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学3门课,我被拉进8个家长群

“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

近日,一段江苏一位家长吐槽家长群的视频引起不少家长共鸣。

“收到”“老师辛苦”“谢谢”的回复“三件套”、响不停的消息提示音、每天不得不“爬楼”查看通知……不少家长表示,原本为了促进家庭和学校沟通的家长群,已经变成了“压力群”。

在提倡“家校共育”的今天,家庭和学校各自应该承担什么角色、把握怎样的边界?

资料图:浙江一小学的课堂。 童笑雨 摄

“3门课我加了8个群”

早晨6点-7点、晚间6点-9点,这是每天徐灿(化名)手机最忙的时候。

作为内蒙古包头市五年级小学生豆豆(化名)的家长,徐灿从女儿入学一年级那天起,就被拉入了各种家长群,升入三年级,光是学校要求的家长群,就加了8个。

班级群主要发布集体通知、填写各种评价问卷,家委会群主要用来家长的交流。此外,语数英每科目老师和家长各自独立的群用来发布单科的作业要求,每科目的小组群则由6个孩子组成,主要由小组长负责检查背诵、读课文等需要视频记录的作业。

徐灿的微信群截图。 受访者供图

这些群都被徐灿置顶,手机一屏甚至都显示不完,她也不敢把这些群设置为消息免打扰,生怕错过老师发布的消息,一旦错过,就需要刷几屏“收到”才能看到老师的信息。

早晨6点-7点,徐灿需要按照要求往小组群发豆豆背单词、读课文的早读视频,晚间6点-9点查收各种通知,在群里汇报孩子完成作业的情况。“嘀嘀嘀”的微信消息提示音一刻不停,堪比高压锅的报警音,让徐灿的精神高度紧张。

“群太多了,可是没办法。”徐灿很无奈,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家长群变成了令她头疼的“压力群”。

其实,豆豆刚上幼儿园时,徐灿非常期待家长群里的一切消息。例如,家长群里老师发的女儿的视频和图片减轻了她和女儿分离的焦虑,感觉孩子离自己很近;和各位家长和老师的交流也让她觉得找到了队友,给自己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增添了不少信心。

然而这样的期待渐渐变成负担,现在的家长群给徐灿带来更多的是压力。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更让她担心的是,小儿子也马上要读书了,她不敢想象两个孩子的群加起来会是什么情况……

资料图:湖南长沙县松雅湖第二小学的学生正在上课。 唐小晴 摄

家长群里的社交逻辑

传递与教学无关的信息、家长“盖楼”式回复并花式夸奖老师、给家长布置额外的任务——这是很多家长眼中的家长群主要“槽点”。

豆豆班里有56个学生,每个学生一般有两位家长加入家长群,上百人的大群成了不少广告虎视眈眈觊觎的“肥肉”。时不时就有家长往群里发广告或者拉票,老师制止了这种行为,可自己依然会看到类似的消息。

最让徐灿感到无语的是,作为群主的班主任没有经过家长同意,把课外辅导机构的负责人拉进群,让他们堂而皇之地打广告。家长们虽然有不满,但怕影响自己孩子在老师心中的印象,并不会发表意见。

凡事第一时间“收到”,这是家长群里的基本社交逻辑。

“有时老师发完通知都注明了‘不必回复’,总有几位家长要回‘收到,谢谢,老师辛苦了’”。聂永君是南京一位初二学生的家长,他最烦被“收到”刷屏之后,有用的信息被刷上去,自己得“爬楼”去看。特别是遇到节日,一打开群,刷刷刷全是祝福老师的消息,内容都一样。

“不写段赞美的话感觉不太好,不合群。” 聂永君从百度里搜罗了几条祝福语改了改发进群,没一会儿就被更多的祝福刷走了。

徐灿的态度则相反,她看不惯这种做法,除非是老师专门@了她,否则她在群里不会说话,对群里那些看起来对老师溜须拍马的言论,她也是能删尽删。“我眼不见心不烦。”

如果这些都还能理解的话,那么,通过家长群给家长布置各种超出家长能力范围的任务,就让人有些怨言了。

从女儿入学以来,徐灿和其他家长给教室刷过墙、换过壁纸、打扫过卫生,请木匠打了两套柜子,还给教室买了两台空调扇。“都是为了孩子能有个好的学习环境,既使老师要求,我们觉得也没啥。”

但数学老师要求家长给孩子改作业,且把孩子成绩差的原因归结到“孩子学习能力不行,家长没管理好”,这让大家没办法接受。

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徐灿女儿的数学作业都是她自己给改的,这些作业都非常简单,有家长提出过质疑,数学是不是该多布置题来做? 但老师总以学校不准布置更多作业为由拒绝。三年下来,豆豆班里数学成绩最高的人只有70多分,班级成绩在12个班里排倒数。家委会受不了,最终一起找了校长换了这位老师。

除了这些“槽点”之外,老师在家长群点名批评家长等行为也令一些家长感到困扰。儿子的作业常常出问题,聂永君就在群里经常被点名批评,老师批评他不重视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信息,常常会让人一天都感到很沮丧。”

资料图:中学生在路上看书。泱波 摄

家长群到底该说些什么

“家长群实际是家长和老师之间联络的一个媒介。作为公共表达的平台,与私人表达平台是截然不同的。”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现在家长群的种种乱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很多家长和老师还没有意识到两个平台的差异性。

身为“90后”的刘亚宁虽然只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一所小学当了2年班主任,但她对这个观点甚为赞同。

“我是个很‘懒’的班主任,不会有事没事在群里发消息。”刘亚宁说,一年级入学的第一场家长会,她就跟各位家长“立了规矩”: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家长群发和教学无关的信息,看到消息不需要在群里回复,也不要在群里对老师进行奉承,这样老师和家长都好过一些。

当初在新人教师培训课上,刘亚宁接受到的第一个教育就是不要让家长改作业,也不要在家长群里点名批评某位家长或者学生。

“孩子有问题,我会在群里@家长私聊,或者问题严重直接让家长到学校,不会在群里指名道姓地批评。”刘亚宁说,批改作业本就是老师的责任和义务,且不论老师是没资格批评家长的,换位思考,如果自己在那么多人的群里被批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家长群只需要作为家长和学校沟通的桥梁就可以了。”刘亚宁认为,家长群要想不变味,必须回归最原始的目的,不要附加其他功能。

变味的家长群如何才能归位?

“学校的定位、学校和家庭关系的定位、家长群的定位,这三个定位是产生‘变味家长群’的原因。”储朝晖认为,把握好家校共育的边界,要家长和学校共同努力。

储朝晖说,学校永远是学生学业成绩的主要责任方,家庭主要是教育孩子怎么为人处世,可以关注学业,但是不能借助于家庭或者学校绑架家庭来提高学生的成绩,也不能指望家长去订正作业,辅导学生学业方面的问题,这都是错误的定位。

在专家看来,家长群应该只作为家校信息传播的渠道,这是家长群应该坚守的基本定位,这些规则,在家长群建立之初就该明确,家校共育主要是在育人方面的合作,而非其他,家长和学校只有明确了各自定位,方能让“变味”的家长群回归正途。(完)

Next Post

速食食品比新鲜食品的营养价值差?真相是……

周五 11月 6 , 2020
近几个月来,在疫情地影响下,各种即食酸辣粉、自嗨锅、自热米饭、即食螺蛳粉、粥类等速食食品销量猛增。那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