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乱伦、凌虐、搭讪看道德直觉

探索「人性」课题,尽管令人感觉严肃了一点点。笔者尝试从部分「道德直觉」的研究提炼出一些观点,为大家剖析人类道德判断的关键特质。

乱伦越想越乱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海德(Jonathan Haidt)曾就以下的情境询问人们的价值判断:

「茱莉和弟弟是亲姐弟。他们在大学的暑假期间一起去法国玩。有一天晚上,他们单独住在海边的一间小屋里,他们觉得如果发生性行为的话会很有趣和好玩,至少会是他们的一项新体验。茱莉已经吃了避孕药,但是马克还是用了保险套以策安。他们两人在过程当中很尽兴,但也决定以后不再这么做。他们把这一晚当作一个特别的秘密,让他们觉得和彼此更加亲近。」

海德正是以这个敏感话题问人们是否接受,以及提出是否接受的依据。不难估计,所有人一致认为「乱伦」是道德错误,不可接受,也很恶心。其实海德借此情境提问,最想知道的不是人们的立场,而是提出什么理据来支持看法。大部分人都提出「乱伦行为可能生下怪胎」,或认为会出现心理问题等作为理论依据。当海德步步进逼,再问:假如双重保险,绝不会怀孕呢?假如二人真的没有任何不快的情绪呢?假如真的不会有第二次呢?这时候人们大都改口说不知怎么解释,「总之」就觉得不对。

其实,早在1891年,芬兰人类学家卫斯特马克(Westermarck)已经回答了海德的问题,人们之所以对乱伦行为「普遍感觉恶心」,这不是一种理性判断,而是直觉判断,人类从远古演化出一种遏止乱伦的处理机制。这种直觉反应跟文化差异基本没有关系,人类普遍社会都有厌恶乱伦事件的倾向。这是一种潜意识:对于由小到大一起紧密相处的异性伙伴,对彼此发生性行为会不感兴趣,甚或厌恶。随后,演化学家莉伯曼(Lieberman)印证了卫斯特马克的见解。他发现厌恶乱伦的普遍直觉,不但在亲生手足身上存在,同时在一起长大却全无血缘关系的领养子女上也同样,他们照样不太可能出现彼此的性冲动(至少是机率偏低)。人们对乱伦的价值判断,全不依靠任何文化教育或宗教信仰均会形成。当一切理性和经验依据都不可能成立时,便说明整个问题本质在于:道德直觉。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漫长的演化史如何渗入直觉,影响我们的道德判断。但道德直觉背后只有演化因素影响吗?当然不是,还有很多因素在我们进行道德抉择时不知不觉地混了进去。

学生在尖叫,老师在凌虐

米尔格伦实验示意图。

二十世纪60年代开始,一些心理学实验,看来可以验证​​海德对道德的看法。七十年代美国心理学界经常借电击测试人类各种直觉反应,当时还只28岁的史丹利.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设计了后来以他名字命名的「米尔格伦实验」。米尔格伦找来一些演员,模拟出一个仿真度很高的电击学生场景。接受邀请的被试者并不知情,他们只知道自己在实验中担任老师身份,但主持人和教师内的学生都在演戏:

学生被设计成绑在能通电的椅子上,过程中只要学生答错单词配对问题,那么课室隔壁的老师(被试者)便要按下电钮,以不断加强的电流惩罚学生,主持人在过程中指导实验正常进行。

实验刚开始时,大部分受邀老师都会疑虑电击学生是否不妥,但主持人此时会以冷静沉稳的口吻指示老师继续,也承诺老师不会有责任,由主持人承担一切后果。实验持续下去后,四十位受试者中,表示过疑虑的只有二十六人,但请不要误会,他们并没有要求中止实验,这二十六位老师还是完成整个加强电压的惩罚实验。值得注意的是,受试者都知道按下较高电压加到学生身上,学生会很痛苦,并且电压越大越痛苦,甚至出声恳求中止惩罚。但整个实验结束后,最终只有十四位老师违抗主持人的指令,坚持中止实验﹗ 而且中止时电压竟已经加大到300伏特(最高450伏)。

这是心理学界流传极广,关于服从权力的实验,但就笔者所知,香港部分高校讲师解释这项实验时,不少只是交代实验目的和背景,也仅仅强调服从威权的心理,未能全面解答实验背后的人性本质。

好像不敢杀人,却签了杀人合约

接下来,我们不妨通过另一些实验进行比较,或许能探究出当中关键问题(假如有人认为面对的情境不同,道德抉择不能作出任何比较,则很多课题也无法分析下去了)。

曾有心理学家找来一批受试者,向他们提供一份合约,若签署同意会有一位不相识的人被杀,受试者有一晚时间考虑,签署后便可以立即取得一千美元作为报酬。结果令人相当惊讶,为数不少的人竟然签了,并不顾一位无辜的人因此而死。我们细想的话,自然知道签署杀人合约的实验,「后果」远比学生受到电击之苦来得严重,但为什么人们仍愿意签字呢?问题也在于,两个实验均未形成所谓「从众压力」,因为电击实验主要影响来自主持人的权威,而杀人合约实验,连权威压力也撇除了,一整晚都没有人催促他,足够冷静思考一千美元与无辜者性命的价值衡量。有人或许会说,这是金钱的诱惑啊,可能认为一千美元比一条人命更值钱的「混蛋」大有人在﹗ 那如何解释经典「电车难题」的第二重设问呢?在没有权力或从众压力下,统计回来的数据显示,百分之八十九的人都不会推那高大胖子下桥,使电车转换轨道,从而「杀一救五」。若是危急情况下人们都下不了手,这样更显得杀人合约的实验结果非常不寻常。(补充:假如不用「推」胖子,只是被迫转换轨道「杀一救五」,则有百分之八十九愿意去做。)

这些心理难题并非没有哲学以外的其他解答,各种情境当然也是不尽相同的,却存在一个关键因素:抉择属于「直接」还是「间接」呢?所谓直接/间接,是指面对道德困境时,你可能伤害别人的方式直接与否,简单点说,「亲手」推高大胖子下桥的情​​境,就是直接;相对于老师身处隔壁「按电钮」惩罚学生,也相对于人们用笔「签署」杀人合约,后两者则都属于间接。

碰一碰令你搭讪能力急升

也许你感到难以置信,直接与间接真的有这么大区别吗?神经科学家葛林(Greene)分析电车难题时已经一并解答了上面的疑问。他发现如果人间接地进行道德抉择,例如只是按电钮、拉开关等,大脑中处理抽象推理的区域比较活跃;相反,假如要直接去做出抉择,例如亲手推胖子下桥,用手执电枪电击学生等,大脑中涉及情绪与社会认知的相关区域便较活跃。研究意味着,我们受强烈的感觉主导抉择,只要方式比较间接,人的道德感便冷酷无情起来。

还在怀疑吗?还有个关于「触碰学」的心理实验,虽然意向不同,却跟葛林的发现互相印证。这个实验在法国进行,研究员找来三位年轻帅哥,在路边向二百四十个少女勾搭,搭讪的模式不同在于,三位帅哥对一些少女轻碰其前臂一下,对另一些则没有触碰,最终发现轻碰手臂取得电话号码的成功率,比不碰手臂多一倍﹗ 

还有一个类似的实验,餐厅服务员如果问候客人时,轻碰客人的手臂,得到的小费就比较多,选择点菜时更愿意听服务员的意见,实验在欧、亚洲测试结果一致,并无所谓文化差异。

所以,人类在乱伦问题上,演化机制影响着道德判断;在伤害他人,甚至杀人的问题上,采用方式是直接或是间接,又如此影响我们抉择,一切都源于先天或后天不知不觉塑造出来的「道德直觉」。

所以,人类的基础教育便显得相当重要,是后天的一股重要文化力量,除了解决实际问题以外,还在提升人类的理智和感知能力(尤其抽象的推理能力)。

但另一方面讲,现代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并不能保证有良好质素。有多少人能够巧妙摆脱天性直觉干扰我们的判断呢?更遑论倚赖那含糊又难以界定的「自由意志」了。文化环境、道德环境以及更重要的法律环境,才能保证演化产生的原始意识得到修正。

作者:王阳翎


精彩世界 每天继续

关注“老顾新说”

老顾新说

每天2分钟了解天下精彩事

热辣视频

Next Post

做爱延年益寿,口交也有好处?

周五 2月 28 , 2020
每周频做爱,医生远离我? 「阻挡肉体的亲密接触其实对你有害……我经常在课堂上开玩笑地说,若是你的另一 […]
做爱有益健康
登录 注册

热门文章