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领军企业热议企业上云:成本、维护和安全为主要挑战 助力更多企业“上好云,用好云,管好云”

来源:《证券日报》2020年11月23日

近年来,随着云计算技术不断发展成熟,企业上云呈快速增长态势。尤其是2020年,突发的新冠疫情进一步给全球“在线化”进程摁下快进键,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对云计算等相关业务的需求大增,上云已是大势所趋。

在这一大背景下,11月20日,由《证券日报》社主办、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独家协办、华泰证券战略支持的“2020数字经济领航者峰会——数字化转型的红利蓝海”上,来自中国石油、石化盈科、联想集团、华宇软件以及九号公司的多位高管和业务负责人齐聚一堂,围绕“‘上云’——数字化时代的基础设施与普惠服务”的圆桌论坛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上云挑战:成本、维护和安全

谈及企业上云面临的障碍以及各家企业如何克服和推进,石化盈科董事、行政总裁周昌表示,云计算、上云是在近十年流行起来的,以前的企业系统是从整个服务器到应用系统的建设,当数据上云以后,所有的数据都在云端,大家担心的首要问题就是安全问题。其次考虑的是维护问题,原来有专业的公司对企业数据进行维护,数据上云后,维护也将发生改变。再次是上云的成本,企业需要摒弃原有的系统,将数据上云,肯定要增加相应的成本。

“以中国石化为例,中国石化前几年一直要求数据上云。从安全的角度,我们将孤立的单个系统数据上云,需要进行安全策划保证数据安全性。在数据维护方面,中石化有一百多个单位,不可能每个单位都有专业的安全或建设方面的专家通过云上平台在维护工作上实现兼容。在成本方面,看起来上云的前期过程增加了一些成本,但在整体的建设实践过程中,却大大降低了企业成本。”周昌说。

九号公司机器人事业部总经理董纪冬介绍,从九号公司成立之初,公司就在上两朵云,一朵云在公司管理运维方面,公司实现了业务流、现金流以及人才流方面上云。另一朵云则在于对于机器人的云管理。他表示,机器人的工作绩效以及用户使用情况同样需要实现数字化的分析和管理。“随着机器人未来市场越来越大,机器人的云也在越来越大。”

作为一家大型央企,中国石油的上云情况又如何呢?“中石油目前有200多套的App云服务,云服务大幅提高了业务共享能力”,刘顺春说,在上云过程中,中石油走过了一条不平坦的道路,遇到了一些挑战和障碍,最大的有两个。第一个就是企业级应用的云化改造难度非常大。究其根本,云计算发源于互联网业务,与传统的企业级应用有很大差异,要进行拆分改造难度非常大。第二个挑战就是信息风险安全较大,由于云计算实现了信息资源的贯通,这样势必会造成在安全事故出现之后容易蔓延,一点被攻破有可能造成全局性的风险。

联想企业科技集团首席市场官盛蓓蒂则提到,作为决策层要思考应用,大企业有可能不用公有云,但会在内部搭建一个私有云,还有一部分会把应用变成混合云的模式,而决定什么用公有云,什么用私有云,这个非常关键,需要专业服务商做专业的咨询实施。

她同时介绍了联想自2019年开始实施的智能化变革3S战略:第一个S是IOT,即智能物联网,第二个是智能基础架构,第三个是行业智能。“这三个纬度来入手,做整体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变革布局。联想的智能化,是围绕着端、边、云、网、智这样一个智能的平台,或者智能的体系架构,我们的智能化覆盖了研、产、供、销、服所有环节。”

此外,华宇软件董秘韦光宇从企业自身业务实践出发,分享了关于企业上云的看法。“华宇软件的服务对象是政府单位,有些领域适合共有云,比如说网站或者对外服务等。有些领域适合私有云,比如说从中央级到省级到地市的管控或者统一的协作,有些领域私有化部署,或者本地部署,因为业务单元更适合组织特有的应用,当这些云混合起来才能让组织、IT效果达到最有效的方式。”他认为,“从实践来看,上云可能是一个结果,不是一个目的,某些场景通过云软件或者云服务能有效的提升效率。”

云计算赋能中小企业

云计算已经成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信通院此前发布的《云计算白皮书2020》中指出,云计算将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进入普惠发展期。

对于未来云化基础设施建设,大企业重要信息是否开源,对外部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在上云进程中提供更多便捷与机遇的问题,刘顺春表示:“中石油内部建立的云环境在内部是共用共享的,对外部应用还没有太多的探讨,但是我们基础设施共享的环境是对外共享的。”

“联想在云计算数据中心领域有非常多的优势,可以提供计算力,存储,还有网络设备,我们可以为有需求的客户提供软件定义的基础架构,可以为像科学生命,人工智能这样的高精尖科学还有大学气象局等输出HPC(高性能计算机群)。我们和很多地方政府都在讨论数据中心的建设,要低能耗、绿色,这里面联想可以输出优化的技术,从顶层设计到运营运维、智能应用的一体化服务,第二个就是可以输出计算力,存储虚拟化,可以更好帮助我们的客户去上好云,用好云,管好云。”盛蓓蒂表示,“新基建时代,我们也将携手更多合作伙伴和客户,输出新的产品,新的体验和新的服务。”

周昌则介绍称,中国石化上中下游一体化以后有三万多家加油站,还包括电商和金融科技等产业,集团规模十分庞大,为了把上百个下属企业多个产品单位集合起来,中国石化2002年开始了ERP的建设,近些年云计算方式的出现,降低了建设集中实施的门槛。现在中国石化打造石油化工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利用中台效应把所有数据汇集起来,打造智能工厂,智能研究院,出于安全问题考虑,在汇集数据时,中石化建设了私有云。

“我们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时候,考虑到中国石化的应用同时可以赋能中小企业,采用了公有云和混合云,通过互联网平台上云让企业获得更大的效益。”周昌说道。

最后,韦光宇分享了自己关于中小企业上云的一些建议。他表示,过去消费互联网是欲望驱动的,人的各种欲望相对来说速度短平快,但产业互联网特点非常复杂,产品的打造和业务的深度挖掘,与过去消费互联网完全不一样,需要一种长期的工匠精神。

“中小企业上云应该有场景化应用或者创作力,有好产品能够为其赋能或者提升能力,这是最关键的点。”他说,“所以未来产业互联网里应该有大量的,不同领域,不同专业的,不同场景的所谓的云服务商为市场各类企业提供服务。”

Next Post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逢春:我国已进入汽车科技发展的“无人区”

周二 11月 24 , 2020
来源:《中国科学报》2020年11月24日 近日,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成立大会在京举行。中国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