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得主也会误导大众?从维生素C拆解权威

如果你曾经在感冒的状态下辛苦干活,你很可能会听到某个好心的朋友推荐你服用维生素C,以消除生病的影响。这个长久以来的信念会这么流行,要归功于一个很让人意外的人物——卓越的知识份子鲍林(Linus Pauling) 。

美国学者鲍林(Linus Pauling) 。图 ? nobelprizes

身为博学的名人,鲍林的兴趣无所不包,从量子化学到DNA 结构。鲍林的成就也同样令人难忘:到目前为止,他仍然是唯一两次独得诺贝尔奖的人,一次是1954 年化学奖,另一次是1962 年和平奖。诺贝尔得主克里克(Francis Crick,DNA 发现者之一) 赞誉鲍林为「分子生物学之父」。

诺贝尔奖得主大力推荐,维生素C风行全球

在1960 年代的一场演讲上,鲍林说他希望能起码再活二十五年,好让他能跟上科学的新进展。这句话原本可能只是随口一提,若非观众席里坐着一位有心人史东(Irwin Stone) 先生。演讲过后不久,史东便写了一封信给鲍林,向鲍林推荐他声称的活力万灵丹:每天服用三千毫克维生素C。

史东向鲍林推荐维生素C。图/giphy

换做一个比较不信任他人的人,可能会对这项建议嗤之以鼻,觉得可疑或根本就是骗子。但是鲍林可没有这么小心,他选择遵循史东的养生法。很快,鲍林就报告说感觉体内更有活力了,而且甚至比以前更少感冒。满怀热情的鲍林,往后几年稳定提升他的服用剂量,最后达到惊人的一万八千毫克。

图/Pixabay

到了1970 年,鲍林已经成为一名狂热者,写出第一本与此有关的著作《维生素C 与普通感冒》,歌颂服用大剂量维生素C的好处。这本书非常畅销,一夜之间,人们开始争相购买大量的维生素C,深信它能击退感冒。

在美国某些地方,一年之内维生素C的销量增加十倍,药房的供货都跟不上了。所谓维生素C能让人避开感冒的可靠信息,深入全美乃至全世界的人心——毕竟,这可是一位两度摘下诺贝尔奖桂冠的知识份子的医药建言啊。

证据捕风捉影,神话仍旧持续⋯⋯

但是,鲍林那种传福音般的热忱并没有良好的根据。除了一些传闻轶事之外,根本没有令人信服的基本理由,可显示大剂量维生素C具有任何实质效益。

1971 年《美国医学会期刊》有一篇针对鲍林这本书的严厉评论,作者是宾恩(Franklin Bing) 医师,他责备鲍林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发表这样的声明。宾恩叹息道:「很不幸,许多外行人都会相信本书作者所推销的想法。」

宾恩讲得没错,但他没法预见这个神话会持续多久。后续研究发现,极少证据能支持鲍林的说法。然而,这些都无法撼动鲍林的主张,他的影响范围持续扩大。

即使更多证据陆续涌现,鲍林仍坚持他的主张。图/giphy

鲍林后来又出版了更多本书,讨论这个主题,坚称维生素C是能治百病的宇宙万灵丹,从癌症到被蛇咬到爱滋病都能治。

即便陆续涌现更多证据,显示他的主张是错的,鲍林的信念依旧毫不动摇。他很自信的预测,采用高剂量维生素C养生法的人,能多活三十五年,没有病痛。

鲍林最后在1994 年过世,但是他对维生素C 的看法一直留存到今日,而且没有减弱的迹象。事实上,高剂量维生素C不但没有益处,而且不被鼓励服用。高剂量维生素C的副作用包括肠胃胀气及腹泻——对于某些喜欢开粪便玩笑的人,可能会怀疑鲍林所报告的「活动增加」,也许主要是指他的肠子吧。

但是不可否认,鲍林受公认的权威地位,是这个迷思最先能在人们心中扎根、并持续到现在的主要原因。

语言的含糊空间中,谁才是「专家」?

许多迷惑源自我们如何理解词汇与概念。

在我们人类所有特征里,语文可能是最独特和有力的了。人类兴起之初,具备了适当的演化癖性与生理结构,让我们能够说话,而心智能力则可以将思想转译成文字。这些能力对于我们之所以为人,非常重要。

然而,语文却充满了含糊与模棱两可。我们使用的字词,含意非常丰富,当它们被说出来时,若欠缺前后文的脉络,通常是不可能精确判定其意的。

字词中的概念充满丰富含意,需靠脉络判定其精确意义。图/Pixabay

某些概念的含糊性质很常引发困惑,例如「专家」这个字眼,显然就是如此。

我们通常会遵从专家的引导,来做判断。譬如说,对于医疗问题,我们一般都会听从医师的建议。鉴于医师经过扎实的训练,这样做非常合理。

但是情况并非都这般明确,就像鲍林的例子,在某个领域的专长并不能转换成另一个领域的专长,甚至连明智都谈不上。

所谓「诉诸权威」 (argument from authority)就是藉由公认的权威的支持,来合理化某项结论。但是,要假定某位专家没有错误,有一个很严肃而且通常很难克服的问题。

例如,政客可能是政策和民主制度方面的专家,但是他们的判断往往因为意识型态而差别极大。甚至连所谓「权威」本身可能都是有争议的,因为「专家」其实是一个很含糊的名词。譬如说,如果问题涉及道德上的两难,那么这里所仰赖的专家,可能是一名教士或哲学家,而这两者很可能会提出截然不同的建议。

百种疏失,让权威可能漏洞百出!

具有「权威」光环的专家们,对同一件事情可能推导出截然不同的结论。图/Pexels

即便在我们的医学案例中,也有主观性的空间。虽说信任医师通常是合理的认定,但有些合格的医师也会同意未经实证或是已被揭穿为无效的另类疗法。(另类医疗业者倒是很懂得用专家的笃定口吻来说话,即便没有证据支持他们的说法。)

至于大家公认的权威,也可能由于某方面的知识不足、偏见、不诚实、或什至团体迷思,而误导他人。

单单依凭权威,经常是不牢靠的,尤其是在手边的专业可能本来就有疑义的情况下,譬如说,经济学家的预测往往相互冲突,即使他们都很有学问。

诉诸权威是一个经典的非形式谬误。它们会出现,是在一个论点的前提有疏失时,即使逻辑是正确的。到底哪里出问题,非常多样—前提可能太弱以致无法支持结论,或是语言太模棱两可,或是轻率概化。正如语言给予我们多得惊人的表达方式,它也开启了同样多的缺口,让可疑的推论潜藏其中。

Next Post

海盐、玫瑰盐、盐之花,你生命中的盐如何而来?

周一 9月 28 , 2020
盐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小时候妈妈煮菜盐用完时,请你去巷口帮她买一包盐、跟朋友打球破皮擦伤后 […]
盐是怎么来的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