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亿割爱NAND 英特尔将转型进行到底

来源:《北京商报》2020年10月21日

对于剥离非核心业务,英特尔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这一次连自己的老本行——NAND闪存业务也被割舍了。从基带业务到家庭连接芯片部门,甩卖之路或许也是英特尔的重生之路,毕竟,自身缺乏竞争力的部门也没有留下的必要。相较之下,如英特尔CEO Bob Swan所说,“由于世界对于数据的需求永不满足,这个领域将为英特尔带来重大增长机遇”。

各取所需

在英伟达拿下ARM、AMD收购赛灵思之后,芯片半导体行业的巨震还在继续。韩国当地时间10月20日,英特尔与SK海力士宣布签署收购协议,根据协议,SK海力士将以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的NAND闪存及存储业务。

据了解,本次收购包括英特尔NAND SSD业务、NAND部件及晶圆业务,以及其在中国大连的NAND闪存制造工厂。英特尔将保留其特有的傲腾业务。

当然,此次交易需在2021年底前取得相关政府部门的许可。根据安排,在获取许可后,SK海力士将通过支付第一期70亿美元对价从英特尔收购NAND SSD业务(包括NAND SSD相关知识产权和员工)以及大连工厂。

SK海力士预计的最终交割时间为2025年3月。彼时,SK海力士将支付20亿美元余款从英特尔收购其余相关资产,包括NAND闪存晶圆的生产及设计相关的知识产权、研发人员以及大连工厂的人力资源。而在最终交割日到来之前,英特尔将继续在大连闪存制造工厂制造NAND晶圆,并保留制造和设计NAND闪存晶圆相关的知识产权。

这也是SK海力士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购,对于SK海力士而言,这笔交易无疑是如虎添翼。

对于这笔交易所能带来的优势,北京商报就记者联系了SK海力士方面,对方表示,公司一直在寻找更多的投资机会,“SK海力士旨在急速成长的NAND闪存领域中提升包括企业级SSD在内的存储解决方案相关竞争力,进一步跃升为行业领先的全球半导体企业之一”,SK海力士在声明中表示。

目前,存储市场主要分两大类,一类是NAND闪存,另一类则是DRAM内存。虽然在DRAM领域,SK海力士继三星电子之后位居全球第二,但在NAND领域,SK海力士去年的排名仅位居全球第五。

从具体数据来看,今年二季度,根据不同数据机构的不同标准,SK海力士在NAND市场的份额大约为11.4%-11.7%,英特尔在这一市场的份额则为11.5%,若交易顺利完成,意味着SK海力士在NAND市场的占比可以提至约20%,跃升至全球第二。

甩卖之路

对于SK海力士是如虎添翼,但对于英特尔而言,NAND业务更像是食之无味的鸡肋。

作为CPU行业的巨头,英特尔的NAND业务尽管不如中央处理器业务知名,但却是其起家的业务。上世纪60年代,英特尔从存储业务开始,但到了80年代,由于日本、韩国电子产业的蓬勃发展,英特尔在存储业务市场遭遇了激烈竞争,之后开始转变主力方向。

在英特尔的产品组合中,NAND业务隶属于(NonVolatile Memory Solutions Group)业务部门,但其发展前景却不甚乐观。2016-2018年,该部门分别亏损5.4亿美元、2.6亿美元、 500万美元,直到2019年才盈利1.2亿美元。

路透社在报道中指出,此举是英特尔在剥离其非核心业务方面的最新举措,以退出不稳定的商用NAND内存芯片(闪存芯片)领域,专注于其更先进的内存硬盘二合一存储技术傲腾。

事实上,自Bob Swan 2019年接任英特尔CEO以来,英特尔一直致力于剥离多个非重点业务。

去年7月,苹果官宣收购英特尔的基带业务。根据双方的协议,苹果预计在2019年四季度完成收购,苹果将为相关知识产权和其他设备资源等向英特尔支付10亿美元。

彼时,在阐述出售这一业务的考量时,Bob Swan就坦言,对于行业来说,5G基带并不是一个可以实现差异化增长的领域。而且,英特尔基带业务只有苹果一家客户,保留这个业务无法提供有吸引力的回报。

到了今年初,英特尔要出售家庭连接芯片部门的消息又甚嚣尘上,该部门的年销售额约为4.5亿美元。彭博社称,英特尔和MaxLinear正在进行并购讨论,但双方尚未达成任何协议。此外,还有业内消息人士称,英特尔还在考虑将这一业务出售给其他公司的可能性,比如高通和联发科。

对于此次出售闪存部门,英特尔也曾释放过相关信号。今年3月,英特尔CFO George Davis表示,虽然包括数据中心在内的闪存市场仍有增长空间,但公司“还无法从中获得希望看到的那种回报”。

对于出售NAND业务的具体考量,以及这一业务的具体营收贡献,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英特尔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主业的焦虑

“对于英特尔来说,把NAND业务剥离出来是比较合理的。英特尔的主业还是在CPU领域,CPU之外的业务做得都不太好,比如在NAND方面英特尔其实并不擅长,把拖累自己的资产卖掉还可以带来一些营收。”创道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坦言。

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英特尔和SK海力士的这笔交易可以说是各取所需,英特尔之前做移动芯片、基带都不太成功,相较之下,SK海力士在闪存业务方面是比较擅长的。

剥离非核心,聚焦主业,很明显是英特尔近两年的战略。而在这背后,除了非主业的经营不佳,英特尔在王牌业务CPU方面的焦虑或许也值得一提。

10月初,AMD要收购赛灵思的消息传出,交易作价或超300亿美元。对于英特尔而言,若交易完成,又将是沉重一击。

在此之前,仅比英特尔晚成立一年的AMD,已经顶着全球第二大CPU厂商的名号很久了。虽然英特尔一直稳居CPU老大的地位,但最近几年,AMD的势头越来越猛。根据Steam 9月硬件调查,AMD CPU继续蚕食英特尔市场,首次超过1/4的市场份额,达到了25.75%,增加了0.84个百分点。相较之下,Intel CPU跌破75%,最新份额74.24%,下滑了0.85个百分点。

步日欣指出,虽然英特尔现在还是位居第一位,但其在CPU方面的优势开始弱化,错失了手机CPU的市场,AMD也在迎头赶上,再加上英特尔在芯片制程方面也没有突破。

目前,英特尔的确被7nm所困扰。自2019年度投资者大会起,英特尔就一直强调将在2021年开始生产其第一批7nm芯片。但到了今年7月,英特尔再一次爽约,表示即将推出的7nm制程工艺遇到了一些问题,从而导致下一代芯片的上市时间有所推迟。

“相对于之前的预期,该公司基于7nm的CPU产品的生产时间将在大约6个月后调整。主要的驱动因素是英特尔7nm制程的产量,根据最近的数据,该产量目前落后公司内部目标大约12个月。”Bob Swan英特尔目前计划在2022年底或2023年初推出首个7nm芯片。

项立刚指出,AMD开始和台积电合作,推出了7nm的CPU,这对英特尔来说是很强大的冲击,需要更加聚焦CPU,尽快推出7nm的芯片。“现在对于英特尔来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也和台积电合作,另一种就是自己去做7nm的生产线,但这就需要加大资金投入,所以我觉得这次卖掉闪存业务也不排除有回笼资金的考量,毕竟CPU才是它最核心的业务,不能丢。”

Next Post

欧盟步步紧逼 欧美数字竞争日趋激烈

周三 10月 21 , 2020
来源:《经济参考报》2020年10月21日 多年来,美国科技巨头始终处于反垄断调查和处罚的风口浪尖之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