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回港敲钟市值达2020亿港元 谁是真正的“快递之王”?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20年09月30日

9月29日,中通快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中通快递高开11.93%,盘中最高触及245.2港元。Wind数据显示,中通快递当日收于238港元,上涨9.17%,市值达2020亿港元。中通快递也成为第一个同时在纽交所和港交所上市的快递企业,更是港股物流板块市值最大的企业。

自2002年在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90号宣告成立,从首日业务量57票起步,到2019年“双11”期间,全网单日订单量突破2亿件,并成为全球第一家年业务量突破100亿件的快递企业,中通快递是中国民营快递发展的一个缩影。

自2016年中国主要民营快递企业“通达系”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快递、韵达股份和顺丰控股全部登陆资本市场,开启“二次创业”,四年间,中国快递江湖风云迭起。

作为“通达系”里起步较晚的快递公司,中通快递究竟如何能够后来居上,连续4年业务量稳居市场第一?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盘点了中通快递18年成长史,并系统梳理了国内主要民营快递上市公司近4年来的业务数字竞赛和资本市值变化,试图庖丁解牛,解构中国快递市场资本局:谁是真正的“快递之王”?

草根创业 桐庐军团创造世界快递奇迹

9月29日上午9点半,中通快递正式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此次的香港上市仪式放在了位于上海青浦区的中通快递集团新1号楼三层报告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注意到,上台“云敲锣”的嘉宾全部来自中通网点代表和快递员代表,以及各岗位员工和客户代表,而中通快递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赖梅松低调落座,并未上台。

赖梅松在之后的现场致辞中表示,2016年(中通快递)走出国门在纽交所上市,为世界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快递的窗口;今天(9月29日,下同),怀着感恩之心回国,在香港上市,对中国经济和中国快递充满信心。中通在港交所的股票代码是02057,20代表2020年,57正好是中通成立第一天的业务量,这是两个新起点的碰撞,开启了中通新的征程。

资本市场活跃背后,依照2020半年报业务数据,截至今年二季度,“三通一达”四家公司合计占据了中国快递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63.06%)。其中,中通快递市占率首次突破20%达21.5%,韵达股份市占率为16.61%,圆通速递市占率为14.57%,申通快递市占率为10.38%。可以看到,中通快递规模优势愈发明显,与第二、三名的市场差距进一步拉开。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双11”期间,中通快递成为全球第一家年包裹量突破100亿件的快递企业。

2020年因疫情改变的特殊经济环境,中国快递行业增量更有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就在9月1日,中通快递迎来了2020年的第100亿件快递。相比于2019年达成100亿件,今年仅用时8个月零1天,再次刷新纪录。

赖梅松判断,仅中通一家2020年的订单量就会超过150亿件,也就是说,中通今年的增量有可能相当于美国的快递体量。

显然,“三通一达”每年所承载的数百亿包裹的运转,创造了中国的快递奇迹、电商奇迹,是一个世界奇迹。

中国民营快递始于1993年,尤其“通达系”这支创造中国快递奇迹,乃至世界快递奇迹的快递军团全部出自草根。

“三通一达”四家公司创始人不仅来自同一个县,还源于同一个乡——浙江省桐庐县歌舞乡。他们的家乡桐庐县也因此被中国快递协会授予“中国快递之乡”的称号。

就在回港上市前夕的9月中旬,赖梅松在客户开放日活动上回顾创业史时仍然感慨直言,(中国)快递就是一部农民的创业创新史。

争霸数年 市场第一攻守战

中通快递诞生于2002年,在中通之前,申通(创建于1993年)、韵达(创建于1999年)、圆通(创建于2000年)均已起步。在决定创办中通之前,赖梅松还特地去温州考察了申通网点,甚至中通名字来源的灵感也来自于申通:“‘申’字代表上海,‘中’字代表中国。”

为什么一家起步较晚的公司能在短时间做到行业规模最大?在今年9月中旬的客户开放日上,赖梅松回答了这个问题。赖梅松将过去18年创业历程分为几个阶段。

2002年到2009年,是中通最初创业的几年,赖梅松将其定义为“追随”阶段,也是中通“求生存”的第一阶段。2009年是快递行业的分水岭,在这之前,快递行业处于灰色地带。2009年10月1日,修订后的新邮政法正式颁布实施,确定了民营快递的法定地位和作用。

也正是从那时起,快递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赖梅松及其团队预判,未来“有钱人”会来做快递,投资资本会进入快递行业。“我自己讲以前城里人不做快递,有钱人不做快递,基本能找到工作的人不做快递。所以快递就是一部农民的创业创新史。”赖梅松感慨。

嗅到历史市场契机的中通开始施行区别于传统快递加盟制的“股份制改制”,简言之,就是把重要节点城市的转运中心从多个利益主体合并成一个共同利益体。

2010年,中通快递启动“全网一体化”发展战略,在行业率先成功完成全国网络股份制改革,形成了三个统一:决策权统一,人事权统一,财权统一。

2010年到2016年,中通的增长可以说是行业里面最快的。这期间,快递江湖“头把交椅”历经空前的激烈争夺,几经易主。

2016年中通赴美招股书披露,2015年,中通快递业务量为29.5亿件,占据中国快递市场份额14.3%,这与当时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圆通速递(14.7%)几乎持平。在此背景下,2016年底,中通一举坐上了中国快递的头把交椅,并一直延续至今。

“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我们每年的业务增量绝对值也是行业第一。我们从当初6%的市场份额(做)到2019年的19.1%的市场份额。”赖梅松回忆说。

也正是这一年,2016年10月27日,攻势迅猛的中通快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敲响开市钟,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中国企业在美国规模最大的IPO。

谈及18年来中通从追随、追赶到连续四年稳居市场第一的原因,赖梅松还提到了中通倡导的“公平、效率、结果”的管理理念。这对于中国“通达系”过去“散、乱、差”刻板印象的加盟制而言,却实属可贵。

区别于其他通达系企业,中通2018年提出加盟制快递的组织架构是“联邦制”的新概念。按照中通给“联邦制”的定义,联邦制是组织内部的体系裂变,成员链接同步于组织的建立,是内生化的强链接,互为链接与组织规模之间的是顺滑共生的,是扁平化的网络分布。

赖梅松谈及管理之时,也对比了中国快递江湖“直营”和“加盟”两种模式。在赖梅松看来,无论哪种模式,快递的流程都是一样的:收、转、运、派四个流程。“网点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派件派好,把揽收的客户服务好。我们中心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转运环节上的时效和路由的优化上尽可能比同行做得好。”赖梅松说。

赖梅松透露,过去三四年(2016年至今),中通网点明确做好三件事情:第一如何激发最前端快递员的内生动力,让他们收入比同行高,实施的路径就是处理好存量和增量的关系;第二件事是中通站点要去做末端建设,近几年中通大力开设菜鸟驿站和兔喜快递超市,目前已经有很多末端门店,大大提升了网点的代收时效,节省了成本,提升了效益。

“第三件事情就是我们认为网点的能力建设非常重要,中通从过去到今年(年业务量)大概会做到170亿件左右,这个跟网点的能力建设是分不开的。”赖梅松说,所以中通在网点的人员设备和场地建设方面是有硬指标的。

要想解构中通后来居上、连续四年稳居市场第一的黄金法则,的确不能仅靠对“价格战”的理解。或许如广发证券所总结,产能底盘和管理哲学才是中通成为“长跑冠军”的杀手锏。

中国快递资本局 无声的较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美股上市四年,虽然中通持续在国内保持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但股价表现一直乏善可陈。回归港股,对企业来说,无论如何都更接近经营市场,投资者有一定的认知基础,有利于提升投资者的信心和整体的流通性。

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中通回港二次上市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中国快递资本局,这更像是一场无声的较量。尤其,当前中国快递行业竞争加剧。不只是“通达系”之间的市场争霸战,顺丰切入电商件、京东物流向第三方开放、拼多多引入东南亚极兔快递。行业厮杀带来的价格战最终演变为巨头生态加持下的资本之间的竞争。而价格战导致各家上市公司的利润同样开始出现分化,并已传导到现金流。

就2020上半年数据来看,中通、韵达、圆通、申通扣非净利同比变化分别为-10.67%、-52.87%、8.15%和-95.94%;经营性净现金流同比变化分别为-45.55%、-79.95%、12.13%和-149.16%。

从现金层面来看,中通的类现金余额仍远高于同行。广发证券在今年9月发布的一份研报中就此认为,快递行业价格策略具有短期性,经营性净现金流和类现金余额的分化是龙头突围的强信号。在不考虑外部融资的情况下,经营性净现金流决定了快递公司继续扩张的潜力和参与价格战的韧性。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通的类现金余额是圆通、申通、百世总和的85%。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通的市场地位就已经绝对安全。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快递领域处于寡头竞争、龙头厮杀的最后阶段,“剩者为王”或将越来越近,这就势必引发空前的恶战。中通位居第一,更将直面多方疯狂反扑。

在不久前的客户开放日上,赖梅松的一席话更为未来可能的市场分化留下足够大的悬念。“中国快递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样,每一家都是百分之十几、二十的市场份额,这是不现实的。现在美国、日本三家企业的市场都是90%以上,我相信中国一定也会诞生市场份额30%乃至超30%的快递企业,这是必然的。”赖梅松说。

事实上,在现阶段的规模之争中,“通达系”其他各家,甚至顺丰也加入其中,力度空前。就目前行业竞争来看,快递企业的市场份额和利润依然好比“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同时,各家也深谙“现金为王”的道理。

在此背景下,无论是中通港股二次上市,募资98亿港元,还是申通、圆通在今年9月分别获阿里33亿元、66亿元增持,都是“广积粮”准备大干一场的表现。

9月24日晚,圆通速递公告称,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受理。圆通速递本次定增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曾经错失市场第一位置的圆通当前内部士气十足,目标“争二望一”,并且不止准备应战价格战,圆通在底层大数据建设、航空机队扩张上,同样加足马力。这也正是价格战之外,另一场同样必须依靠资本才能拿到入场券的“装备竞赛”。

赖梅松透露,目前中通已经是行业里拥有自主产权厂房最多的公司,是拥有自有车辆和自动分拣设备最多的公司。而中通还在大力加大基础设施能力建设,“今年是历年来投入最多的一年,有可能是前两年的总和”。

在中通提交的港交所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募集资本用途,首先,依然是基础设施及产能发展,如购买土地使用权,建造现代物流部件,购买运输车辆,增加及升级分拣中心机器等。其次是赋能网络合作伙伴及加强网络稳定性,包括激励加盟商投入资源、为加盟商提供融资支持等。

这些真金白银的投入背后,各家都以期通过资本开支构建长期壁垒,而核心目标仍直指市占率。

行业分化 谁是“快递之王”?

中国快递时代的寡头之争越发明显。就在中通回港上市的头一天,依然有“通达系”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明年或许很快将迎来“决战之年”。

其实,这并非危言耸听。从上市公司市值来看,几家主要快递公司分化已然明显。

作为当前行业份额第一的市场老大,赖梅松在回答券商提问有关未来5~10年的风险和机遇,以及行业格局的演进时,他首先强调:“要有定力。”

赖梅松表示,中通从创业初期到2015年,只做一件事情,如何把快递时效效率做到极致,但从2016年开始,中通开始自建生态。

在今年9月16日的客户开放日上,赖梅松携一众高管出席,介绍了包括中通快递、中通快运、中通云仓科技、中通商业、中通国际、星航联盟、中通科技、中通金融、中快传媒等在内的集团生态圈各板块业务。

正如赖梅松认为,中通1.0版本是已经把快递的规模做到最大。然后,中通希望用5年的时间,在综合物流方面有所突破。希望中通5年能够从领先优势到绝对优势,10年到生态优势。

“快递未来的竞争,一定是全链路的竞争,一定不是单打独斗,而是‘打群架’,因为只有你的业态更丰富的时候,在整个物流板块你的资源才会充分利用。”赖梅松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赖梅松对生态的重视,一方面是为适应市场需求的衍变,以及追求规模效益的最大化,但同时或许也离不开阿里、京东、苏宁、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近年对物流领域的频频渗透。巨头们的集群式打法、生态圈构建,或多或少都会带来一些启示,并会直接给快递企业带来一种危机与机遇并存的冲突感。

这种冲突感在阿里身上或许最具代表性。2020年以来,阿里接连入股韵达、又增持申通和圆通,最终集齐“通达百”股份。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通“30%+”市占率的雄心和生态布局背后,目标直指“快递之王”。但诸侯争霸,谁都不愿轻易放弃做“王者”的机会。如果抛开市占率,仅仅从市值来看,目前顺丰无疑是遥遥领先的。而从生态构建来看,顺丰的雄心同样不输中通。

甚至,从生态布局来看,凭借阿里“淘系”巨大的商流引力和对“通达百”的悉数入股,加之菜鸟网络的数字化管控,似乎某种层面阿里也能称得上是“快递之王”了。就此而言,“快递之王”仍然留有悬念。

青桐资本投资总监霍婷洁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快递行业的红海,使得行业内参与者各施所长,成长迅速。顺丰在同城物流、特种物流等细分赛道发力,中通则在自有市场内快速扩大规模;极兔通过降低单价,用极短时间打入中国市场,成长迅猛。各家都在自己的基础上快速发展,说明市场尚未达到规模饱和与结构平衡,各家公司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未来的快递之王,大抵是需要在综合业务能力覆盖面广、利润体系健康、业务体量庞大、客户服务到位的前提下,才能够称之为‘王’。”霍婷洁说。

在此之前,虽是“诸侯征战”,仍是大业可期。

Next Post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发布 城乡“同网同速”时代正在到来

周二 10月 13 , 2020
来源:《光明日报》2020年09月30日 “我国网民规模已达9.40亿,相当于全球网民五分之一”“在 […]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