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代之后的几次世界性粮食危机

1972-1974年发生世界性粮食危机,缘起于受各种自然灾害影响,全球谷物歉收持续几年,同时受第一次石油危机影响,石油价格暴涨,西方国家经济滞涨,主要粮食出口国出口量大幅下降,出口价格受滞涨影响攀高。

与此同时,苏联改变了以往国内谷物歉收时就屠宰牲畜的做法,进入了国际市场大量购买粮食。至1974年,世界粮食价格相比较1971年翻了3倍。

可以发现,此次粮食危机由产量不足和经济滞涨共同引起。

但1974年世界粮食大会认为主要是由粮食产量不足引起,因此将粮食安全定义为:“保证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得到为了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足够食物”。

但20世纪80年代开始,人们发现,全球粮食产量持续上升,粮食储备持续增加,饥饿却仍然如影随形。粮食危机的主要根源并不一定由产量不足引起,也可能由购买力不足引起。
1996年,第二次世界粮食首脑会议通过了《粮食安全罗马宣言》,对粮食安全问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粮食安全被定义为以下四点:
1) 粮食供应的数量要有保障,即足够的粮食。
2) 粮食的质量要有保障,即获取“安全、富有营养”的食品。
3) 粮食供给的稳定性和长期性要有保障,任何时候都能获取。
4) 粮食的可获取性要有保障,人们有能力(重点)通过生产或交易获取粮食。粮价暴涨显然将影响很多人的粮食获取能力,导致在粮食供应充足的情况下也可能发生粮食危机。中学课本上学过,资本主义一边是牛奶倒水沟里,一边是穷人喝不上牛奶,原因是经济危机摧毁了交换关系。

1994年至2004年之间世界粮食供应是较为正常的,但在朝鲜发生的大面积饥荒灾难,朝鲜官方称之为”苦难行军”,根据不同的文献估计,死亡人数约为24万至48万不等,死因大多为饿死或因营养不良而病死。

2008年开始全球气象灾害连连,导致粮食减产,粮食价格飙涨。非洲索马里、津巴布韦、利比里亚、毛里塔尼亚等21国,亚洲伊拉克、阿富汗、朝鲜等10国,南美多米尼克、玻利维亚等5国,众多国家民众遭遇饥饿威胁。这期间也伴有石油价格暴涨,次贷危机和美国CPI超5%。从石油、通胀和天灾来看,2008年与1972-1974年粮食危机的形成原因是较为相似的。

自历次粮食危机历史来看,现代社会的粮食危机更可能是经济危机与天灾的共振,而并非单纯的粮食不足。因为现代经济危机总是伴随金融危机,而金融危机却总是由印钞引发。

或者将粮食危机视为是天灾和印钞的共振更为合适。

天灾和印钞如何共振制造粮食危机

在没有金融危机的时刻,印钞总会被各种各样的“蓄水池”所蓄积,即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吸引资金进入炒作,从而避免了资金冲击实体,蓄水池的效果如此强大,甚至还会造成越放水实体越通缩的效果。

中国近20年的M2增速极快,新增印钞量长期占比世界的一半,但却维持了20多年的物价稳定(CPI不超过10%,CPI已扣除房价),就是因为资金都去炒房了。

而90年代初的表现却显然不是这样,从整个90年代的历史来看,放水之后的9个月到1年之后,印钞就会体现为通胀。区别就在于90年代中国尚未形成明显的“蓄水池”效应。

但当金融资产价格涨幅不能覆盖资金成本,“蓄水池”就无法再发挥作用,资金就会从“蓄水池”流出,如果没有及时形成新的池子吸引资金流入并蓄积,那长期印钞的后果就会集中爆发,这时候就会发生“蓄水池爆破”(金融危机)和“蓄水池洪水冲击实体”(通胀)。

将按如下步骤造成粮食危机:

1) 在通胀预期的影响下,人们会提前储备一切价格可能上涨的生活物资(粮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2) 金融危机爆发总会导致一些公司倒闭,生活物资供应减少。

3) 或许是由于危机下抵御自然灾害能力下降,导致自然灾害效果放大,强化了供应减少的预期。

4) 为防止蓄水池爆破,央行会加速印钞,这强化了通胀预期。

5) 最终通胀预期发散,投机性需求和超前囤积需求双双爆发,拉动粮价上涨。

6) 受金融危机影响,粮食出口国通胀上行,叠加自然灾害,粮价暴涨;受金融危机影响,粮食进口国创汇能力下降,汇率贬值,进口粮价承受双重上涨,通胀恶化,影响了低收入群体购买力,产生粮食短缺,又加剧了恐慌性囤积。世界银行的前几年的研究数据,东南亚地区粮食支出占收入31%到50%,最高的达70%,而美国只占15%。

7) 恐慌性囤积让正常粮食供应秩序崩溃,粮食紧缺情况恶化,粮食危机形成。

可以发现,只要印钞可以激起人对粮食的囤积和炒作热潮,无论有没有自然灾害,粮食危机都会形成。

自2019年初以来,中国明显的强化了印钞速度,但中国“蓄水池“功能正在减弱,在2019年一季度之后,房股吸引资金流入的能力下滑,在蓄水池缺失的情况下,2019年初的印钞将在2020年初转化为通胀力量,这似乎契合了中国近期的抢米行为,已经带有了一丝通胀发散的迹象。

中国1988-1989、1993-1994,分别都发生过抢粮抢米事件,在应对上有充足的历史经验可供参考。历史上,中国在1988和1993年都分别从货币收紧、抛售国储压制通胀和强调库存充足改良社会信心,三个方向发力控制住了通胀。

Next Post

知搜读报(2020年4月4日)- 每天用两分钟了解世界

周六 4月 4 , 2020
我国举行新中国成立以来第四次全国性哀悼活动。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 […]
两分钟了解世界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