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正式出手 谷歌会成下一个微软吗

来源:《北京商报》2020年10月22日

22年前,司法部的反垄断审查对象是微软,最终,一场“跨世纪”的审判轰动全球。22年后,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了谷歌头上。反垄断诉讼再起,美国司法部连同11个共和党人执政的州对谷歌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包括“捆绑销售”在内的指控与当年的微软如出一辙,也是因此,外界不免惊呼,当年的微软案是否即将重现。

司法部+11个州

这一次,谷歌似乎不能再镇定自若了。综合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当地时间20日,美国司法部连同11个共和党人执政的州根据《谢尔曼法案》第2节正式起诉谷歌,指控后者在美国的搜索引擎及广告等领域利用反竞争和排他性行为“非法保持垄断地位”,违反了反垄断法。这一诉讼标志着谷歌首次在美国联邦层面受到严重的反垄断指控。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说法,谷歌已经与手机制造商签订了“排他性”合同,将其搜索引擎预装到使用安卓操作系统的设备上,而安卓系统正是谷歌所有。在美国司法部看来,这些合同使谷歌得以维持垄断地位,同时也扼杀了美国搜索市场的竞争力和创新力。此外,该诉讼还指责谷歌利用垄断利润,为其搜索引擎购买包括苹果浏览器(Safari)在内的网络浏览器上的优先待遇。

在搜索引擎方面,谷歌确实很难摆脱垄断的嫌疑。美国司法部称,谷歌在美国搜索市场的占有率为88%,而在移动端的比例达到94%,此外谷歌占有搜索广告市场的70%,这些超高的比例让消费者和广告商不得不向谷歌做出更多妥协。

即便如此,谷歌也断然不能示弱。同一天,谷歌回应称,人们是自愿选择谷歌的,原因在于人们无法找到其他替代品,消费者也使用了推特等其他平台或搜索引擎,并且更改默认搜索引擎也很容易。

此外,谷歌不忘强调称,该公司为“推广产品”付费,就像麦片品牌为超市货架付费一样。对于“排他性”合同是否签订以及反垄断诉讼的影响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谷歌,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谷歌其实早已成为美国政府的“眼中钉”。据了解,这次的诉讼是美国司法部对谷歌的业务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而在这之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曾对谷歌的搜索产品进行了反垄断调查,但在2013年,这一调查被终止,谷歌也没有受到任何指控。不过《华尔街日报》后续发表的一份泄露的文件显示,工作人员已建议以多种理由向谷歌再次提起诉讼。

微软案再现

“这是美国政府在十年中采取的最重大的反垄断行动。”20日,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如此称赞这次调查,据了解,他曾在担任州首席检察官时发起了针对谷歌的第一次州级调查。而这起诉讼也可能给谷歌的广告业务带来前所未有的风险,数据显示,去年谷歌广告业务的收入达到了1348亿美元,占谷歌总业务收入的84%。

但要注意的是,这场诉讼令外界关注的还不仅仅只是其超高的“规格”,更在于其与20多年前震惊世界的微软案的相似之处。

CNBC的评论称,司法部此次对谷歌提起的诉讼涉及范围与1998年该部对微软的诉讼十分相似。起诉书中还专门提到了这一案件,并称谷歌已经从微软的错误中汲取了教训,比如避免使用引起垄断怀疑的词汇。美国《国会山报》也称,两起诉讼都对“预安装”以及“为了促销签署独家合同”行为的合法性发起了挑战。

微软的故事也要从浏览器说起。20世纪90年代,由于微软在Windows系统中捆绑IE浏览器而把当时包括网景在内的竞争对手打得溃不成军,导致1998年美国司法部和19个州联合对微软发起6项垄断指控。据了解,网景通信公司曾是美国的一家计算机服务公司,以其生产的同名网页浏览器网景浏览器而闻名。

微软与美国司法部拉锯数年,直到2001年起,双方开始和解,微软不再被要求拆分浏览器,但后续相关商业行为必须受司法部监管,十年之后的2011年,监管才结束。需要注意的是,也是这十年间,谷歌等科技新贵开始崛起。

这场跨世纪的诉讼或许已经让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有了“心理阴影”。今年8月,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首次聚首现身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反垄断听证会,一度被外界称为硅谷四大巨头齐赴“鸿门宴”。而比尔·盖茨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当年,他的听证会现场,整个委员会都在炮轰他,而这次的听证会却是一群议员在攻击4个人,而这4个人还都坐在自己家中。

持久战开始

微软的前车之鉴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谷歌未来的处境是否也会如此。按照《国会山报》的说法,此举拉开了一场可能耗时数年、引发的冲击波影响整个硅谷的法律之战。

本月初,美国众议院司法机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便公布了一份长达450页的报告,其结论就是美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利用它们的主导地位压制竞争、扼杀创新。这份报告给出的建议是,国会应该考虑迫使科技巨头将它们占据主导地位的在线平台与其他业务部门分开。

并不意外地,这份超长的报告调查对象是美国的4家科技巨头,除谷歌外,苹果、Facebook以及亚马逊悉数在内。当时就有分析称,如果这份报告的建议能够被顺利实施,那么就意味着谷歌可能并不能同时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搜索引擎以及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

而在这一次的诉讼中,美国司法部副部长杰弗里·罗森也明确表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果司法部现在不提起诉讼,“我们可能会错失下一波的创新浪潮”,“美国人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

不过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提到,美国司法部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主要是基于目前的环境,此前微软与执政党有一定的关系,所以避免了最后的拆分,现在特朗普竞选,美国司法部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也可能与政商关系有一定的联系。路透社21日的报道也提到,此次诉讼提交的时机恰逢美国总统大选前,这可以被视为一种政治姿态,表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兑现此前向其支持者做出的承诺,即追究某些公司涉嫌“扼杀保守派声音”的责任。

不管是否有政治因素在内,谷歌的垄断行为都似乎早已被公众所默认。杨世界称,谷歌目前的产品如搜索引擎以及安卓系统,基本上霸占了PC端和移动端的两大入口,从全球市场资源流动性方面很有可能扼杀了其他公司的创新力度,美国可能是基于这个考虑对其进行的反垄断调查。除美国外,全球其他国家也有可能向谷歌提起诉讼,这些都是很正常的行为。

但也有分析认为,对于面对反垄断诉讼已经见怪不怪的谷歌而言,这些诉讼或许还难以撼动其地位。在过去这些年,因为垄断问题,欧盟多次对谷歌开出天价罚单,但结果也很明显,谷歌的Chrome浏览器在欧洲的市场份额甚至比美国还要大,而Android仍占据主导地位。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武汉大学客座研究员唐大杰也提到,在过去20多年的制度体系里面,美欧对新经济的反垄断调查也都更倾向于比较保守的、不干预的方式。最明显的就是针对微软的反垄断诉讼,政府其实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促进市场良性竞争。

Next Post

新增订阅大幅放缓 奈飞“飞不动了”

周四 10月 22 , 2020
来源:《北京商报》2020年10月22日 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奈飞)的“高光时刻”没有持续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