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远:对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的几点认识

顾明远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

前不久,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 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 这是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深化教育改革的重大举措,对今后教育的发展会有重大的影响。 为什么在这个时期提出教育评价改革方案?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明确指出: “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遵循教育规律,针对不同主体和不同学段、不同类型教育特点,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着力破除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建立科学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 ”对此,笔者有如下四个方面的认识和理解。

首先,我国教育已经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义务教育已经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即将普及,高等教育正在由大众化向普及化迈进。同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要矛盾,在教育领域也非常突出。现在的目标是要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实现教育现代化,培养实现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高素质人才。教育评价制度是指挥棒,事关教育发展的方向,关系到能不能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能不能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长期以来,一些地方、一些人总是以考试成绩为标准来评价学校和学生;殊不知,作为学习的结果,考试成绩只是结果评价中的一项内容,不是全部内容。仅以考试成绩为评价标准,必然会忽视思想品德教育,忽视体育、美育和劳动教育,影响孩子的身体健康。教学以考试为目的,学生被动地学习,就会缺乏创造活力。因此,必须改革教育评价制度。《总体方案》提出要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扭转唯升学、唯分数的错误导向,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让学生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提高全体国民的整体素质,培养有时代意识、创新思维、奉献精神的一代新人,无疑具有非常强的现实意义。

第二,学生的成长是有规律的,学习是有阶段性的。幼儿园、小学与中学不同,中学与大学不同;对不同学段学生的要求不同,评价内容也应该不同。幼儿园和小学更要重视孩子的健康发育成长,让他们养成良好的品德习惯;要爱护他们的好奇心,引导他们认识世界、认识自然。小学阶段要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激发他们的求知欲,但同时也要减轻学业负担,让孩子们生动、活泼、主动地学习和生活。中学阶段要重视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初步形成,以及学习能力、创新精神的培养,帮助他们树立专业兴趣和志向。大学阶段,就要求学生有理想信念、扎实学识、创新思维、奉献精神,毕业以后能够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为实现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贡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3年和美国著名智库机构布鲁金斯学会联合发布了“学习指标专项任务”(LMTF)的研究报告《向普及学习迈进——每个孩子应该学什么》,分别对幼儿园、小学低年级、小学高年级等不同学段提出了不同的学习指标体系。我国落实《总体方案》也需要制定不同学段的核心素养指标,并以这些指标作为评价的标准。

学校类型也有不同,比如有普通学校和职业学校之分,高等学校中还有以文科为主的学校和以理工科为主的学校之分。20世纪90年代,笔者曾经担任过高等教育评估研究会理事长。有一次测评试点,选了四个不同类型的学校,用同一个标准进行测评,结果一所以文科为主的著名学校被评到最后一名。后来我们就提议,评价体系对不同类型的学校要有区别。所以,《总体方案》提出,要遵循教育规律,针对不同主体和不同学段、不同类型的教育特点开展教育评价,是非常科学的。

第三,儿童的天赋是有差异的,生活的环境也不尽相同。有的孩子从小就很聪明,有的孩子大器晚成。美国心理学家加德纳认为,智力是由不同因素构成的,是多元的。每个人都有8种智能,但每个人的智能结构是不同的,有的孩子逻辑智能比较强,有的孩子语言智能比较强;有的孩子理论思维比较强,有的孩子动手能力比较强。用一把尺子评价所有学生,是对他们的最大不公。即便是同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也会有时发展得快一些,有时慢一些。因此,过程评价是非常重要的。《总体方案》提出“增值评价”的概念,是非常有意义的。“增值评价”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发展性评价,它看重的是孩子的发展水平与以前比较,是进步还是退步。进步就是增值了。在原有基础上增值了,说明孩子经过努力进步了,评价就是正面的,激励的作用非常大。20世纪90年代,笔者访问了广东省中山市一所薄弱学校,该校的学生都是别的学校不愿意收录的。学校想了一个激励办法,设立“学习奖”和“学雷锋奖”,每月评议一次,学习有进步的就可以得“学习奖”,做了好事可以得“学雷锋奖”。有一次,一个所谓的“差生”得了一个“学雷锋奖”,高兴得不得了。他说,自己从来听到的都是批评的话,这是第一次受到表扬。从此,这个孩子变了样,不断地进步。

对学校、对教师进行评价也应该重视增值评价。记得四川的李镇西老师曾经讲过,能够治好疑难病症的医生就是好医生,但是教师在所谓名校中教优秀学生可以成为名师,在薄弱学校中把所谓“差生”教好的却成不了名师,这显然是一个悖论。因此,对学校和教师进行评价也应该重视增值评价,从发展中看学校和教师的进步。

第四,要全面正确地认识教育评价的性质和功能。教育评价是教育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是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重要一环。教育评价的功能是多元的,如诊断、评优、选拔等,但它的主要功能应该是诊断性的,检查教育教学中的成绩和问题,长善救失,促进教育改革,提高教育质量。因此,过程评价是十分重要的。

中考、高考主要是发挥评价的选拔功能,重视的是结果评价。但结果评价不能光凭考试成绩,还需要与综合评价结合起来,考查考生平时在德智体美劳多方面的表现,这就要靠平时的过程评价。过程评价做好了,才能改进教育和学习,提高教育质量,有利于结果评价。

因此,结果评价、过程评价、增值评价和综合评价是一个整体的教育评价体系,是互相联系、互相配合的。我们需要认真学习全国教育大会的精神,深刻领会《总体方案》的精神和要求,不断探索,认真落实,让教育评价促进教育的发展,早日实现教育现代化。

Next Post

少管所里的优等生:反杀校园霸凌者入狱6年,想去远方看大海

周三 10月 14 , 2020
文|李晓芳 编辑|王珊 文章摘要: 如果那天能早起一点就好了。后来的六年,陈泗翰总会这么想。 他的人 […]
优等生反杀霸凌者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