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厂商齐聚IoT阵营,开启5G万物互融生态新战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20年10月23日

在经历了此前多轮预告之后,OPPO终于发布了旗下相对完整的IoT生态“全家桶”:智能手表、智能电视、智能耳机和智能手机。

据此,头部国产手机厂商华为、小米和OPPO皆正式进入IoT阵营,开启面向5G万物互联融合生态的厮杀。vivo虽然尚未部署完毕,但根据此前的介绍,其布局重点将包括手表、眼镜等领域,近日vivo的手表产品已经上市。

回溯头部厂商面向物联网的部署进程,最早开始的当属苹果,国内则是小米把握住了先机并一路延续了这一优势。在今年复杂的外部环境之下,小米依然站稳了第二季度全球电视市场出货量前五的位置。

其核心逻辑在于抢占未来生态的入口。进入5G时代,更多智能终端产品开始可以独立连接入网,手机不再是单一连接人们生活的渠道,那么对于科技硬件厂商来说,能够覆盖的终端生态越丰富,就越能够获得基于此延伸出的新增长空间。

Canalys分析师贾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在IoT时代,电视的重要性提升,他甚至认为小米在电视产品的策略把控方面会比其他品类更加成熟,这让小米得以通过电视产品抢到风口迎来“第二春”。

而苹果借助IOS体系打造的闭环生态,也紧紧锁死了一众用户。有了这些珠玉在前,构建IoT生态就成为了传统手机厂商的必然选择。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可能在于,谁能够打造出更符合万物互融时代的生态体系?

纯粹手机厂不再

早在2019年初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2019上,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就下过定论:OPPO早就不只是一家手机公司,智能手机只是OPPO服务用户的载体。未来不仅是OPPO,整个行业将不会再有纯粹意义上的手机企业。

这无疑是基于彼时行业现状以及面向5G时代寻找新的业务发展方向得出的结论。

小米集团就是鲜活的例子。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财年,公司收入的接近三成来自“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虽然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放缓了相关产品的生产和运输节奏,但公司在IoT相关收入的下滑幅度并不如智能手机大。

据公布,2020年第二季度公司IoT平台已连接的IoT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计算机)数量达到271.0百万台,同比增长38.3%;相关收入为人民币153亿元,同比增长2.1%,增速放缓是受到疫情影响。

贾沫向记者分析道,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PC行业在经历了长久平稳期后,获得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大幅增长;电视也是如此,宅家经济让打游戏需求大幅提升,通过PS5等游戏机接入电视,也成为在此期间的需求走向。

“所以电视并不是没有任何需求,屏幕越来越大的需求一直存在,OLED、透明屏等都可能成为催生电视换机的因素。只是相比手机而言,电视的确换机周期会更长一些。”他续称,虽然目前看来电视品类在全球部分区域的需求总量有降低态势,但整体而言,电视并不算是一个失落的品类。

这也是促进小米在海外市场能够迅速入局的一部分原因。贾沫指出,多品类策略是未来零售行业发展的趋势,手机厂商本质也是做零售渠道,因此小米在其中的先发优势明显。

“小米在海外市场能够快速进入渠道,并不只是因为低价手机,这反而会导致渠道利润偏低;多品类IoT策略的利润更高,这导致小米的IoT产品为渠道和营收带来优势。”他进一步表示,理论上来看,IoT策略本应该是作为手机的辅助,但放在小米的案例上,反而实现了1+1大于2的成果,而电视品类,在IoT时代的重要性也正与日俱增。

这一度被视为,在手机行业已经进入存量时代之后,整个行业下一个未来增长的动力所在。

不过OPPO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刘波在发布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OPPO的手机业务仍有很大成长空间,今年全球业务整体预估会同比增长超过20%。

他指出,OPPO涉及电视业务的核心原因,是发觉单一手机产品已经难以为用户带来革命性的体验,“当你要做跨越式进步的时候,必须要想到万物互融的生态,通过产品间联动带来新体验。”

杀入电视红海的必然

都知道电视行业已经厮杀到了“红海”阶段:国内市场规模持续稳定,难再有大幅增速;随着上游元器件成本的抬升,传统电视厂商的发售价却在接连下滑——这并不是一个好迹象。

但“异类”也是从手机领域出现的。TrendForce集邦咨询显示器研究发现,由于北美电视需求大幅上升两成,以及上半年电视品牌厂因疫情将出货时程递延,电视产品在第三季旺季的效应推动下,出货量以6205万台创下单季历史新高纪录,季增幅高达38.8%,年增12.9%。

该机构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前五大品牌电视出货排名中,小米位列第五,其22.9%的年增速超过了LG和海信。另据奥维云网的数据,2020年第二季度小米电视出货量连续6个季度稳居中国大陆电视出货量第一位。

CINNO Research高级分析师刘雨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小米电视初期凭借自身出色的品牌和销售能力,以及代工合作伙伴的低成本优势,快速占领了长期以来缺乏一二线电视品牌的低端市场,特别在海外新兴市场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站稳脚跟以后,又顺应市场需求进军高端。

“但时过境迁,这种商业模式现在无法被其他手机品牌借鉴。一方面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国际原因,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形势已经发生明显变化;另一方面,国内市场正面临消费升级,因此新进入者普遍选择从较高的起点开始。”他续称。

这与目前华为和OPPO的战略选择表现一致。刘雨实进一步分析道,后进入者华为和OPPO选择切入的市场主要是数千至万元的中高端市场,小米在低端经营多年以后也选择了这个层次的市场作为新目标。

“近年来由于产业链推动,TV开始面临消费升级,中高端市场销量有望获得较快成长,也有利于新厂商快速获取市场份额。传统的国产电视厂商也在积极布局这一市场,但势必会与新进入者形成激烈竞争,而若不能胜出,或有可能失去进军高端市场的机会,从而在越来越激烈的低端市场竞争中失去主动。”他总结道。

要进入电视市场也并不容易。虽然OPPO新发布的电视产品采用了联发科高端芯片,屏幕也来自同样生产手机屏幕的厂商,这其实延续了手机厂商一贯的供应链生态,但更难的恐怕在于软件和多终端生态的构建。

刘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电视产品的核心体验在于画质和音质,OPPO此前在蓝光产品方面已经有一定的技术积累。

他坦言,电视与手机产品虽然有一定层面重合,但毕竟隔行如隔山。“从差距来看,比如电视系统我觉得做TV安卓我们是擅长的;屏幕方面看似供应商和产品类似,但涉及具体业务还是有所不同。”刘波进一步分析道,OPPO拥有的是对硬件产品的理解能力,且历经多年来发展,OPPO在部分芯片、内存等产业链环节层面有所积累。

“我们把OPPO的IoT团队与手机开发团队隔开,要建立针对这一品类专业的团队根植产品。目前不包括背后的研究院支持,IoT开发团队经有接近1000人,这意味着我们一定是长期投入。”他介绍道。

刘雨实告诉记者由于手机头部厂商普遍有规模庞大、数量稳定的忠实粉丝用户群体,因此进军电视初期,通常会选择符合自身手机产品定位的中高端市场,并且说服客户购买难度较低,并不意味着需要再牺牲利润从低端做起。

与此同时,手机厂商已有较强的供应链管控能力,且几大头部厂商多次推出跨界产品,电视产品本身并不复杂,虽然会有聚合生态的过程,但对手机厂商来说生态构建实则难度有限。

IDC中国研究经理潘雪菲则认为,智能电视要寻求“破局”,需要在传统拉力上进行结构化调整,提升运营效率。而新兴刺激需要通过场景和功能的多元化进一步引导消费需求,最终形成以内容娱乐场景为核心、AIoT场景为加速器,共同驱动换机周期和市场发展。

在面向5G时代的预研过程中,智能语音助手、软件平台、IoT开发生态成为手机厂商普遍在部署的关键能力。而这也将成为未来考验手机厂商整合与吸纳生态的核心。

Next Post

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共建倡议在长发布

周五 10月 23 , 2020
来源:《湖南日报》2020年10月23日 继湖南(长沙)创建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获批后,长沙智能网联汽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