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能为这届家长减负吗?

南都评论员 吴楚茵

近日,山西太原教育部门明确规定: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

消息一出,各地家长纷纷点赞,对太原家长表达羡慕之情。这一系列规定在太原市教育局《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中提出,这些年来,减负的声音一直没停过,但不仅学生的负担没能减下去,甚至还把家长的负担给加上来了,出现了学生作业多、家长作业更多的奇怪现象——包括但不限于辅导作业甚至批改作业,名为辅导实则主力帮忙甚至代替孩子做手工、小报、视频,帮孩子的教室打扫卫生、过年过节时布置装饰。当然,还有在家长群里积极回应老师的各种要求,转发、点赞、投票这些都是基本操作,如何在家长群里生存和求表现简直可以单列作社会学研究课题。

祖父母辈都不禁感慨,现在当家长可太难了,以前家长的“必修课”除了给孩子的作业和考试成绩签名表示“看过”,就剩学期末的家长会了,其他都是自选动作。可如今,如山的家长作业似乎已经成了常态,到了需要教育部门专门出台规定,明令禁止给家长布置“作业”增加家长负担的程度,可想而知,家长作业给家长带来了多大的负担。

家长作业发展到如今,是社会教育焦虑、家校关系改变与家长过度参与共同作业下的结果。实际上,这一届家长比前面的家长做多了这么多,这一届的学生真的就比前面的学生前景更好吗?恐怕不一定,只是如果大家都让家长过度参与,而这个学校、这一家人不参与,孩子就是输在起跑线又输在跑道上了。用一个当前热词来解释,就是内卷化。

需要认识到的是,大家都这样做,并不代表这样做就能促进对孩子的教育。实际上,大多数的家长作业根本是毫无必要的,是为家长安排的错位责任,甚至会对学生的教育有反效果。

以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来说,从道理上讲,监督学生在家完成作业,可以说是家长的责任,但为学生批改作业,是老师的责任,让家长“代劳”有老师偷懒、推卸责任的嫌疑;从实际效果上来讲,一来家长并不专业,就算对着标准答案来批改作业,也可能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没能第一时间给学生解惑甚至还会给出错误引导;二来批改作业的过程本来是老师了解学生掌握程度并据此调整教学方式与内容的过程,如果让家长代为批改,老师即使事后回看,介入程度也完全不同,更何况,部分家长可能会因为虚荣心或各种原因在批改过程中直接帮学生把正确答案写上去。这样一来,老师就更难掌握学生的学习程度,讲课的时候也就很难有针对性地作调整,因材施教。

所以,老师的归老师,家长的归家长,专业的事还是要让专业的人来做。至于有认为自己批改作业才能更了解孩子学习程度的家长,实在是入戏太深、控制欲太强,需要反省自身。这批家长的存在并不能增加“家长批改作业”这个要求的合理性,只是为家长错位责任的现象过于严重增添一个案例而已。

好的教育需要家长和老师各司其职,家长过度参与,以错位的责任“越俎代庖”,并不能起到理想的效果。说到底,“要求家长批改作业”发展到需要教育部门出台规定明令禁止,本身已经足够“黑色幽默”。

Next Post

阿富汗喀布尔大学遇袭:22人死亡

周二 11月 3 , 2020
【环球时报记者 郑璇】阿富汗喀布尔大学2日遭武装分子袭击,导致包括3名袭击者在内的22人死 […]
喀布尔大学遇袭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