的几亿年轻用户走的更远,如何脱离巨额亏损的泥潭,B站仍道阻且长。

Next Post

超六成选择考研!2021届毕业生普遍感觉就业压力更大,如何破局

周二 11月 24 , 2020
大学生就业难、求职难 是近10年来老生常谈的话题 今年大家议论得更多 因为疫情 2020届毕业生经历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