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亮相 吹皱一池春水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0年10月27日

人民币不只是货币,也是中国经济腾飞的见证。

1948年年底,第一套人民币发行面世。随后的70多年里,共发行了五套人民币,如今进入数字时代,它亦有了新的形态。

今年10月,深圳市政府联合央行开展数字人民币(央行数字货币)红包试点,深圳市罗湖区政府出资1000万元,以抽签的形式,面向5万名市民发放数字人民币。首次亮相的数字人民币,面值为200元,设计上与纸钞相似,上方左右两处印有“国徽”和“中国人民银行”的图样。

试水居民消费

深圳市民王鑫是一位抽中数字人民币红包的“锦鲤”。10月12日,他收到了短信通知。按照短信上的要求,点击“数字人民币”App的下载链接,完成几个操作步骤,王鑫就可以凭手机里的200元数字人民币去深圳罗湖区指定的3389家商户消费。

对于早已习惯使用支付宝、微信的手机用户来说,数字人民币的结算同样快速便捷,只需要在手机屏幕上向上滑动数字人民币图片,用专门的POS机扫一下就能收款到账。

然而,数字人民币的支付特点又不止于此。凭借手机里的NFC(近场通信)功能,用户在手机网络离线状态下,也能与POS机实现正常交易。根据设置,中签用户可以通过银行账户向数字人民币App里转款充值,但数字人民币不能转出。

数字人民币有使用期限,10月18日24时前到期,逾期未使用的红包将被收回。数据显示,截至10月18日24时,有4.76万人领取了数字人民币红包,支付业务量达6万多笔,支付金额876.42万元。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面向5万名消费者、数千名商家,此次数字人民币的试点,规模不小,“数字人民币走得快慢取决于央行推它的决心。”

2014年,央行启动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6年间,央行数字货币从技术路线的讨论一步步走向了最终测试。这个速度放眼全球来看,已处于领跑阶段。

对M1、M2的替代应由市场来决定

但也有中签用户认为,数字人民币“便捷是便捷,但没感到什么‘质’的突破”,整个支付交易体验下来,和用第三方支付软件别无二致。

学者们对此并不意外。这个观点的背后恰恰是目前大家讨论的一个热点问题:央行的数字货币仅是替代M0,是否有向M1、M2替代的可能?

M0、M1、M2是反映货币供应量的三个指标,我国的货币分层把流通中的现金定为M0,M1是在此之上加上单位活期存款,M2还包括其他存款、保证金。

对于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央行不只一次强调,现阶段的数字人民币是对M0的替代,这是因为目前现金的发行、印刷和贮藏等环节成本高,易被伪造,甚至被用于洗钱等犯罪活动。

今年9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还发表了《关于数字人民币M0定位的政策含义分析》,强调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二元运营模式,即央行并不直接对公众投放数字人民币,而是通过商业银行向央行全额缴纳准备金的形式发放。

有专家提出,数字货币不应局限于替代M0,因为M0在货币总量的比重已经降低到4%以内,而且现金在很长时间内都难以彻底消除,这可能会使数字人民币的投入产业的实际价值大打折扣。

但更有专家指出,基于M0的考虑,一方面是从央行的职能出发,央行本身就不是吸收居民储蓄存款的机构;另一方面,如果数字人民币拓展到M1,那直接会触动商业银行的现有业务,从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考虑,数字人民币也不会替代M1。

在社科院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黄国平看来,数字人民币的一个特征是可控匿名,如果要涉及存款等业务,那就涉及怎么开发“数字钱包”了,并且还要在这个数字钱包里实现数字人民币的可控匿名,在存款、理财等业务上也能实现可控匿名。

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刘斌认为,现在讨论数字人民币的特点是基于其对于M0的替代,包括点对点、可离线交易等。目前世界上,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特点尚无定论。现在基于银行账户的M1、M2,形式上已经是“数字化”交易,在这个基础上要思考的是,数字人民币替代M1、M2是否真的有其必要性,基于何种政策目标来代替M1、M2。

亦有专家指出,从目前的试点情况看,数字人民币在现金使用流通较多的区域、群体中使用更有突破意义。但要注意的是,这些区域通常智能手机普及度不高,或存在“数字鸿沟”。这就要求,在这些区域推广数字人民币的使用,首先必须解决硬件设施等不足。

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在年初参加的一场数字货币主题会议上曾指出,法定数字货币能否替代传统货币形式,甚至取代新兴的电子支付工具,成为主要的货币形式和主要的支付工具,最终会是一个由市场来决定的过程。“这个抉择条件是(法定数字货币)会不会更便捷,流通成本是否更低,大众是否乐意接受,形成具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

重构金融体系为时尚早

数字人民币的试水,对金融体系将产生怎样影响?

一些专家认为,只要在二元体系的运营下,数字人民币不会对商业银行形成冲击。未来,若采用数字人民币进行专项贷款资金的发放,央行可以掌握资金流向,银行就不会把专款给到不该给的企业或个人手上。

在黄大智看来,货币体系的运行存在大量的中间机构,这中间不仅有商业银行,还有支付结算等机构,近年来,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的功能逐渐拓展,数字人民币的出现可能会使得它们的功能发生一些变化调整。

“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已经构建了较完善的个人账户体系,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央行会舍弃现有的优势去开发运营一种全新的账户体系,更可能是一种类似于兼容或并行的状态。”黄大智认为,放眼百年,也许会对商业银行产生颠覆性的改变,但在我们可预见的几年、几十年里,这种现象不会出现。而在使用数字人民币支付还是第三方支付这道选择题上,王鑫考虑的因素主要是两点:安全和便捷。

数字人民币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任何人不可以拒收。并且,数字人民币有政府背书,在安全性上也比第三方支付平台高。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近日解释说,数字人民币和微信、支付宝两者并非处于同一维度。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数字人民币发行后,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宝进行支付,只不过钱包里装的内容增加了央行货币。

黄大智认为,数字人民币以余额的方式存在于第三方支付平台中,从使用上并不一定会对第三方支付平台产生影响。但对交易流水的数据上可能会产生影响,因为目前部分第三方支付平台现在是通过分析交易流水产生的数据,作为提供贷款时信用评级里的参考依据。未来数字人民币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交易,交易流水可能不掌握在平台手上。

助力人民币国际化有前提

对数字人民币的正式推出,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在上周央行公布的《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增加的“人民币包括实物形式和数字形式”这句话给发行数字货币,提供了法律依据。

“数字人民币=数字消费券?”有深圳用户觉得,此次试水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更像是一个消费券,对使用时限和场景都作了限定,“是否接下来的应用都是采用这种方式?”

刘斌指出,数字人民币是人民币的数字化形态,如果用来替代M0,那么它的交易应等同于人民币,不应该有使用时间上的限制。据穆长春介绍,此次深圳的数字货币试点,利用的是较为简单的智能合约,实现现实支付功能,之后会利用更多技术。

此前学界曾讨论过,央行数字货币是否要加载智能合约的问题。有专家表示,央行数字货币不应承担除货币的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贮藏之外的职能,加载智能合约将使得数字人民退化为有价票证,因此,要谨慎。

刘斌认为,数字人民币的推进,要明确两个基本问题。首先是数字人民币不应改变人民币的基本特性,或者弱化人民币的某些功能;其次是要明确未来数字人民币主要的应用范围,“用于国内和跨境支付需要面对不同的问题,需要不同的技术解决方案和制度配套。”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阿德里安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跨境支付涉及到数字货币完全可兑换的问题,在这方面国际层面还有很多协调工作要做。

2019年,人民币在外汇市场日均交易额和全球支付中的份额分别位列全球第八位和第五位。我国的货币地位和中国经济的体量并不相匹配。尽管人民币已经加入SDR(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但和美元、欧元相比,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并不高。因此,一些学者期待数字人民币能够助力人民币国际化,在跨境支付上下“先手棋”。

上个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鞠建东教授与该中心主任助理夏广涛发表了关于“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的文章。他们指出,在中美经贸摩擦的大背景下,我国应该构建起以数字人民币为媒介和计价货币的跨境支付结算新体系,打破美国对于美元跨境支付与结算体系的垄断,从而抵御外部金融封锁引发的不利冲击,保障我国金融安全。他们认为,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新平台在运行过程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确定数字人民币与其他法币的合理兑换比率,因为这不但涉及对用户的吸引力,而且还直接涉及资本套利的风险。

黄国平认为,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应用不单是技术问题,关键是涉及我国对人民币国际化进度的整体安排。“人民币国际化不因货币形态发生变化就能很快推进。”刘斌认为,数字人民币在他国的使用需要很多的配套制度,同时也会面临当地监管部门的严格监管。

“央行数字货币本质上还是人民币,助力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还是人民币在国际上是可信和被接纳的。”黄大智指出,提高人民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关键要看人民币的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性,“安全性最重要,这取决于一国的政治稳定,我国综合国力有了明显提升,人民币有了升值基础,收益性已经开始体现,未来人民币在流动性上需要进一步提高。”

Next Post

“双11”前夕:快递网点承压,企业疯狂圈地

周二 10月 27 , 2020
来源:《北京商报》2020年10月27日 电商平台开启预售后,末端快递市场变化如何?北京商报记者在走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